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在线阅读

一生小说为大家提供小说仓央卓玛免费章节,带来《菩提》章节阅读,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一起来看吧!山下的一处石屋里,扎西听着屋里传来的一阵嘹亮的婴儿哭声,笑容慢慢的爬上脸孔,扎西兴冲冲的跑回屋里,一个小小的婴孩被抱到扎西的怀中,刚出生的孩子并不好看,皱巴巴的像一个小老头一样,但是扎西却觉得这个孩子时最漂亮的孩子。

《菩提》精选:

突然有一天,邬金林上空突然上空突然发出来了耀眼的光芒。农人们发现自家的牲畜此刻都安安静静,全部都面朝着一个地方,眼中居然能够看出敬畏。

有年老的农人喃喃的说着这是有什么不得了的大人物降生在邬金林了啊。

山下的一处石屋里,扎西听着屋里传来的一阵嘹亮的婴儿哭声,笑容慢慢的爬上脸孔,扎西兴冲冲的跑回屋里,一个小小的婴孩被抱到扎西的怀中,刚出生的孩子并不好看,皱巴巴的像一个小老头一样,但是扎西却觉得这个孩子时最漂亮的孩子。

扎西给男婴取名叫阿旺,他希望这个孩子可以健健康康的长大。

于此同时,远在雪域的行政处的某一间房间里,一个镜子突然闪了一下光,刺得在此处打坐的桑结微微眯着眼睛,桑结的大脑突然闪过一丝灵光佛爷,是您回来了吗。

桑结突然想起自此尊者走后的这些年。最初的时候他惊恐,害怕,因为他害怕自己守着的秘密被发现,一旦这个惊人的秘密被发现,到那时候,他一定会人头落地,但是多年来,靠着罗桑国王的光辉,他一直在向权力的顶峰走去,他觉得总有你一天他会不需要依靠罗桑。

他喃喃的说佛爷,您回来了,我怎么办啊。

桑结深思片刻,招来尊者的忠仆曲吉以及侍卫多巴。桑结的身体微微向后仰,看着眼前的两个人,低低开口尊者回来了,你们去找到他。曲吉像是没有反应过来一样,呆呆的看着面前的大人您…您是说佛爷的转世灵童出生了。对,你们去找他吧,找到之后先不要带回来曲吉没有明白他的话,他觉得既然尊者回来了那就应该回到布达拉,桑结知道面前的人不会理解现在高原地的局势,但是他不能将现在的情况说出去,只吩咐找到尊者之后将他安置好。曲吉他们只能领命下去。

这一天,雪域城有两匹马快速的跑出去,没有人知道马上的人去做什么。

五年后。

幼年的阿旺并不知道自己以后会经历什么,现在的他每天只会跟自己的姐姐曲珍放牛,像一个普通的农人孩子一样。但今天跟姐姐回去之后,突然觉得家里的氛围不太一样,房子面前栓了两匹马。阿旺知道这种马不是他们这个地方能够养出来的。

阿旺走进屋子之后,发现屋子里有两个人正灼灼的盯着他,而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见到这两个人内心会有一种熟悉感。曲吉看着进来的小孩,小孩并不像高原地的孩子一样脸上有着高原红,面前的男孩小小年纪却有一种沉稳感,脸庞白净,是个长得好看的孩子,曲吉想。

阿旺走进两人看了片刻,突然开口你们终于找到我了。曲吉大惊,忙问你知道我是谁,阿旺点点头你是我的仆人,曲吉就算如今已经确定眼前的孩子就是自己侍候一辈子罗桑国王,但是还是按照规定给小阿旺做测试,曲吉将五世以前用过的东西拿出来让阿旺辨认,小小的孩子一一认出,曲吉的内心此时已经不再淡定,找了五年,终于找到了五世。

此时阿旺的父母也不能再淡定,养了五年的孩子居然是某位大人物的转世,但是具体是哪一位他们却不知道,曲吉他们不可能将如此机密的事情告诉可能会坏事的人。

找到转世之后,曲吉赶忙把这个消息传给远在雪域的桑结,但是消息能传给一个人,也能传给另一个耳朵,转世可能被找到的消息在雪域的政权中游走,这些年罗桑国王一直没有出现在人前,这种情况早就引起一些人的怀疑了,此时灵童出现的消息一出,所有人都开始坐不住了。

掌握了转世,就相当于掌握了桑结的把柄,亦等同于掌握了整个雪域的政权,这种事情引得所有人都蠢蠢欲动,一时间雪域的政治中心暗潮涌动,前往邬金林的人一批又一批,预示着整个雪域的政治格局又将重新洗牌。

这些天来,一批又一批的或明或暗的探访者让曲吉防不胜防,曲吉这个时候才隐隐感觉到当时桑结为什么这样吩咐,因为转世的出现引得所有政权都蠢蠢欲动,此时灵童还小,根本防不住这些人。

这个时候,灵童只能再次消失在众人眼前,不然只会再生事端。

经过国师的占卜之后,曲吉等人着手将灵童一家前往夏沃。

阿旺的父母此时又惊又喜,原本他们以为这些人找到他们是要把阿旺带走,结果却没有将孩子带走,只是将他们全家带到另一个地方。

安顿好阿旺一家后,曲吉他们就要告辞离开了,临走前他们礼貌的对阿旺的父母行礼,请求他们好好照顾这个孩子。

曲吉他们走的时候,阿旺看着他们离开的背景,心里涌现出一种不知道什么的意味,他不知道他们来的这一次是为什么。

更不知道

国师曾经的预言众生之主承殊业,降于香拔雪山西南,他此来是为了保护众生,将为神圣宗教宗主。

那些人悄悄的来了,又悄悄的走了,那沃的农人们不知道这个新来的孩子将来会成为雪域国之主,只有当地的贵族宗本家的宗主知道这个孩子的来历,暗暗的叮嘱自家的孩子,那是个贵人,你们不能对他无理知道吗。

虽然孩子们并不将父亲放在心里的话。

晚上,阿旺的父母躺在床上,眼神复杂的看着躺在另一张床上的儿子,这些年这个孩子一直都普普通通的活着,突然有一天一群人突然到来说自己养了那么多年的孩子是个贵人,至少到现在为止他们还没有从这个消息中反应过来。

阿旺的母亲满心忧愁的望着丈夫,扎西,我们的孩子当真是某个贵人的转世吗。

扎西此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但他知道现在这个时候作为一家之主的自己最应该安慰妻子,想了一下,开口说尼仁,我只知道不管他是不是什么贵人,他只是我们的儿子,我希望他可以健健康康的长大,就像我给他起的名字一样。

扎西温柔的看着妻子,终于阿旺的母亲微微叹口气是,不管怎么样,他都是我的孩子.

此时他们不知道外面因为灵童的突然消失而翻天覆地。

遥远的雪域,白宫里,桑结一个人走在走廊上,牛皮靴子哒哒哒的踏在地板上,沉重悠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