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菩提

这里推荐阅读《菩提》,提供仓央卓玛章节目录,情节非常吸引人,人物真实生动,情感细腻,快来看看吧!雪域国,建立在高原之上的国家,每一任的君主都是由国师占卜得到国王的转世,这个国家新奉佛教,他们尊称最高的领导者为佛爷,因为他们认为佛祖会保佑着每一任的佛爷,就这样,选择佛爷的办法就一代代的流传下来。

《菩提》精选:

人们说,他是雪域国自成立以来最耀眼的君主。

雪域国,建立在高原之上的国家,每一任的君主都是由国师占卜得到国王的转世,这个国家新奉佛教,他们尊称最高的领导者为佛爷,因为他们认为佛祖会保佑着每一任的佛爷,就这样,选择佛爷的办法就一代代的流传下来。

寻找新一任佛爷的转世灵童的国师,找到了六岁的多嘉旺,从此,在他在沿着国师预言的人生之路上行走,他不是狮子,也不是虎,却成为了狮和虎都惧怕的活佛,向世人们展示着雪域之主的威严,在成为罗桑之后,他的政治之路也让世人称奇,他终将成长为最了不起的那一个。

几十年过去了,这位尊者已经形如枯槁了,他躺在床上,深知自己以时日不多了,老者深深的喘了口气,叫来了侍从。

侍从低着头走进来跪在尊者的床前佛爷,您有什么吩咐?

尊者低低的喘息着去把桑结大人叫过来侍从听令,走到外面把年轻的第巴叫了进来。

尊者看着床边跪着的男子,眼中满是慈祥,这个他一手调教的男子是现在他最信任的人了,把自己的身后事交给他是最放心的打算了。这位年仅二十九岁的男子,是此时雪域最高的行政长官,长着扁扁的头形,眼睛中满是智慧。尊者突然想起第一次见到他的样子,小小的孩子畏畏缩缩的待在角落,如今已经成为了如此有才干之人。

尊者看了桑结一会,低低开口孩子,把你的手拿上来。桑结闻言,将自己的手放在尊者的床上,五世握住他的手。

长长的沉默,尊者躺在华丽的床上,在生命走到尽头之际,有些久远的事而今慢慢的浮上心头,片刻后又恢复了淡然。尊者慈祥的开口我要走了,孩子。

桑结突然抬头,眸子里满是悲哀,他紧紧的握住尊者的手佛爷……。

尊者知道自己需要快点将自己死后的事情交代给桑结,他说孩子,看着我。桑结抬起满是悲哀的眸子。

我还会回来的,你知道的,将来我会以转世灵童的身份再回来的,但是孩子,在我没回来的这段时间,蒙古人一定会趁虚而入,孩子,我希望在我不在的这段日子里,你可以稳定住高原地的局势。

桑结看着面前的尊者,眼中闪过一丝惶恐。

尊者轻轻的笑了一下孩子,我知道,这责任对你来说太过巨大,我必将离开,但是我又不能离开。

尊者不再说话,只沉沉的看着对面的年轻人,他知道,这个孩子是很聪明的,一定能够明白自己的意思。桑结低头思索了片刻,突然抬头,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向床上的尊者。

尊者笑了笑,他就知道这个孩子会明白自己的意思的孩子,我相信你会将所有的事情都解决好的。年老的佛爷像是终于完成了最后的任务,嘴角噙着笑意,慢慢的闭上眼睛。

桑结感到床上人握着的手慢慢的松开,将自己的手拿下来,对着床上的老者深深的叩了个头。他知道,从现在开始,雪域国的格局变了。

桑结将床上的人的姿势动了一下,力求让这位尊者走的舒服一点。做完这个之后,他又向外面候着的侍从吩咐今晚不要进来侍候,他想和佛爷安心的讨论经文。没人会怀疑这位年轻的大人,从他第一次来到行政处的时候,活佛第一眼就喜欢上这个孩子,带在身边悉心教导。

桑结忙完这一切之后,呆呆的跪在床边,凝视着尊者安详的神色,突然想起这位伟大的活佛的一生,从他接手雪域国之后,就注定要与吧流山国作对,没有人能确定他能做到这些事,但是最后他确实做到了,不仅逼退了流山国,还坐稳了宝座。

桑结深深的看着床上待他如父亲的人,他知道从今以后自己就要独自面对外面的一切,再也没有人能够给予他支持,当年尊者为了打败流山国,与蒙古人联手,如今确实给自己招来大祸,蒙古人留在高原地的领地不愿离去,年轻的第巴知道,尊者最放心不下的就是蒙古人,害怕在自己离开之后,蒙古人会趁虚而入。

此时,桑结的内心充满了恐惧,只能一遍遍的告诉自己这是能得到权力的最好机会,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会借着佛爷的势一步步的走下去,会的,都会的……年轻男子眼中的恐惧慢慢的消退,取而代之的便是对权力欲望。

这一晚之后的行政处依然那么庄严肃穆,但是在之后的十几年中,没有人再见过佛爷的真容,所有人都对外说尊者在修行,没人知道真假,但也没人敢表达自己的怀疑。

这个晚上发生的事情只有尊者亲近的侍从才知道,那一夜,尊者与世长辞,只有年轻的管理者命令将尊者的遗体用盐水抹擦,风干,之后用药物处理了之后封入了灵塔,没人知道这一夜神圣的活佛已然不在这个世上,只被封在行政处中秘不发丧。

尊贵的尊者的呼吸渐渐散去,桑结的耳侧,佛爷的声音仿佛从遥远的地方传来。

那一天,尊者站在行政处上,眺望着远方,对他说桑结,我希望自己可以站在权力你的顶峰,没有蒙古人的威胁。

桑结微微闭上眼睛,再睁开时眼中满是坚定活佛啊,我会替你站上去的。

他既要禅定,又要起舞。

桑结走出尊者的房间,走在行政处的长廊上,行政处依然像往常一样,宏伟壮观,可是在桑结的心中,又有些不一样了,桑结的心中盈满了对未知的探求,没有了尊者,他即将成为雪域国最大的管理者。

他微微叹息着哈,真是……。

他脚上的的包着生牛皮的鞋底踏在冰冷的地面上,发出哒哒哒的声音,一步步,一声声,好似都踏在人的心上,有一种风雨欲来的气势。年轻的管理者站在行政处上,像曾经的尊者一样眺望着远方,看着地下朝拜的人,他第一次升起了对权力渴求的巨大欲望。是啦他说我想要的,就是这样。

他屏退侍从,一个人穿越走廊,向着权力之座走去,一段属于桑结的权力之旅慢慢的拉开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