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锦瑟丰延年免费阅读章节

这里给大家带来贺锦瑟丰延年免费阅读章节,一生小说提供《你比爱情更绵长》小说阅读,文章精彩绝伦,扣人心弦,一起来看看吧。是第三者又怎么样?!王爱枝的脸变得狰狞起来,感情中不被爱的那个,才是第三者!

《你比爱情更绵长》精选:

贺锦瑟忙拉着甜甜去到她的儿童房里,她不想让孩子听到这些言语。

王爱枝梳着精致的发髻,戴了一朵花,纵使现在年过半百,却依然风韵犹存。她冷笑着道:连一个孩子,他都不给你,真不知道你图什么。

是啊,她有时候会问自己,图什么呢?

不过图个爱情罢了。

依恋、爱情,是多么让人沉醉的东西。

贺锦瑟深吸一口气,陆楠是第三者。

是第三者又怎么样?!王爱枝的脸变得狰狞起来,感情中不被爱的那个,才是第三者!

贺锦瑟不再说话,她所有的反驳变得没有意义。

她只是低着头。

王爱枝自己去了客房,贺锦瑟则跑进主卧,关上门,泪水夺眶而出。

但是随即,她听到了孩子的哭声,贺锦瑟一愣,赶紧抹了眼泪开了门,甜甜趴在一楼客厅的台阶下面,小胳膊小腿都摔破了,贺锦瑟下楼,也顾不上右腿的酸胀疼痛。

甜甜、甜甜!怎么了?

妈妈呜呜她推我。

甜甜指着王爱枝,贺锦瑟立即抬头,妈!

王爱枝吞了口唾沫,随即摸了下自己的鬓角,抱着臂道:这孩子一点规矩都没有,什么她啊?我是她奶奶,连人都不会叫,瞧你把她教成什么样子!

那您也不能推她呀。

什么就我推她,小孩子撒谎说的话你也信,倒是你这个当妈的,不看着孩子,你跑房间干什么去?

贺锦瑟赶紧看甜甜的小胳膊,一番查看之后,发现甜甜没伤到骨头,才松了口气。

她知道,甜甜从未说过谎话,平日里甜甜就算做了错事,也早早承认,根本不会撒谎。

王爱枝深吸一口气,还喋喋不休,哦,我知道了,你不教她叫我,是因为孩子是你收养的,她根本不是我的亲孙女,所以你才不教,可是丰延年连碰你都不碰,你上哪生孩子去?

甜甜红着眼圈,拽了拽贺锦瑟的手,妈妈

贺锦瑟赶紧捂住甜甜的耳朵,妈,您怎么能这么说,怎么能当着孩子的面说这样的话!

之前她多少次想带甜甜去见王爱枝,王爱枝避而不见,以至于王爱枝就当她是透明人一般,结婚三年,也见了不到十次。

孩子与她生分,她能怎么办?

我说的是事实。

贺锦瑟抱起甜甜,不想理会王爱枝,要回房间,只是刚走了没两步,右腿突然剧烈疼痛,她一个踉跄,直接把甜甜给摔了出去,摔破下巴流了血,吓坏了贺锦瑟。

深夜,医院内,儿科大夫嘱咐贺锦瑟别给甜甜碰水,只是下巴被刮到而已,没什么大事。

丰延年赶了过来,贺锦瑟见到他,心中有些欣喜。

延年?甜甜她

只是话未说完,一巴掌便落在贺锦瑟的脸上。

丰延年打的她一个踉跄,连周围的护士都是一惊。

孩子你都照顾不好,你还能干什么?!

一旁的王爱枝笑笑,延年,不是小妈针对她,她自己弄摔了孩子,之前还诬陷我,真是笑话。

甜甜被护士抱着睡熟了,而贺锦瑟只是捂着脸,这是丰延年第一次打她。

她眼圈红了,三年来,从冷淡到一周前的恶语相向,再到现在的动手,贺锦瑟开始产生疑问:这个婚姻,真的有继续下去的理由吗?

你竟然打我

你该打,谁让你连女儿都照顾不好,贺锦瑟,你现在唯一的用处都没有了,你还有脸质问我?

王爱枝在一旁看着,勾起嘴角轻笑。

贺锦瑟凑近丰延年,薄唇已经抿的发白。

你恋爱的时候说过的,别说不是我的错,就算真是我的错,你也不会动我一个手指头,怎么,现在都忘了?

我不爱你,又谈何记得?

贺锦瑟点点头,她不再说什么,抱着甜甜离去。

泪水在与丰延年擦肩而过的时候,终是滴落下来。

而丰延年也快速回到车里,那只打贺锦瑟的手还在微微颤抖。

他几乎崩溃的用手去砸方向盘,甚至用那只手扇了自己的耳光,白皙的脸上立即带了红巴掌印儿。

他这才喘着粗气,启动车子,悄悄地跟在贺锦瑟的车子后。他害怕贺锦瑟和小妈再闹什么矛盾。

直到贺锦瑟和小妈的那辆车到达别墅,他才调转车头,向别处开去。

贺锦瑟将孩子抱到自己的房间,手机有了震动,她划开一看,又是陆楠发的微信,应该是晚饭时间,陆楠和丰延年在共进晚餐的照片。

丰延年虽然没有笑意,但也没有回来时见她的眉头紧皱,贺锦瑟伸手去抚摸平面上的他的眉眼,看的入神。

贺锦瑟之所以没删除陆楠莫名加进来的微信,是因为她很想看看丰延年。

她已经很久没看到丰延年如此平淡的模样了。

贺锦瑟当然知道陆楠的目的,无非是逼迫自己离婚。

蓦地,身旁的孩子发出梦呓。

妈妈是奶奶推我,是奶奶

我没有说谎甜甜没有

贺锦瑟凑过去,拍拍甜甜,安抚她亲亲她,妈妈知道。

这次贺锦瑟不小心从楼上跌下来,丰家上下就像找到一个突破口一般,开始全力挤兑她,陆楠也在发力,她不是傻子,她可以想象的到,一定是陆楠和王爱枝两个人有通气,变着法想让她离婚。

宝宝,妈妈知道,你没有说谎,安心睡吧。

她现在后悔收养这个孩子,但不是说她不爱甜甜。父母双亡的她,比任何人都渴求家人,但是再渴求家人,她都不能让甜甜成为王爱枝发泄的工具。

贺锦瑟一夜无眠。

翌日,她一早起来,就给甜甜炖了她喜欢的冰糖雪梨,并打电话给丰茉莉。

她想让丰茉莉来照看一下甜甜,自己则去父母遗留的老宅收拾一下,她想离开这里了。

她要考虑膝关节的治疗问题,也会思考和丰延年的关系。

正这么想着,突然,甜甜一声哭号。

妈妈!好烫好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