不败战王叶凌天by陆通

《不败战王》by陆通,一生小说为大家带来主人公是叶凌天袁雪的精彩章节在线阅读,这部小说主要讲述了:在卫雷的心中,叶凌天乃是神明般的存在,不容任何冒犯。哪怕对方是赫赫有名的神医,也不行!

《不败战王》精选:

什么?

听到神医鬼见愁的话,叶凌天和身边的卫雷,都愣住了。

哪有一见面,就让人脱衣服的?

如果面对的是貌美如花的女子,那也许还能理解,但叶凌天可是一个铁骨铮铮的汉子。

难不成……这位神医有什么特殊的癖好?

“喂!没听到我的话么,快点脱啊!”神医鬼见愁不耐烦地催促。

“大胆!竟敢对至尊不敬!”

突然,卫雷发出大喝,猛地向前踏了一步。

“咚!”

一踏之威,声势惊人,坚固的花岗岩地面,直接被踩得四分五裂。

在卫雷的心中,叶凌天乃是神明般的存在,不容任何冒犯。

哪怕对方是赫赫有名的神医,也不行!

面对气势汹汹的卫雷,神医鬼见愁却撇了撇嘴,根本没当一回事,甚至还完全不顾形象地抠了抠耳屎。

“雷子,不得无礼!”

叶凌天一声呵斥,随后又望向神医鬼见愁,问道:“您,为何要让我脱衣?”

“怎么?你不愿意?别人想让我看,我还不稀罕呢!”神医鬼见愁的声音中,满是傲然之意。

“哈哈!”

叶凌天放声大笑,豪气冲天:“叶某又不是什么大姑娘家,有什么不方便的!”

说着,他解开了衬衣的纽扣,露出胸膛。

下一刻,众人的视线中,出现了惊世骇俗的一幕。

伤疤!

叶凌天的胸膛上,满是各种各样的伤疤,剑伤,刀伤,弹痕……纵横交错,密密麻麻,成百上千,几乎没有一块好肉。

最长的一道伤疤,直接从左肩一直到右腰,几乎贯穿了整个胸膛,宛若一条狰狞骇人的蜈蚣,触目惊心。

伤疤,是一个男人的军功章!

就算是那些刀口舔血的亡命之徒,也不可能拥有这么多的伤疤。

而每一道伤疤的背后,都代表着一段生死厮杀,外人根本无法想象其中的凶险。

一将功成万骨枯!

……

“嘶!”

哪怕是见惯了病患的神医鬼见愁,看到如此惨烈的伤势,也忍不住倒吸冷气。

身为医生,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些恐怖的伤疤意味着什么。

叶凌天能够活到现在,简直是一个奇迹。

“小子,这些伤……你都是怎么受的?”鬼见愁开口问道。

叶凌天指着身上的伤势,淡淡开口:

“左肩的弹孔,是在英伦国执行任务时,中了世界狙击之王的偷袭!他用的特制穿甲弹,能够几米厚的钢板打穿,幸亏我及时闪躲避开心脏位置,否则早就一命呜呼了!”

“小腹的刀痕,是我与东瀛忍皇交手时留下的!那一战,打了三天三夜,他砍中的小腹,而我,割下他的头颅!”

“至于贯穿胸膛的伤疤,是三年前,在大夏国界碑边的那场大战中留下的……”

叶凌天的声音不疾不徐,说的轻描淡写。

但听在鬼见愁的耳中,却字字如雷,振聋发聩。

世人只知叶凌天是不败战神,是軍中活着的传奇!

却不知……他所有的功勋,都是靠着一次次出生入死,挣回来的!

这些年来,如果不是叶凌天坐镇西南,边境早就乱了套!

又何来这国家安宁?

又何来这盛世太平?

突然,鬼见愁收敛了身上的傲气,转身望向叶凌天,弯下脊梁,深深一拜。

“神医,万万不可,您这不是折煞我么?”叶凌天想要扶起他。

“这一拜,是替西南数千万百姓,谢你!有你在,是大夏之幸!”

鬼见愁的声音中,充满着敬佩之情。

“神医,您言重了!我不过是做了该做的事情!”叶凌天说道。

“小子,你身上的伤,并非不可治!”

