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赘婿丹帝陈玄金如意

一生小说为您提供《最强赘婿丹帝》陈玄金如意全文在线阅读,小说最强赘婿丹帝内容细致饱满,情节引人入胜,非常值得一看哦!金如意刚想出声阻止,便被陈玄捏住了手腕,示意她不要说话。老太太认真的看了一眼陈玄,便转身离开了议事厅。她拄着拐杖一步一步的走到了幽暗的祠堂。

《最强赘婿丹帝》精选:

金家一众人等,再看陈玄时,个个都是神色古怪。

任谁都想不明白,炼气一层都不是的陈玄,怎么就能把炼气三层巅峰的金浮生,给一指打到吐血昏迷?

往日里,那个唯唯诺诺,连说话都不敢大声点的废物,怎么就突然……变得这么厉害?

“浮生!”

哀嚎声,打破了针落可闻的死寂。

金浮生的生母柳月娥从人群里跑出来,将他抱在怀里,满是心疼。

“老太太,这小畜生敢打我儿子,浮生是金家第三代长孙,您可要给他作主啊!”

柳月娥哭天抹泪的同时,金浮生的父亲金俊卿,也阴着一张脸,自人群中缓缓走出,朝老太太抱拳说道:“老夫人,姓陈这小畜生太放肆了,您给句话吧。”

“老祖母,要我说,就该把这小子吊起来点天灯!”

“入赘咱们金家,还敢打咱们金家的人,也不知道当年老太爷还在的时候,是怎么看上他的。”

“绑起来,扒皮抽筋,给浮生出口气。”

“……”

在场所有人,都想陈玄去死。

然而——

上辈子,想我死的人多了,你们算什么东西?

陈玄轻蔑一笑,看着金俊卿:“按你说的,我就该一动不动的站那儿,让你儿子一掌打死?”

“哼!”

阴狠的瞪着陈玄,金俊卿寒声道:“弄清楚你自己是什么身份,不过是我金家一个小小的赘婿,狗一样的东西,吃我金家的,住我金家的,我儿子要打死你,你居然还敢还手,这就是大逆不道!”

陈玄正怒极反笑,但还未来得及开口,就被金如意拉了住。

“三叔,你未免太霸道了!”

深吸一口长气,金如意恭敬的对老太太道:“陈玄虽是入赘,但终究是我夫君。这门亲事是太爷生前亲点的,还请祖母看太爷面子上,饶他一命。”

“你还想饶他一命?”

冷眼打量着金如意,金俊卿蔑声笑道:“陈玄不从重处置,那以后是不是金家所有的掌柜,账房都能从店铺里面偷拿药材私自贩卖,都能够不听家法处置,都能欺负到我金家人头上来?”

“三叔,你别太过分。刚才是怎么回事,大家都看得很清楚。”

金如意冷然道:“还有,不说掌柜账房,三叔能保证你自己是干净的吗。”

“你什么意思!”

金俊卿猛然站了起来,怒目瞪着金如意:“你这是要把屎盆子扣在我头上?”

“大家心里都清楚,何必说的太明白。”

金俊卿脸色被气得青白交加,刘翠花见状骤然放声大嚎:“苍天啊,现在连大侄女都要给我们三房倒屎盆子啊。”

“老祖母,这是污蔑,我敢保证—”

“够了!!!”

金俊卿话还没说完,就被老太太打断。

她细细的瞧了一眼昏死金浮生,眼中满是思索的神色。

片刻后,这才将凌厉的目光放在了陈玄身上:“你既然说你不是偷盗之人,那便七日内将偷盗之人拿来。”

“老夫人万万不可!这陈玄狡猾无比,就应该家法处置,明正典刑,你怎么还能给他七天时间?”金俊卿连忙出声阻止。

但老太太却继续朝门外走去,头也不回:“就这么决定了。”

可就在这时,陈玄淡然道:“我有什么义务,帮你们抓那偷盗之人?”

“给你自己洗刷冤屈。”

“这冤屈本就是你们无赖强按,我洗刷什么。”

老太太再次回身,“那你想要怎么样。”

“金家家主之位的候选人里,把如意也加进去。”

议事厅突然一寂,随后一片哗然。

“家主之位,怎么可以让一个女人来坐?这绝不可能!”

“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我活了这么一把年纪了,就没听过女人当家做主。”

“不行!绝对不行,我金家四脉,就没有女人争夺家主之位的先例!”

“……”

众人你说我应,完全没注意老太太脸色越来越黑。

“女人怎么了。”

陈玄揶揄的问道:“不是仰仗老祖母的话,你们金家算什么东西?”

金俊卿一拍桌子,大骂:“好一个厚颜无耻的小畜生,你找死!”

话音方落,他浑身金色灵元喷吐,一股炼气圆满,已然筑基境界修为的展露无疑。

眼看金俊卿就要动手,陈玄面容越发冷峻,老太太陡然一声断喝:“你们都当我是男人吗?!”

“呃……”

场面再度陷入沉寂。

众人只觉耳中阵阵轰鸣声,修为越高的,越是被这一声断喝,给震得头晕脑胀。

等了好长一段时间后,老太太这才在寂静的大堂的里开口说道:“你提的条件,我答应了!要没找到偷盗之人,你自裁谢罪。”

“好。”

“不—”

金如意刚想出声阻止,便被陈玄捏住了手腕,示意她不要说话。

老太太认真的看了一眼陈玄,便转身离开了议事厅。她拄着拐杖一步一步的走到了幽暗的祠堂。

开了门她将拐杖倚门放好,抱起了一个灵位,轻轻抚摸着上面的字体。

‘金家,金洪阳之灵位’。

“洪阳啊,我年少与你成婚,是你老糊涂,还是我老糊涂了?

你在世那会儿总说‘兴金家者陈玄’,这几年来,陈玄的德行,我是一点一滴都看在了眼里,哪儿像个乱世大争之人?

对此我是失望至极,一度觉得金家复兴,重回主脉无望……”

老太太顿了一下,似乎是想起了什么。

“可是今天,我看到了陈玄有些不一样。”

……

议事厅外的阳光明亮,树木草叶翠绿清新,微风一吹,带来一阵泥土的芬芳。

陈玄深深吸了口长气,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七千年没见过真正的太阳了!

在山河迷阵内,一切都是幻化出来的,都是假的。

哪里比得上真实的世界?

“你刚才为什么不让我说话。”金如意冷声问道。

陈玄反问:“那你刚才为什么要替我挡那一掌?”

“我……”

呼吸一窒,金如意怒道:“你知不知道,这次丹铺的损失,是金家全部人一手造成的,他们让你背黑锅,就是要赶你离开金家!”

“我知道。”

“那你为什么—”

金如意话没说完,陈玄便转过头,看着她的眼睛。

那一双清澈的眼眸,带着亮光,让人有些迷醉。

陈玄笑了笑:“金家想巴结南宫渊我不管,但要拿你去当筹码,又想把屎盆子扣在我头上保全金家名声。

我不答应!”

金如意一愣。

她没有想到陈玄会说出这样的话,想想刚才他一下揽住自己腰,保护自己的样子…脸上就觉得有点发烧。

好像从他踏进议事厅开始。

这个人…

就不是她所认识的那个陈玄了。

看着那个在阳光和树荫交汇的背影,她心里想叫住他,却又没有开口。

“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