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悍妃倾天下小说推荐

《重生悍妃倾天下》男女主是慕云倾秦萧寒的小说上线啦,想看重生悍妃倾天下的小伙伴赶快看起来吧!这年,她十六岁,刚行过及笄之礼,便急着嫁给她这辈子最爱的男人。却在成亲这日被慕云歌诓骗,要替最爱的秦景煜除去劲敌作为贺礼。

《重生悍妃倾天下》精选:

他看到他家王爷床榻之上有一女子,那女子竟还下手撕了王爷的裤管。

萧溟走也不是留也不行,只能出声提醒,“王爷,外面的人已经解决了。”

这一声让秦萧寒反应过来,他倏然推开慕云倾,双腿微动,起身站于床榻之前。

脚踏实地的感觉顺着脚心传来,萧溟与秦萧寒同时一惊。

“王爷,您的腿,能动了?”萧溟喜出望外。

秦萧寒垂头看着自己的双腿,凤眸微变,随即,转身看向慕云倾,眼底带着询问。

“只是……暂时的。”慕云倾歉意一笑。

她只是临时疏通了秦萧寒关节附近的瘀血,他体内寒气聚集,很快便会形成新的瘀血,若想去除,确实还需要一些时日。

秦萧寒并不意外,但那双凤眸中的光亮却霎时暗淡了几分。

他剑眉微蹙,稍顿片刻,才抬头看向慕云倾,沉声开口,“本王今日不计较你入幽院之事。”

这意思,便是同意慕云倾之前提出的交易了。

慕云倾心中一喜,还未来得及言语,又听秦萧寒吩咐道:“将她送回慕中书府上。”

冷峻的声音侵入耳蜗,慕云倾却如同被雷击中一般。

秦萧寒竟然知道她是谁!

慕云倾浑浑噩噩的被送回慕府,始终未能想通,为何这一世秦萧寒提前知道了她的身份。

簌簌小雨顺着天空淋了下来,让夜里的寒气越发的侵骨蚀髓,寒意也让她清醒的知道她当真重生回了十三年前。

慕云倾拢了拢衣衫,她抬眸望向京城最繁华的皇城。

如今已到深夜,依稀可见皇城的西南角正灯火通明。

今日南秦国六皇子秦景煜要娶慕中书家嫡女慕云倾为侧妃,被抬入府中的却被换成了幕府庶四小姐慕云歌。

这年,她十六岁,刚行过及笄之礼,便急着嫁给她这辈子最爱的男人。

却在成亲这日被慕云歌诓骗,要替最爱的秦景煜除去劲敌作为贺礼。

于是她混进幽院,要毒害南秦九王爷秦萧寒。

而慕云歌则暂时代替她先入皇子府,待到她事成后再去皇子府将她换回来。

可惜当年她虽成功了,却未能混进皇子府将慕云歌换回来。

她甚至一度愧疚,是她害慕云歌嫁不成自己心爱之人,直到多年后,慕云歌登上后位,她方知晓。

这一切,从最初开始,便是骗局。

慕云倾倏然想到临死前,慕云歌亲手印在她身上的烙铁、挖出她眼睛的匕首,还有秦景煜那把刺穿她心脏的冷剑。

胸口蓦然一痛,她伸手将自己环的更紧。

天可怜见,她回来了。

她依旧是慕中远唯一的嫡女,依旧是郡宁侯府的外孙女,她有仰仗,亦不再愚笨。

那些欠了她的,她要一一的讨回来。

晨曦迤逦穿过院中银杏叶的缝隙,带着微黄的光照拂在慕云倾微阖的双眼上,将人从睡梦中叫醒。

深秋的寒霜落了满院,此时竟似一地白雪。

慕云倾睁开眼,才发现她竟在院中坐了一整夜,她正欲起身,却见院中的寒霜上落了一双妖娆似火的绣鞋。

慕云歌站在寒霜中,一身红衣轻覆,腰若约素身姿婀娜,红衣下肌肤胜雪,俨然一朵盛开在雪中的红莲。

慕云倾抬眼瞥着她点起朱唇,眉宇半开,媚眼如丝的模样,倒是有些理解为何秦景煜会宠她至极了。

察觉慕云倾的视线,慕云歌轻咬朱唇,眼中含泪,“姐姐昨日为何不去皇子府接我?如今我与六皇子成了礼,姐姐叫我怎么办?”

一开口便将过错都推到了慕云倾身上,一如前世一样,即使她退让让她公然成了秦景煜的侧妃,她慕云倾也始终对不起慕云歌。

慕云倾一双琉璃色的眸子此时染着寒光,面无表情的看着慕云歌表演。

下一瞬,慕云歌娇软的身子扑进慕云倾怀中,瘦削的肩膀轻颤,泫然欲泣。

她指尖微凉,触碰在慕云倾莹白的皓腕的上,硬生生让慕云倾生出一股恶心的感觉,上辈子就是这双手,生生的挖了她的眼睛夺了她的命。

不着痕迹的甩开她的手,慕云倾说道:“嫁给秦景煜,你不高兴么?”

慕云倾声音冷冽,竟如这地上的寒霜一般,没有丝毫温度。

慕云歌一惊,抬眸看了慕云倾一眼,便立刻垂下头。

那双琉璃色的眸中寒潭轻搅,波光清澈的似是看透一切一般,让慕云歌心中慌乱。

以往若是她这番姿态,慕云倾早就败下阵来,今日的慕云倾为何如此冷硬。

“姐姐为何要这样问?”慕云歌眼中的泪珠瞬间滚落,声音极是委屈,“姐姐可是在怀疑我了?”

“我与姐姐一同长大,心知姐姐对六皇子的心思,又如何能生出那种不该有的心思。”

“难道姐姐不知我心系何人么?”慕云歌伤心的掩面,“况且,昨日是姐姐食言,才叫我落到如此境地。”

“姐姐。”慕云歌重新拉住慕云倾的手,“你相信我,我当真对六皇子没有半分非分之想。”

“没有么?”慕云倾眼中终于漾起一抹波动,“既然没有,我这就去找六皇子,让他拟一封休书送来慕府。”

“什么?”慕云歌惊呼出声,焦急的攥紧衣袖。

她好不容易才借着慕云倾嫁入皇子府,怎可一夜之间便拿了休书。

若当真被休,父亲定然会把她送到庄子上养着,到那时京城的繁华就与她再无关系了。

“怎么?你又不愿了?”慕云倾站起身,琉璃色的眸中神色淡淡,居高临下的睨着慕云歌。

慕云倾与生俱来的贵气展露无遗,依旧跪在地上的慕云歌竟有种自惭形秽的错觉。

她眨眼,将慕云倾臃肿的身材看的真切,才稍稍放下心来。

只要有她在,慕云倾永远都别想再翻出身来。

慕云倾依旧穿着昨日那件翠烟色的衣衫,她虽身材臃肿,但是身姿挺拔,加之慕云歌故意伏低的姿态,越发显得她趾高气昂。

远远看去,就像是慕云倾在折辱慕云歌一般,躲在暗处的秦景煜终究忍不下去,焦急的走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