鬼见愁从兜中掏出一盒药膏,继续说道:“这是老夫特制的药膏,外敷三月,可以让你身上的伤疤结痂、脱落,痊愈如新!”

“此话当真?”

叶凌天眸中精光暴射。

“怎么?你信不过老夫的医术?”鬼见愁傲然道。

“当然不是!”

叶凌天连忙摇头,心中激动万分。

他身上的伤疤虽然愈合,但战斗时难免会有所影响。

而高手对决,生死在一线之间,一丁点的差错,都会导致最终的失败。

如果能够让新伤旧痕尽数愈合,那他的战斗力,绝对会更上一层楼。

“好了,药膏给你!你不是请老夫来治病的么,病人在哪?”鬼见愁开口问道。

“神医,请上车!”叶凌天做了个请的手势。

接下来,卫雷开车,一行人等赶往医院。

……

与此同时,东海市中心的一栋商务楼内。

袁雪坐在办公桌前,身穿一件黑色的OL套装,长腿包裹在黑丝中,长发扎起,清纯中又带着几分干练。

她望着电脑屏幕,一阵出神,脑海中浮现出昨夜发生的一切。

在凯撒酒吧内,要不是叶凌天,她和陈朵已经遭遇不幸了。

任谁也无法想到,威震东海的枭雄萧破军,竟然是凌天哥哥的小弟!

她突然觉得,凌天哥哥比自己想象的还要神秘。

突然,一个女同事走了过来,拍了拍她的肩膀:“小雪,公司楼下有人找你,是个大帅哥哦!”

是凌天哥哥来了么?

袁雪美眸一亮,连忙冲出公司,乘坐电梯来到大厦的底楼。

在大门口,站着一个英俊男子,身穿白色西装,手捧玫瑰花。

正是华英杰!

“你怎么来了?”

袁雪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下意识后退了几步,满脸警惕。

“小雪,我来看看自己的未婚妻,不可以么?”华英杰反问。

“华英杰,我和你之间,已经没有任何瓜葛!你再敢骚扰我的话,凌天哥哥不会放过你的!”袁雪冷冰冰说道。

“哼!”华英杰冷笑:“为了替你妈治病,老子花了那么多钱,你轻飘飘一句话就想赖账,当老子是白痴么?”

“那些钱……我会想办法还你的!”袁雪贝齿咬着下唇,语气弱了几分。

上百万的医疗费,对她而言是个天文数字,虽然叶凌天答应替她还,但她不愿意多给叶凌天添麻烦。

“不用那么麻烦!”

华英杰直勾勾望着袁雪,眸中满是垂涎之色,开口道:“今天,我在万豪酒店摆了66桌喜酒,只要你跟我过去将婚事办了,一切都好说!”

“做梦!”

袁雪狠狠瞪了他一眼,转过身朝着电梯走去,根本不愿多啰嗦。

“难道……你就不担心你妈的安危么?”

华英杰阴森森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

听到这话,袁雪心中生出强烈的不祥预感,连忙扭头问道:“什么意思?”

华英杰掏出手机,屏幕上出现了一张照片,赫然正是袁雪的母亲——黄慧。

只见黄慧并不在医院病房,而是在某间酒店内,她的双手竟被铐起来,旁边还有几个凶神恶煞的大汉,严加盯防。

见到这张照片,袁雪吓得花容失色,尖叫道:“华英杰,你……你对我妈做了什么?”

“呵呵!”

华英杰露出阴森笑容,高昂着头,一副胜利者的模样:“小雪,如果你乖乖听话,与我结婚,保证你妈一点事都没有!如若不然,那明年的今天,就是你妈的忌日!!!”

这番话,就像是一道锋利的匕首,直直刺入袁雪的心房。

“我答应你!求求你……不要伤害我妈,你让我做什么都行!”袁雪放声大喊,眸中流下两行清泪。

“小雪,算你识相!只要你嫁给我,下半辈子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说着,华英杰像是想到了什么,眸中闪过阴鸷的寒芒,继续开口:

“对了!还有你那个什么凌天哥哥,之前竟敢在我面前嚣张,这口气我可咽不下!你现在给他打电话,叫他当万豪酒店来!我要当着所有人的面,狠狠收拾他,让他知道我华家的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