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愿宋景致

小说《为你思念成河(许愿宋景致)》的男主角是许愿宋景致,女主角是许愿宋景致,小说主要讲的是要么许老爷突然逝世,那他的所有便成为遗产,任由他们动弹了,许愿必定会听他的话。张秘书又上报一些事,见宋景致略显疲惫,便提议道宋总累吗,要不我给你冲杯咖啡?宋景致摁了摁太阳穴,突然想起许愿冲的那杯咖啡。

《为你思念成河(许愿宋景致)》精选:

果然,被耍了。

许愿垂头丧气坐下来,因为习惯,并没有离他特别近,但屁股还是刻意往他那边挪一挪。

再挪,位置刚好能看见他的侧颜,阳光映射下轮廓分明深刻,泛着浅浅的胡茬,举止投足间透着男人的魅力。

宋景致原本略显烦躁的心情,看见她明媚的脸后,渐渐有所好转,但并没有因此放过她,“你来当我秘书?”

“对啊。”

“不给。”

“为什么?”

“你有做事能力吗?你连煮咖啡都不会吧?”

男人的语气,充满鄙夷。

的确,被养在糖罐子里的许愿,连咖啡都不会。

许愿不服气,硬是站起来,让自己呈现几分威风,傲然抬起下巴,“我要是会煮,你,就收下我。”

“行。”

要求很简单,但对于她,不容易。

办公室内侧有专用的房间他,许愿一边百度,一边琢磨咖啡机。

她对料理一无所知,除了白开水烧得不错,做其他的饭菜都有一个神奇的本领——把它们变黑。

等她按照百度说法煮出来一杯还算能看的咖啡后,兴致勃勃地端过去。

宋景致又接到不知是谁的电话,交谈的内容依然和盛世有关。

“许老爷身体健康,能活不少年,你还是少操这份心吧,回头我问问许愿,她撒个娇能做到的事,我们何必多费工夫。”

许愿小心翼翼过去,他已经把电话挂断了,转过身,俊脸显然很是意外。

“这就是我煮的咖啡,味道肯定很不错,你快尝尝。”她放下杯子,过于激动,没稳住力道,杯底突然一滑。

滚烫的咖啡在杯中晃悠两圈,毫不留情溅出,液体在许愿的手背流过,她疼得倒抽一口凉气。

宋景致皱眉,看着那杯浑沌且毫无食欲的咖啡,再看她的模样,“伤着了?”

“没,你快喝看看。”她把手搁在背后,尽量不让他注意到。

他抽出纸巾,擦了擦桌上的残余,俊脸面无表情,“不喝。”

“为什么?”

“难喝。”

“你都没尝一口怎么知道难喝呢,我辛辛苦苦给你煮的,你要是不想让我当秘书就直接撵我走,不能白白浪费我的劳动。”

宋景致抬眸看她,“直接撵你的话你会滚吗?”

他的直言不讳,让许愿怔住。

咬了咬牙,心情难过,不是耻辱,也不觉意外,只是习惯性地难过,他对她,和对这杯咖啡一样。

许愿这个时候,应该漂亮地甩手离开,而不是继续逗留。

她迟疑很久,才说道:“你是不是想要股份?”

宋景致漫不经心嗯了声。

“那你答应我,就算等孩子生下来,也不和我离婚,我就把股份全部给你,你占据盛世最多的股份,就是你爸的继承人了。”

她不懂商场的事,只能尽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

宋景致眉骨跳动,语气不变:“你何必拿你爷爷心血来换我们的长久婚姻,我又不爱你。”

“爷爷希望我嫁得幸福,就算你不爱我,但你只要一直是我的丈夫,爷爷也会很开心。”

许愿搁在后背的手泛着疼痛,一字一句说得很清晰。

后来,她对他说“我不爱你了”,同样地云淡风轻。

“好,我答应你,我不会主动提出离婚。”宋景致语气一转,“但是,如果你提出来的话……”

“我怎么可能主动提。”她唇角挽起,笑容灿烂,“那我们说好了,不可以离婚。”

她的样子,像是愿望实现的小孩,格外满足。

宋景致淡淡地嗯了声。

“那我现在能留下来做你的秘书吗?”她回归主题。

“做秘书很无聊的。”他摸出手机,看了下时间,“你不是有乐队吗,再办个工作室,可以打发时间。”

“也行。”她拿起门禁卡,“不过,这个卡,你不可以收回,我想来这里就能来。”

“卡给我。”他伸出手。

她顿时皱眉,像护宝似的:“不行。”

“给你弄指纹密码,不需要卡。”

“真的吗?”

她高兴得跳起来,一时间忘记自己的手,跑过去抱住他,触碰到男人温热的体温,抬头看着他优美的下巴,忍不住踮起脚尖,亲了亲。

她的吻,如同蝉翼轻柔,小心翼翼,带有试探性。

她不敢过于靠近他,怕他会驱赶。

宋景致看着小女人红润的唇,抿起的样子忍不住让人想撬开品尝芳香,他喉咙滚了滚,强行压制自己的裕望,“别闹。”

他拿开她的手,低眸的不经意间看见她手背红红的印记。

还是被咖啡烫了下。

虽然不严重,对旁人来说只是冷水冲洗下的事,但对没吃过苦的许愿来说,疼得想哭,但她在他面前,还是忍住了。

为了不在这里打扰他,许愿尽管不舍,先行离开。

人走了没多久,张秘书敲门进来,送上一些资料,又道:“宋太太要留下来做助理吗?”

“她闹着玩。”

“今天,保镖对宋太太动了手,行为粗鲁无礼,需要我处理吗?”

这件事,倒没听她提及过,宋景致漫不经心抬眸,“她既然什么都没说,就算了。”

张秘书点头,想来这个豪门太太出身虽矜贵,却不是个小气计较的人。

以前宋家夫人来公司,前台因为不识人,招待不周,当天就被辞了。

“对了,我妈那边,看紧一些。”宋景致突然想到什么,英眉皱起,“许家老爷的股份对我们来说虽然重要,但我怕她会为了利益不择手段。”

“许老爷的股份不是宋太太的吗?”

“五个点的股份,老人家不肯轻易放手,要么等孩子出生,要么……”

要么许老爷突然逝世,那他的所有便成为遗产,任由他们动弹了,许愿必定会听他的话。

张秘书又上报一些事,见宋景致略显疲惫,便提议道:“宋总累吗,要不我给你冲杯咖啡?”

“不用。”宋景致摁了摁太阳穴,突然想起许愿冲的那杯咖啡。

被烫红的手背不知要不要紧。

宋景致吩咐道:“对了,去附近药房买一只烫伤膏。”

他有些意外,自己什么时候这么关心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