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悍妃倾天下慕云倾秦萧寒小说

主角是慕云倾秦萧寒的小说叫做《重生悍妃倾天下》,这里提供重生悍妃倾天下慕云倾秦萧寒小说阅读,该小说故事一波三折,耐人寻味。慕云倾心中忐忑,眼神在四周扫视一番,稍快两步,跟上老太太的步子。慕云倾知道,外祖母一定是气急了,忙上前,狗腿的给老太太倒茶。

《重生悍妃倾天下》精选:

“姐姐,我如此做,自然是为了慕府和郡宁侯府免于皇家的责难。”慕云歌脸颊生疼,在慕云倾的质问下,身子轻颤着。

她明知道那日慕云倾去做什么了,却不敢轻言出口,只能哑巴吃黄连,任由慕云倾数落。

“为了慕家?为了郡宁侯府?”慕云倾嗤笑一声,“若那日我未上花轿,找到了算计我的人,皇家自然理解一二,再寻一日将我迎入皇子府也就罢了,可偏生你一个未曾及笄的庶女嫁了过去。

你可知你这种偷梁换柱的行为,在皇家眼里是什么?是欺瞒,这门婚事是外祖母替我求来的,便代表了郡宁侯府,胆敢期满皇家,若上面怪罪下来,莫说慕家,你以为郡宁侯府顶得住吗?”

这一声声质问像是鼓槌一样,将在场的人一一敲醒,就连韩昭儿也怛然失色,眸中的那一丝怜悯亦消失殆尽。

“不,不是的。”慕云歌慌忙摇头,环顾四周,见韩家人眼中已经毫无怜惜,忙将视线投向老太太,说道:“外祖母,我……”

“慕小姐这声外祖母,老身可当不起。”老太太抿了一口茶沉声打断慕云歌的话,连眼皮都未曾抬一下。

一句话便足以表明了态度,老太太瞥了身边的赵嬷嬷一眼,又道:“送慕小姐出去。”

慕云歌咬着唇,虽心有不甘,却因着老太太下了逐客令不敢放肆,放缓步子出了郡宁侯府的大门。

望着紧闭的朱红色大门,慕云歌原形毕露,面容狞恶的攥紧拳头。

总有一天,她要爬到最高处,将这些蔑视她的人,都踩在脚下。

她回头,将思绪压在眼下,刚欲回慕府,却见眼前划过一道熟悉的身影。

慕云歌眸光微恍,垂头在丫鬟绿芙耳边说了两句,小心翼翼的跟了上去。

慕云歌离开后,正厅内鸦雀无声,直到老太太率先站起来。

“你同我进来。”老太太睨了慕云倾一眼,不等身旁的嬷嬷搀扶,便自顾自的入了偏厅。

慕云倾心中忐忑,眼神在四周扫视一番,稍快两步,跟上老太太的步子。

一入偏厅,老太太沉着脸坐到了软榻上,垂着头,看都没看慕云倾一眼。

慕云倾知道,外祖母一定是气急了,忙上前,狗腿的给老太太倒茶。

“外祖母,您喝茶。”

“哼。”老太太冷哼一声,瞥了慕云倾一眼,低呵道:“你给我说说,好端端的婚事,为何弄成这副样子?”

她眼眶一热,前世的种种委屈,都在这一刻化成了慕云倾眼中的泪水。

她低声抽泣着,上首的老太太虽未出言劝慰,但是一颗心早就揪成了一团,到底是自己从小疼到大的人。

老太太叹了口气,说道:“别哭了,同我讲讲,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慕云倾吸了吸鼻子,自然不敢说出新婚之日跑去幽院要毒杀秦萧寒的事,只得将编给慕中远的理由又和老太太说了一遍,随后又将慕云歌代嫁的事复述了一遍。

老太太何其精明,稍一听便知道这其中有猫腻,手中的拐杖狠狠的砸在地上,“我就知道你那个庶妹不是个省油的灯,偏你猪油蒙了心,觉得她是个好的。”

见老太太没有开罪她,慕云倾稍松了一口气,将手里的茶盏递了出去,“外祖母教训的是,云倾知道错了。”

老太太稍显满意,接过茶盏轻抿了一口,又问道:“宫里的那位可是表态了?”

