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赘婿丹帝陈玄》在线免费阅读

一生小说为大家提供小说《最强赘婿丹帝》在线阅读,作者寒山饮雪当红作品,近来受到广大书友所喜爱,主要内容:当一轮朝阳破开黑暗,掉皮落灰的破旧厢房内,陈玄眼皮微动,意识渐渐恢复清醒。

《最强赘婿丹帝》精选:

乌丹镇,金府。

当一轮朝阳破开黑暗,掉皮落灰的破旧厢房内,陈玄眼皮微动,意识渐渐恢复清醒。

“这废物不会死了吧?”

“哼,最基础的炼气都能走火入魔,还想霸占小姐,侵吞金家财产?真以为入赘金家,就真是金家的姑爷了?我呸!”

“我听说,流云城的南宫渊最近要来乌丹镇办事,小姐这次可算有机会摆脱这废物……”

耳边的窃窃私语,有些聒噪。

双眼缓缓睁开,见到几个粗布麻衣的小厮,正满眼鄙夷的对自己指指点点,陈玄眉头微皱。

这里,怎会有其他人?

众所周知。

七千年前,丹道至尊陈玄,于黄山域破开天道禁锢,成功飞升天外,受万世传颂。

但,真相并非如此!

事实是,陈玄被他的红颜知己,号称白玉仙子的白如玉算计,飞升因重伤而功败垂成。甚至为了保命,更是被逼遁入天生地成的山河迷阵内。

这一困,就是整整七千年!

被困在山河迷阵数千年的岁月里,陈玄耗尽至尊强者的全部身家,以曾经踏遍太古大地,穷尽无数心血,才寻到的一丝鸿蒙紫气为根基,尝试炼出从未现世,仅存在于理论中的破禁神物。

混沌金丹!

他失败近千次,从无到有,一丝一毫的积累经验,倾尽所有,孤注一掷,总算在神躯油尽灯枯前夕,将理论化为现实。

可惜,最后还是失败……

不对!

如果失败的话,现在又是怎么回事?

山河迷阵,钟天地神秀所生,自成天地。

纵是全盛时期的至尊强者,陷进去亦绝难脱身!

倘若没有破禁神物,怎么可能出得来?

猛然从硬板床上坐起,陈玄刚想运转修为,看清眼前种种究竟是真是幻,却震惊的发现,他那身惊天动地的至尊修为,竟……

荡然无存!

“姑爷,主母让你醒了就马上过去,别搁这儿装模作样的。”

这小厮叫我……姑爷?

主母?

一段段混乱的记忆,霎时自灵魂深处涌现,陈玄只觉脑中胀痛,而等他回过神来,竟有种恍如隔世之感。

他确实是从那天生地成的“山河迷阵”中成功脱身,不过混沌金丹炼成,凿穿迷阵内世界,那瞬间引发的空间风暴,竟是将他的神魂震出体外。

最后也不知怎的,神魂游荡虚空,浑浑噩噩间,居然与这乌丹镇金家的赘婿陈玄灵魂融合。

曾经旷古绝今的至尊强者,如今气海之内,仅剩一缕发丝般微弱的灵气。

感应到这些,陈玄不禁暗自苦笑。

时也,命也。

身为这片太古大地上前所未有,今后也未必会再出现的丹道至尊。

他何曾这般虚弱过?!

起身下地,就连走到议事厅短短的数百丈,都让陈玄直皱眉头。

疲惫、无力!

修行九道关,连第一关的炼气,都能修出个走火入魔来,这具身体的资质……简直一言难尽!

但再怎么一言难尽,终究也要修行下去。

因为,没有修为,他没办法再进入山河迷阵,拿回自己的至尊功体。

局面已经坏到这种程度,陈玄也只能自我安慰。

纵使这具身体的资质烂到一塌糊涂,凭他丹道至尊的手段,只要有足够的资料,活死人、肉白骨都不在话下,何况是把一个废物给堆成强者?

白如玉!

阻我飞升,断我前路,等我重进山河迷阵,拿回至尊功体,就去找你报仇雪恨,你……可一定要给我好好活着!

正盘算着如何迅速提升修为之际,不知不觉中,陈玄已然踏进昏暗的议事厅内。

“陈玄,你可知罪?!”

刚一进门,威严的质问声,就从正前方传来。

陈玄抬头望去,只见有位老态龙钟的妇人,手拄桃木杖,端坐于主位之上。

下首位摆着的两排灵芝椅上,坐满了金家各房主事人。

其中,一名容貌绝美,却气质清冷的女子,此时正默默站在老太太身边。

从融合后的记忆碎片中,陈玄知道,她不是别人,正是这具身体有名无实的妻子,金如意。

但……

与我何干?

一声嗤笑,陈玄行至最末尾空着的灵芝椅前,撩开衣摆,便安然落坐。

毫无疑问,他这番举动,引起了在场所有金家人的不满。

“我有何罪?”

轻飘飘的话语甫一出口,金家第三代长孙金浮生,便怒不可遏的拍案而起。

“陈玄!你个小小的赘婿,有什么猖狂的资格?

整日游手好闲,不务正业,老太太看你可怜,才赏你个差事,结果你居然敢贪污店铺的资金!

现在还有脸问,你有何罪?

像你这种炼气都能走火入魔的废物,早该一巴掌拍死!”

