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你比爱情更绵长

这里推荐阅读《你比爱情更绵长》,提供贺锦瑟丰延年章节目录,情节非常吸引人,人物真实生动,情感细腻,快来看看吧!贺锦瑟人有些虚弱,丰延年却走过来,钳住她的下巴,让她必须看着他!

《你比爱情更绵长》精选:

贺锦瑟,你找我什么事?男人声音带着不耐烦。

救救我。

贺锦瑟气若游丝,她散落着一头黑发,歪倒在地,额头鲜血淋漓,晕染了一小片灰色的地毯。

你又玩什么花样?我说过,无论如何,我都不想见到你,也不想听到你的声音。

贺锦瑟眼前越发模糊,从楼上摔下来,摔的头破血流,数字1是她设置的紧急号码,而那个号码的归属者,是她的丈夫,丰延年。

她只来得及按1就再也动不了,微弱的求救声令男人烦躁。

三岁半的女儿甜甜,惊吓地道:妈妈她流了很多血,爸爸救救妈妈。

你已经学会用女儿骗我了是不是?!

男人低吼一声,挂断电话。

屋外雷雨交加,暴雨洒在落地窗上,化作成片成片的水雾。

肉乎乎的小团子急的直哭,却又没有什么办法,蓦地,贺锦瑟的手机又响了,小团子赶紧按开,一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挤出一些泪来。

大嫂,喂,大嫂?我答应了甜宝下午过去,但是下午有事,所以我

姑姑!救救妈妈

姑姑救妈妈!

贺锦瑟陷入黑暗,彻底没了意识。

再醒来,贺锦瑟有些恍惚,四周皆是洁白,刺鼻的消毒水味儿冲刷着她的神经,额头突突地跳着一般的疼痛。

病房外有交谈争吵的声音。

哥,大嫂不是那样的人,她怎么会为了让你回家,而故意从楼上摔下来?还有你明明已经接到大嫂的电话,为什么不赶紧去救她?哪怕叫个救护车也好!

呵,那样的女人,能为了嫁给我而毁了自己一条腿,又有什么做不出来?

蓦地,病房门被打开,贺锦瑟刚要微微坐起,便与那冷峻精致的男人四目相对。男人眉眼漂亮,身姿挺拔,穿着黑色的衬衫,系着银白的领带,九月末的天气还有些闷热,他的鬓角挂着晶莹的汗珠。

他美好的就像一块黑曜石。

贺锦瑟人有些虚弱,丰延年却走过来,钳住她的下巴,让她必须看着他!

现在见到我,你满意了?你是不是也一早就知道我妹妹丰茉莉答应了甜甜去陪她画画,所以才从楼上摔下来,你算计的够好的,这样不管怎么说,茉莉都会救你,而你都会见到我。

贺锦瑟摇摇头,眼眶发红,丈夫丰延年讨厌她,她知道。

结婚三年,她还是处女,连女儿都是收养的,可见丰延年对她的厌恶。

但是她没有说谎,没有耍任何手段来见他。

她是真的从三楼滚落下来,实在是没有办法,连按120三个数字的力气都没有了,只剩下按个1,才能求救。

我不知道茉莉会来陪甜甜画画。

呵,你不知道?你不知道才有鬼,你不知道,我现在见到的,便是你的尸体!你这样的女人,死了才好。

贺锦瑟听后呼吸一滞,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是自己爱了这么多年男人说的话?

是,丰延年婚后根本没回几次家,若不是那场车祸中,贺锦瑟不顾生命的救下了丰延年,她也成不了丰太太。

当然,代价是惨痛的,她的右腿受了伤,俨然和残废没区别。

今日也是因为甜甜在一楼喊自己,自己右腿突然一软,才跌下楼梯。

贺锦瑟的泪水在眼眶打转,这就是不爱了之后的狠毒吗?

大哥,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

丰延年瞥了眼丰茉莉,不怒自威,别插嘴,自己被利用了,还帮她说话,你也是蠢。

丰延年松开贺锦瑟的下巴,对丰茉莉道:下次别给我打电话,除非是贺锦瑟摔死了,你打电话让我直接出席她的葬礼。

大哥!

丰延年头也不回地走掉。

贺锦瑟听到这一句话,眼泪再也抑制不住地流下来。

她激动地拍着床,手背上的输液针都回了血。

额头的痛却不如她的心痛。

丰延年!

丰延年你给我回来,我没有说谎,我没有说谎!我没有骗你

她可以忍受丰延年的冷漠,也可以忍受丰延年的不归家,但是这次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她怎么会这样做!

因为太过激动,贺锦瑟刚刚缝合好的头部伤口又裂了开来,丰茉莉赶紧叫了一声,大嫂,你冷静一点,别冲动,你伤口都裂开了!

而丰延年,在出了病房后,听到贺锦瑟以及丰茉莉的叫喊,顿了一下。

如果仔细看,他那黑亮的眸子里带了水光,俊美精致的脸也染了困苦之色,双拳紧握,本就浅淡的唇色,被抿的发白。

他深吸一口气,仰头微闭双眸,主治医生纷纷跑来,他才睁开双眼,头也不回地走出医院。

赶来的主治医生为贺锦瑟重新缝合了伤口,并且让贺锦瑟千万不要再激动。

丰茉莉在一旁一直安抚。

贺锦瑟泪流满面,脸色苍白,连嘴唇也因为失血过多,而发白爆皮。

茉莉我真的不知道你会提前来,我这么说,你相信吗?

丰茉莉点点头,我信,我相信你大嫂,而且我是临时才决定今天上午来陪甜甜的,之前定的是下午!这些我和我哥说了,他却怎么都不信。

贺锦瑟深吸一口气,讨厌一个人,怕是她说什么,都不会信吧。

而骨科的大夫,却在这时候进了门来。

家属出来一下。

丰茉莉要去,贺锦瑟却一把抓住丰茉莉,有什么,就和我说吧,我不会再给医生添麻烦,刚才确实是我失了冷静

大夫抿了抿嘴,您的右腿,最近有什么不适吗?

右腿最近是有些酸胀疼痛,不过我的右腿受了伤,有时候照顾宝宝累一点,就会痛。

丰太太,我们怀疑你患了骨癌。

轰的一下。

贺锦瑟就觉得眼前发黑,她一瞬间自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耳朵也嗡嗡作响,一旁的丰茉莉立即道:我大嫂怎么可能是骨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