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面神医拐个将军养崽崽小说

给大家带来林安夏夏猎户免费阅读,一生小说免费为您提供《双面神医拐个将军养崽崽》林安夏夏猎户章节阅读,喜欢这本小说的亲们一定不要错过哦!知道林老实是在等她,林安夏有些不好意思:爹?我昨晚没睡好,今日能不能不去绿水村了?晚点我再上趟山砍些柴回来。

《双面神医拐个将军养崽崽》精选:

石头村穷人多,冬天大家都得拾粪饼当燃料取暖,但石头村牲口少,没那么多粪饼可拾,村民们便早早赶去隔壁的绿水村。

绿水村乃十里八乡最富裕的大村,人口多,牲畜也多,倘若去得早,一上午可以捡一筐子粪,至少够烧两天。

知道林老实是在等她,林安夏有些不好意思:爹?我昨晚没睡好,今日能不能不去绿水村了?晚点我再上趟山砍些柴回来。

林老实心疼闺女,见林安夏确实顶着两只熊猫眼,爽爽快快答应了。

林盼弟和林根宝也没任何意见,还上来对林安夏嘘寒问暖。

倒是柳氏,眸光怪异地多看了林安夏好几眼。

林安夏并不在乎柳氏怎么看她,吃完饭,拎了砍柴刀便出门去了。

身体原主从未出过村子,林安夏也不知石头村距离镇上到底有多远。

但记忆里曾听老人们说,只要沿着村口最宽阔的那条大路走就能到镇上,林安夏理所当然选择了徒步。

岂料,从辰时走到巳时,眼见太阳都出来了,她脚下的路依然一眼望不到头。

正自哀叹,身后突然传来一阵马蹄声,还伴随着咯咯咯咯奶味十足的熟悉笑声。

林安夏大喜,小芸

小奶宝的名字尚未喊完,腰上一紧,她已双脚离地被人抱了起来。

下一秒,竟稳稳坐在宽厚结实的怀抱里。

这一惊非同小可,林安夏硬着头皮张大了嘴巴抬头仰望上去。

正对上夏猎户俯视下来的脸,差点贴一块儿去,林安夏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这是偶遇赶着马车去镇上的夏猎户一家三口了吗?

能搭顺风车固然是好事,问题是,谁能告诉她,眼下夏猎户这老爹抱闺女的既视感算怎么回事儿?

好在夏猎户并没打算一直这么抱着她,与林安夏目光相撞,他眸光黯了黯,反手便将她轻轻放在身后的平板车上。

夏猎户的动作做得自然,林安夏却隐约从他那一眼中读取到微不可察的笑意。

实在不知这尊大神在笑什么,又不敢轻易招惹,林安夏只能抱着两小只,有一搭没一搭地给他们讲故事。

很快就到了镇上,林安夏跳下马车与夏猎户父女三人道别。

夏猎户也不拦她,但林安夏走出数米后,小宸宸又追了上来。

不等林安夏开口,小宸宸飞速往她手里塞了样东西,转身就跑。

姐姐,这是爹爹给你的,要快点吃哟!

愣了好一阵,林安夏才低下头。

看见手里握着枚热乎乎的野鸡蛋,她噗嗤,笑出声来。

第一次来镇上林安夏不认得路,但她知道专门往人多热闹的街道走准没错。

果不其然,很快便找到一家装修金碧辉煌的藏宝阁。

藏宝阁内客人不多,一名小厮正领着客人胡吹乱捧,掌柜则斜趴在柜台上打瞌睡。

林安夏环顾四周后,径直走到柜台前,掌柜您好,我想打听一下

去去去!话未说完,小厮已一脸嫌弃走过来轰人:要饭且去菜市口,别脏了我们的铺子。

林安夏不由低头扫了眼自己的衣裳。

她今日穿的是件林春桃淘汰下来的旧袄,打了好几块补丁,还不怎么合身,两只手杆皆露出长长一截。

但衣裳非常干净,即便在冬日仍带着股阳光的清爽味道。

嗤她笑了:狗眼看人低么?既如此,告辞!

才转过身,突听有人低喊:小姑娘且留步!

怎么?林安夏扭头:掌柜还有什么话说?

掌柜和小厮的反应明显不一样,虽然神情倨傲,但却笑眯眯的,只是一双贼亮的眼睛在林安夏身上来回打量。

敢问姑娘是大户人家的粗使丫鬟,还是山里来的普通农户啊?

这话问得莫名其妙,林安夏微微皱眉。

您管我是哪里人?我来藏宝阁自然有事。

姑娘误会我的意思了。掌柜的小眼睛里闪过一抹透着精明和贪婪的诡异光芒。

但凡来我们藏宝阁的人,非富即贵。

当然,也有像姑娘这样的穷苦出身。

而他们,都不是来买东西的,却是卖东西的。

毕竟人不可貌相嘛,藏宝者大多行事低调、善于伪装,姑娘说对吗?

林安夏总觉掌柜这话说得古里古怪,但生意人惯会察言观色,能猜出她是来卖东西的倒也正常,她并不往深里想。

将装着狗头金的包袱往柜台上一搁,她坦言:不错,我正是来卖东西的。不知掌柜能给我什么价格?

说着话,便要解开包袱。

才解一半,斜刺里突然伸来一只蒲团般的大手,猛地摁住包袱。

掌柜既然猜出我闺女是来卖宝的,又岂能欺负人?

听见这磁性沉稳的声音,林安夏立时呆住。

我勒个去?谁是你闺女?野人大叔,饭可以乱吃,亲可不能乱攀呐!

不待林安夏回头,夏猎户一把将小芸芸塞进她怀里。

下一秒,小宸宸也默契地主动牵住林安夏的衣角,紧紧依偎着她。

至于装狗头金的包袱,自然顺顺当当落入夏猎户手中。

这是干吗?林安夏的眼皮一阵乱跳。

夏猎户洞悉了她发横财的秘密,想趁火打劫吗?

脊背上的汗毛刚竖起来,夏猎户已揽住她的肩膀往外走去。

掌柜的既然没诚意,这宝我们便不卖了。走安夏,我们回家!

哎等等!掌柜登时急了。

从柜台后面绕出来,他陪着笑脸张开双臂挡住路。

这位壮士别那么急嘛!我不过是跟您闺女开个玩笑,没有其他意思。既然你们诚心来卖宝,我自然也会诚心验货。壮士可否进里屋说话?

林安夏越听越糊涂,急得额上直冒冷汗。

偏偏小宸宸却似看透了她的心思,扯扯她的衣角道:姐姐且低下头来,我跟你说句悄悄话。

哦!好!林安夏忙弯腰把耳朵凑过去。

姐姐,我爹爹自有分寸,你不要干扰他。

一个五岁的孩子知道什么是分寸啊?若不干扰,野人大叔会不会强行分走一半狗头金?

眼见夏猎户已拎着包袱跟随掌柜进了里屋,林安夏再顾不上跟小宸宸鬼扯,忙带着两小只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