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山负雪君不知洛娥荣靖小说阅读

主角是洛娥荣靖的小说叫做《苍山负雪君不知》,这里提供苍山负雪君不知洛娥荣靖小说,该小说主要说的是这一年来,我为使枯疾草能生长得快些,好赶上每个月入药,每次采摘,我都要用自己的鲜血去滋养其根部。换而言之,赵婉婉能活到现在,全靠了她眼中的贱民之血。赵婉婉的脸色霎时变得难看,一阵白一阵青,手上的巾帕嘶地一声,在她的恼怒中碎裂。

《苍山负雪君不知》精选:

枯疾草,生长在悬崖峭壁之上,想要取得枯疾草,有一个必经之路。

那是一片沼泽。

要想过去,只能借着树上缠绕的藤蔓翻过去。

可那些树叶的阴密交叉处,蛇虫鼠蚁,各色毒物只多不少,想除了我这样的百毒不侵之身,世上再没有人,有可能一试。

我如今满身是伤,小鸠儿眼泪汪汪地送我上了山,还是忍不住道:“王妃,等伤好了再来罢……”

我不会被毒死,可终究,也会疼死。

我明白小鸠儿的顾虑。

可距离赵婉婉下次服药迫在眉睫,越是拖延,变故越多。

我不能拿小鸠儿的性命来赌。

虽我身上痛极,可终于还是取来了枯疾草。

只是我万万没想到,会在半山腰上,看到一个让我狼狈如斯的罪魁祸首——赵婉婉!

此际她已然没了之前的虚弱模样,裹了身大红羽纱面鹤氅,红润的脸上带着笑意,全然不像一个病重的病人。

赵婉婉撑着伞一步步靠近了我,笑说:“王妃娘娘安好啊。”

我猜想,此刻我的脸色一定很不好看。

她一个眼神流转,旋即有人过来抢夺我手上的枯疾草。

我的心咯噔一个下沉,下意识地便要藏起来,耳边却蓦地响起一道熟悉的呜咽声。

是小鸠儿!

赵婉婉将她捆绑在一侧,现在正往她嘴里塞东西,避免她大声喊叫。

赵婉婉道:“真是对不住了,娘娘您身体有毒,我们是万万不敢碰的,只能委屈一下这个小丫头。”

说到我的毒时,赵婉婉眼底划过一丝的怨恨与愤怒。

但听她说:“您若是乖乖把枯疾草交出来呢,我便既往不咎了。虽然是你害了我,可到底您为了救我,也吃了不少的苦头。”

“我没有下毒害你。”

“哈哈!”赵婉婉掩面一笑,“血毒啊,除了苗疆来的贱民,还有谁有呢?”

“您不是那群贱民的圣巫女吗?所以说是你做的,洛娥,你真的是半点儿不冤枉。”

毒血,在大岳子民的眼中,是污秽与肮脏的象征。

我跟着她笑起来:“赵婉婉,即便你再怎么高贵,还不是得靠着我的血苟活?”

“你以为你的心悸怎么治好的?以为你这次中毒怎么好起来的?”

这一年来,我为使枯疾草能生长得快些,好赶上每个月入药,每次采摘,我都要用自己的鲜血去滋养其根部。

换而言之,赵婉婉能活到现在,全靠了她眼中的贱民之血。

赵婉婉的脸色霎时变得难看,一阵白一阵青,手上的巾帕“嘶”地一声,在她的恼怒中碎裂。

过了一会儿,赵婉婉将那方巾帕砸到我的脸上:“若非染了你的毒血,我何至于要用你的血来解毒?至于我的心悸……哈,洛娥,你以为我会愿意喝下你的药?”

她啐了一口,眼角眉梢掩不住的得意:“你每个月用了命去采来的药,统统都被我拿去浇了花,不过这真是个好东西,那些花儿越长越好,越来越娇艳……”

“我本来想要拿你肚子里孩子的心头血来试试的,可没想到你竟然自己动手落了胎,真是出乎我的意料。”

她毫不忌讳,越说越激动,脸上又开始泛起不寻常的红,然后扶着丫鬟的手臂大口喘气。

分明就是一个娇滴滴的闺阁小姐,却让我看见了一个恶魔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