扫了金浮生一眼, 陈玄不屑的撇了撇嘴角。

从融合的记忆中,他早已知晓一切。

金浮生,修为炼气三层巅峰。

模样不差,可惜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暗地里仗着自家身世,奸淫掳掠无恶不作,着实让人不齿。

“贪污店铺资金,这事儿我怎么不知道?你确定,不是你趁我不在,叫人把铺子里那些名贵药材换走的?

呵,你这脑子是不是有毛病?

偷偷摸摸的换了,立马就要被发现,如果你聪明点,肯把好处分我一半,我完全可以利用职务之便,帮你拆东墙、补西墙的瞒个三五七年。

最后,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就这么不了了之,多好?”

砰!

听到这番满是调侃、戏谑的嘲讽,金浮生整张脸涨得通红,猛的一拍桌案。

瞬间,两颗铁核桃,便深深嵌进黑檀桌面中。

“你……你个废物敢污蔑我,老子宰了你!”

“浮生,退下!”

上首位,老太太顿了顿桃木杖。

她眼睑微垂,目中隐现疑色。

陈玄入赘金家已有三年,一向逆来顺受,如今这副姿态,着实让人意外。

然而……

缓缓摇头,老太太一锤定音:“人证物证俱在,容不得你陈玄狡辩。你是否承认,无关紧要。”

闻言,金浮生嘴角上扬,脸上尽是轻蔑和鄙夷。

贪墨这件事,是谁做的,根本不重要。

在场所有人,就连金家的下人在看陈玄的眼神里,也都尽是嘲弄。

有资格站在这里的人,都清楚一件事——

陈玄,不能留在金家。

因为流云城的南宫渊要来了。

只要攀上这位南宫少爷,金家就能再上层楼,离开乌丹镇,入驻流云城。

而如今,金家唯一能拿得出手的,只有金如意,一个招婿的女人。

“如意,你怎么想?”

没理其他人,陈玄抬眼看向金如意,只见对方同样冷漠的瞧着他。

“认命吧,离开乌丹镇。”

“你也觉得,真是我做的?”

陈玄皱了皱眉头。

在那赘婿的记忆中,这个名义上的妻子,虽然格外冷漠,与他有名无实,但平日里也没少关心他,典型的面冷心热。

前世活了近万年,陈玄遇到过怀着各种目投怀送抱的女人。

但像金如意这样的,却从未见过。

“是不是你做的,又有什么意义?”

听到这句话,陈玄正色道:“我就问一句,你愿不愿意跟我离开这里。”

“混账!”

金浮生猛拍桌子骂道:“如意从小过惯了锦衣玉食的生活,跟你走,你拿什么养活她?离开金家,就凭你一个连修为都没有的废物,难道要如意陪你吃土吗?”

议事厅内响起好几声忍不住的讥笑声。

“滚!”

陈玄心火乍起,冷眼扫去。

修为不存,元神尚在!

前世的丹尊之威爆发,排山倒海般压向金浮生,登时骇得他脸色煞白,连连后退。

等他反应过来,心中惊怒交加,脸色红得发紫。

被一个半点修为都没有的废物给吓到,这对金浮生来说,是奇耻大辱!

“祖母,陈玄贪污药铺钱财拒不承认,这种人留不得。还请祖母恩准,让孙儿将他当场击杀。”

金如意秀眉紧皱,目光越发清冷:“堂哥,不伤他性命,这是我们约好的。”

“住嘴!”

一向和蔼的老太太,瞪了金如意一眼,面无表情的大袖一拂:“陈玄贪污我金家丹铺钱财,证据确凿,押下去。”

“是!”

金家众人躬身行礼,随即便恶意满满的走向陈玄,准备动手。

“祖母,你……”金如意叫了一声。

“这件事,就这么定了。”

说完,老太太拄着桃木杖起身,向门外走去。

陈玄在她心里,已经是枚弃子。

见一切尘埃落定,金浮生目光异常阴狠,扭头看向端坐在灵芝椅上的陈玄,突然一声暴喝。

“陈玄,你还想跑?!”

话音未落,金浮生运足修为,抬手一掌便朝陈玄拍去。

凌厉掌风于空气中打出噼啪爆鸣,威势汹涌,迅如风雷。

这一掌,倘若真要落在那原本的赘婿陈玄身上,当场便要五脏俱碎,被活活打死。

金浮生,好歹毒的心思!

陈玄两睛一眯,心里怒火翻涌,几乎想也不想,便抽取空荡荡的气海内,那最后一丝灵元。

但就在他欲要出手之际,侧里忽然有道黑影扑来。

是金如意!

见她想替自己挡下这一掌,陈玄眉梢微挑,两肩一动,便已揽住她的纤腰。

将人藏在身后,随即——

凌空一指!

虽只是一缕微弱灵元,但却是以至尊妙法点出,当即便呈螺旋之势,瞬间破入金浮生掌中劳宫诸穴,而后窜入经脉,大肆破坏。

空气为之一顿。

随后,指掌接触,烈烈狂风朝四面八方席卷,吹得众衣角猎猎作响。

噗!

下一瞬,一口殷红鲜血喷出丈余高,在所有人不可思议的目光中,竟是金浮生仰面倒飞,接连撞倒数张椅子,最后摔倒在地,生死不知。

这……怎么回事?

见到这一幕,所有人都愣在当场,不知所措。

金如意看向陈玄,眼中满是疑惑和不解。

而老太太,眼神更是明暗闪烁。

这陈玄……

是隐藏实力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