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这样的白莲花乔楚溪霍少城

一生小说为您提供《我就是这样的白莲花》乔楚溪霍少城全文在线阅读,小说我就是这样的白莲花内容细致饱满,情节引人入胜,非常值得一看哦!乔楚溪听完高琪的话,不由得抬抬眉。高琪不会以为是自己怂恿乔正南这么做的吧?

《我就是这样的白莲花》精选:

乔楚溪听完高琪的话,不由得抬抬眉。

高琪不会以为是自己怂恿乔正南这么做的吧?

乔正南皱眉正要说什么,便听见乔楚溪用尽所有勇气,声音发颤:“高阿姨说的是!我是个来历不明的孩子,不应该让爷爷为了我破坏规矩!如果可以,我情愿待在江市守在父亲灵前,堂堂正正做人,好过在帝都被人……可我作为子女,又不忍心违背父亲的遗愿……所以,爷爷,楚溪什么都不求!只希望将爸爸的骨灰带回来就好!到时候……我会离开的!”

说到这,乔楚溪掩面而泣,简直闻者伤心,见者落泪。

乔正南因为乔楚溪喊自己‘爷爷’心都揪起来……

想到这些年来乔楚溪困苦的生活,想到天人永别的爱子,他掷地有声,一股不容反对的语气:“这家还是我当家!我要怎么疼我的孙女,那是我的事情!外人管不了!”

“爷爷……”

乔楚溪抬起头,满眼是泪看着乔正南,无比崇拜。

高琪听得脸色铁青。

外人管不了!!

居然当她是外人!

乔正南是故意让她难堪吗?

自己任劳任怨,帮着管理永通,为乔家生儿育女,难道!还比不上一个刚出现且不知背景的私生女!

乔正南把自己当成什么了?

廉价劳动力加保姆吗!

偏偏乔家明不嫌事大,在一旁火上加油:“大嫂,楚溪胆小,你别用商场那套对付她!看把孩子吓得!”

说完,递给乔楚溪一张纸巾,心疼的哄着,仿佛乔楚溪受了天大委屈。

高琪无法,只能瞪一眼自己丈夫乔家和,示意他说点什么。

哪知道对方居然视而不见,充耳不闻,正紧皱眉头,在手机上指指点点。

“好了!事情就这么决定了!”

哄好乔楚溪,乔正南一锤定音。

他侧头看向乔家明:“待会跟我去书房,谈谈聚会的事情!!”

完全不把高琪放眼里。

这顿饭高琪吃的味如嚼蜡,看着乔楚溪的眼神仿佛淬毒的刀。

从老宅告辞,高琪在车上与乔家和抱怨。

乔家和敷衍应对,终于惹怒高琪。

“你懂什么!”

高琪大发雷霆:“老三的孩子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在老爷子身体不好的时候出现!事情哪有这么巧!说不定就是老二找人假扮的!想趁老家伙死之前更改遗嘱分配!否则他怎么会如此热心!!”

“高琪!就算你有所怀疑,也不能当那么多人的面质疑老爷子的决定啊!凡事讲证据!你没证据,凭什么让他相信你!!”

乔家和继续道:“而且,老三始终是父亲的心病,是父亲的伤,你老是去戳伤疤,别说父亲,就是我,也不会给你好脸色看!”

“你现在倒知道指责我了!刚才怎么没见你说话!”

高琪愤恨的看着乔家和:“我争取这些是为了谁?我那么辛苦是为了谁?老公成天只知道泡在学校研究研究,女儿成天只知道打扮花钱,一点也不关心公司的运作情况。要不是我努力撑着,这公司,恐怕早就是乔家明的天下了!”

“高琪!”

乔家和有些动怒:“公司只要能确保股东利益,确保良性发展不就完了吗?你为什么一定要纠结是谁管理!而且老二也不是没有那个能力……你一个女人……”

乔家和打量高琪的装扮。他搞不懂,高琪一个女人,好好的豪门太太不做,非要往那公司明争暗斗的漩涡里跳什么!而且,这头发剪得比自己还短!

这是一个女人该有的样子吗!

因为乔家和这眼神,高琪气愤的张大眼睛。

“乔家和,你说这话有良心吗?你以为你二弟是个善茬?你以为股东心甘情愿给学校划拨研究资金,给你建研究实验室?这一切还不是因为我从中斡旋!什么叫做得了便宜还卖乖,今天我总算是见识了!”

“你!”

男性自尊被高琪热嘲冷讽和践踏的一无是处,乔家和终于怒了:“简直不可理喻!媒体给你封个商业女王,你就真以为自己是女王了?以为谁都要顺着你的心是不是?哼!不知所谓!愚蠢至极!停车!”

高琪万万没想到乔家明会半路弃车,狠狠吼道:“有种你就别回来!”

看见乔家和头也不回离开,高琪关上车窗,怒吼:“开车!

再说乔家老宅这边。

乔老爷子和乔家明在书房说事,乔楚溪在花园转了一圈当做消食,然后回到房间。

“呼……”

将所有监控更改一番,乔楚溪这才放心的倒在床上,轻舒一口气。

不一会,电话响起来。

乔楚溪翻身看一眼,想也没想便把电话调成静音起身去洗澡。

洗完澡出来,乔楚溪再次看电话。

呵……

三十个未接来电,外加两条语音短信。

乔安安该不会被自己逼疯了吧?

点开语音短信。

“乔楚溪!你居然敢放我鸽子!你说有季东的事情要讲,是不是骗我的!”

“贱人!敢耍我!我一定会让你好看的!”

乔楚溪不以为然删除短信,扔在一旁,倒头就睡。

乔安安没收到乔楚溪回复,再一打,对方居然关机。

气的把手机摔在一旁驱车回家。

乔家和半路与高琪闹掰,打车去了学校职工宿舍。

高琪黑着脸进门直奔酒柜,打开瓶子倒出一大杯红酒,也顾不得品尝,咕咚咕咚喝了大半杯,却突然发现自己脸颊发凉。

伸手一摸,满是泪水。

听见门外车响,高琪连忙擦掉眼泪,坐到客厅沙发上,恢复以往的波澜不惊的表情,看着大门。

乔安安进门也没和高琪打招呼,怒气冲冲就要上楼。

“站住!”

高琪叫住乔安安:“晚上去哪了!”

“有点事!”

乔安安一脸烦躁:“我很累,先回房间睡觉了!”

高琪见乔安安跟乔家和一样,对自己一点尊重也没有,心里刚被压下的火再次升起来。

“医院怎么回事?”

高琪突然问。

乔安安停下脚步,紧抿嘴。

她心里懊恼自己大意了。

自己身边的人恐怕早已经把事情告诉高琪了。

“我从小教育你,要沉得住气!”

见乔安安不说话,高琪开口道:“你出生在这种家庭,注定不能随心所欲!季东的毛病是全天下男人的通病!即便恋爱时把你当做唯一,可随着时间的推移,也会逐渐暴露其本性!与其后悔错付一生,还不如一开始就找个可以一眼看穿的人!如果我还年轻,我肯定不带犹豫的选季东!他虽然花心,但对你也是在意的。你就不能少惹事,别把他的耐性给消耗光了!”

“他在外面玩女人,凭什么要我忍气吞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