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千星辰却无你夏翊雪傅博琛

小说《万千星辰却无你》夏翊雪傅博琛在哪里可以看,该小说是笙箫流年倾心所创的一本言情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主要内容:想到这的夏翊雪,内心不禁有些寒凉,娘家过不下去,夫家要离婚,夏翊雪又差些哭了出来。

《万千星辰却无你》精选:

傅宅里的夏翊雪正在收拾行李,打算回夏家。

心灰意冷的她只剩下一直疼她的父亲了,母亲吴忆芷早早去世,她也已陷入爱上傅博琛的陷阱里,于是不顾父亲阻拦,嫁进傅家。

5年前,父亲娶了同样丧偶的周芸和她的女儿白静雨,这对母女在夏翊雪父亲夏洪文和傅博琛哪怕是外人面前对夏翊雪是千好万好,背 后却是把她当作家里的保姆一样。

不,是一条狗,有时连饭都不给吃。

记得一次父亲给自己买的一件礼服,夏翊雪喜欢的不行,可那白静雨向她母亲一撒娇,周芸便在夏洪文上班时强迫她拿出来,否则就把 她母亲的遗物全部扔出去。

想到这的夏翊雪,内心不禁有些寒凉,娘家过不下去,夫家要离婚,夏翊雪又差些哭了出来。

“轰隆隆”外面打起了雷,夏翊雪心想今天可能回不去了,于是就收拾好了行李,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再次发起了呆。

忽然,外面传来了一声车鸣声,是傅博琛回来了,夏翊雪叹了口气,坐了起来。

“听说你签了离婚协议书?”傅博琛开了门,对着夏翊雪说。

夏翊雪冷笑一下,说:“对啊,明天我就收拾行李回夏家,你也不必看了碍眼,也好让你那位未来的少奶奶早日为你诞下孩子。”

听到这句话的傅博琛气不打一处来,冲上前,掐住夏翊雪的脖子,说:“好啊!你不是想生下我的孩子吗?那我就如你所愿!”

话罢,就开始撕扯夏翊雪的衣服,“你干什么?松手,傅……”话还没说玩,傅博琛的嘴就贴了上来。

过了几个小时,傅博琛离开了夏翊雪的身体,看到了床上那一抹红,眉头皱了下,走进浴室洗澡。

待到夏翊雪醒来,身旁早已只剩下皱皱的被单,也早已没有了余温,看来只有床单可以代表那个男人昨晚来过。

刚醒来的夏翊雪看了看床单上的一抹红色,心里一惊,难道自己的第一次被那个男人抢走了?

立马穿好衣服下了床,拎着行李准备下楼,刚走到门口,门外的保安就走了进来。

对着夏翊雪说:“夫人,傅总说,您要是离开傅宅半步,他就让夏氏立刻破产,不过您放心,傅总说你可以让沐薇梦小姐来陪您。”

夏翊雪不耐烦地说:“凭什么不让我走,离婚协议书我已经签了,我现在和你们傅总没什么关系!”

话刚说完,那保安就关上了门。夏翊雪独自坐在沙发上,让沐薇梦来陪她,自己则坐在沙发上幻想着离开傅博琛的日子。

过了一会儿,沐薇梦开了门走了进来,打断了夏翊雪的幻想,乐呵呵地对着夏翊雪说:“雪儿宝贝,我来陪你了,怎么?闷闷不乐?

“夏翊雪被吓了一大跳,抱着沐薇梦的手臂说:“薇梦,我被傅博琛强奸了……”

夏翊雪把昨晚发生的事情都叙述了一遍,把沐薇梦弄得又笑又气。

沐薇梦看着夏翊雪那么无聊,就留了下来,住了两个月,这俩个月,傅博琛一次都没有回来过。

这天,夏翊雪和沐薇梦正在吃饭,沐薇梦今天给夏翊雪做了鲤鱼,夏翊雪刚尝了一口,就干呕不止,沐薇梦纳闷了,就问:“宝,你多久没来月经了?”“我……我两个月都没来了。”

“你别急,我陪你去医院,走,现在就去!”“我……还没吃饭呢。”

夏翊雪话还没说完,就被拽去了医院。

医院内,心里忐忑不安的夏翊雪拿着手里的孕检单,不知是悲是喜,一旁的沐薇梦不停的叹着气。

无奈的说:“你怎么那么不小心呢,这个孩子不该来,要不你把他做了吧。”

“不行,这是一条生命,我要把他生下来自己抚养,不能让傅博琛知道。”夏翊雪坚定地说。

路过白静雨的病房时,里面传来了些对话,夏翊雪一听就知道是傅博琛在里面。

里面的傅博琛温柔似水地说:“雨儿,我们终于有自己的孩子了,我希望这是个儿子,我会把傅家送给他,娶你为妻。”

白静雨靠在傅博琛的怀里说:“博琛,你要一辈子对我和肚子里的儿子好。”

病房外的夏翊雪听了他们的对话,内心不禁又一次寒凉涌来,忍着泪水,离开医院,医院外面的沐薇梦已经等候多时了。

回傅宅拿行李箱的路上,沐薇梦问夏翊雪:“雪儿宝贝,接下来你打算干吗?”

“薇梦,帮我假死吧,我想去美国发展一段时间再回来,顺便把孩子生下来。”夏翊雪双眼无神地说。

沐薇梦想了想说:“好,我帮你,正好蓝渊弈是学医的,明天我带你去他的医院问问有没有假死药,我们会尽力帮你的。”

拿完行李后,夏翊雪借口和门外护卫说父亲病了,护卫听了以后给傅博琛打了一个电话,是傅博琛的秘书小叶接的电话。

就只说:“现在白静雨小姐的事情最重要,其它跟工作没有关系的事情自己决定。”

听到这句话的夏翊雪彻底死心了,却还是笑着说:“我可以走了吧?”保卫想了想,放她们离开了。

回到夏家的夏翊雪看了看家里,发现没人在家,连保姆们都不在,就打了个电话,刚打出去,警察就从门外走了进来。

对着夏翊雪说:“你好,夏小姐,夏洪文因为拖欠员工工资和欠债,加上欠的是傅总的钱,所以暂时要呆在拘留所里,至于您,请和我们一起回警局录个笔录,谢谢!”

“不可能,我父亲清正廉洁,成为夏氏集团的董事长已经20年了,从来没有拖欠过员工工资,更没有欠过债,你们一定弄错了……”夏翊雪着急地说。

警察却并没有听他们的解释,直接拉着夏翊雪走人。

来到警察局的夏翊雪,正好看见夏洪文正坐在审讯室里面,夏翊雪急忙打开门,冲进去问:“爸,你告诉我,这件事是不是你做的?”

夏洪文叹了口气说:“我的确欠了员工的工资,那是因为我们公司的资金已经不够了,所以我就问博琛要了些钱。”

夏翊雪皱了皱眉,问道:“爸,你问他借了多少钱?”

“我借了1个亿,但是博琛说我可以等公司重新振作起来后再慢慢还钱的,可是今天早上,警察和我说时间已经到了,我就被带到这里来了。”

夏翊雪刚想说什么,警察就带着她到其它审讯室里了。

做完笔录后,夏翊雪问警察:“请问我父亲什么时候可以走?”

警察看了一下手里的笔录,说道:“目前看来需要开庭以后。”

夏翊雪刚准备接着问,但转念一想,可能越问,父亲就越不能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