知晓老太太说的是萧贵妃,她摇摇头:“宫里那位巴不得我郡宁侯府有愧于她,如何能先站出来。”

“如今倒是个明白的了。”老太太嗔怪的看了她一眼,“此事先放一放。”

慕云倾知晓老太太的意思,乖巧的点头,随后粘人的扎入老太太怀中。

在郡宁侯府留了饭,慕云倾方折回,她坐在马车的角落里,微靠着一侧,因着外祖母还活着,觉得心中暖暖的。

她交代着云鬓,改日给外祖母送些细软的糕点来,不想话音刚落,马车却猛的颠簸一下,硬生生的停了下来。

慕云倾眉头一蹙,“怎么回事?”

外面顿了一下,传来的却是秦景煜森寒的声音,“慕云倾,给本皇子滚下来。”

慕云倾一从马车上下来,便吸引了周遭的视线,她的马车是郡宁侯府特制的,所以她一下车,这些人便认出她,垂着头窃窃私语起来。

秦景煜脸色阴沉的站在离马车三米远的地方,怀中抱着一个满身狼狈的女子。

那女子头发松散,身上的衣衫沾了淤泥,偶有几处裂开,像是被人粗暴撕开的一般。

慕云倾细看一眼,方认出那人竟是慕云歌。

她依偎在秦景煜怀中,紧闭双眼,像是昏过去了。

秦景煜看着慕云倾,眼底染了厉色,“云歌向来与人为善,你为何要如此对她?”

“云倾见识浅薄,听不懂六皇子在说什么。”慕云倾睨了眼他怀中之人,“倒是六皇子,无缘无故截了我的马车。”

“你不懂?那些欺辱云歌的无赖又是从何而来?”秦景煜凝着她,眸中的厉色越发渗人,“她不愿与本皇子拿了休书,你就要狠毒的毁了她,慕云倾,你的心简直比蛇蝎还毒。”

慕云倾听着他的话,只觉好笑,“慕云歌告诉你的?”

她一问完,秦景煜怀中的人便动了动,惊慌的醒了过来,“救命,殿下,救我。”

慕云歌脸色惨白,咬唇抓着秦景煜的衣襟,如受了惊的小鹿一般楚楚可怜,霎时便让秦景煜的心抽疼起来。

“不怕,没人能伤的了你。”他拍着慕云歌的背,轻声安抚。

慕云歌的情绪这才安稳下来,她环顾四周,视线状似不经意的落在慕云倾身上,刚稳定下情绪,再次起了波动。

她惊慌失措的从秦景煜怀中下来,跑过去将慕云倾抱住,解释道:“姐姐,你相信我,我当真没有缠着六皇子,我……”

慕云歌一边说一边扑簌簌的落着泪,众人瞬间被她这副梨花带雨的样子吸引,却未曾发现她悄悄攀上了慕云歌垂于身侧手。

她猛地握住慕云倾的手,慕云倾手中瞬时多了一丝凉意,她还未来得及反应,慕云歌惊叫一声,身子轰然倒了下去。

“姐姐,不要杀我,不要……”慕云歌惊慌的后退,纤细的腰间浸出鲜红的血液,将慕云歌的衣裙染红了大半。

“慕云倾!你找死。”

瞥见慕云倾手中染红半截的匕首,秦景煜震怒一声,猛地拔出侍卫的剑。

他眼中杀意滔天,几乎用了全身的力气朝着慕云倾挥下。

那剑身满是戾气,在空中划过一道骇人的痕迹,不带半分犹豫的朝着慕云倾心脏的位置刺去。

周围的人不禁吓得倒吸了口凉气,眼见着那把剑划破慕云倾身前的锦缎刺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