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雏小说

给大家带来凌筱沈九旒免费阅读,一生小说免费为您提供《孤雏》凌筱沈九旒章节阅读,喜欢这本小说的亲们一定不要错过哦!我有什么好心痛的。他话锋一转,有些嘲弄道您知道我身份,若林彤云成事,当了这个家,到时候能有我的好?凌筱暗自一惊,他居然知道调查过他的事,看来这个沈九旒不简单。

《孤雏》精选:

十月份的天气虽不是寒冷,也是有了秋意,阿峰顺着看过去只见男人把自己的外套搭在女人身上,两人手牵手,说说笑笑,与普通情侣并无二致。

应该是。

他默不作声,忽然轻笑出来看来感情不错,真好。

阿峰疑惑的偷瞄了一眼,他心下腹诽,人家感情好,您跟着高兴什么劲儿,当然,他没敢说出来。

片刻只听沈九旒喃喃低语道我真是迫不及待想看到那天啊天儿还不算冷,可这话,竟让他一大男人从头发丝儿到尾椎骨生生打了个寒战。

不多时,飘起了些毛毛雨,虽不大,但挺密,阿峰在后边撑起伞,沈九旒还是着了雨意,黑色西装被沾湿,他钻进车里,立马就把沾了湿气的外套换下来,也许是车里太闷,又将平时系得严实的衬衣扣子解开来两颗,才觉顺气。

烟。阿峰将烟递过去,点好火,低声说道您料得没错,她那边儿注意到咱们了。

沈九旒姿态老练的夹着烟,他以前从不抽烟,忙着挣生活费,不敢有这种奢侈的爱好。回本家后才学起,这几年烟瘾是越来越大。他舒缓地吐出烟圈,漫不经心不碍事,王敬中,跟这次,算是送她的一个小礼物,我们没有实打实的搅合进去,她抓不到什么,由得她去,正好还能打消她的疑虑。阿峰点头称是,归根结底,王敬中那事儿不还是她底下人自己不干净,冤有头债有主,他们不过给弱势群体指条活路,推波助澜一把而已。

她车上那玩意儿取了没。不过两句话时间,沈九旒手里的烟就去了一大半,阿峰自然的伸手过去接住快抖落的烟灰,您放心,早弄好了,没人察觉。

他点点头继续说道这次的事你功不可没阿峰难为情地挠挠头,深更半夜的,一个女人没事儿跑荒郊野岭呆老长时间,一看就不正常他嘿嘿一笑还是您厉害,稍微放出点消息,大家捕风捉影的,就这么摆了她一道,她连个影儿都摸不着。。

沈九旒白了他一眼,沉声笑道行了,有你好的。其实若不是凌筱的车载信号深夜长时间出现在荒野处,他也不会起疑心想到这上面去。他也拿不准凌筱是不是已经提前知道招标信息,毕竟他的手还伸不到她那么长。这些都是机密,一有个风吹草动,上面自然会有反应。反正他也够不着这些,不如放出风声,虚晃一枪,大家都别落好,总之他不吃亏就是了。

对了,我看她的人最近有点不安分,想干什么?

那边不仅是盯着您,还有林彤云,应该是想看这次项目的负责人是谁。这次出让虽然沈家决心参与,但落到实处,项目负责人还并没敲定。阿峰疑声道您打算怎么应对。

沈九旒在后坐半晌没说话,隐在黑暗里的面容看不太真切,倒是脖子下露出一片细白的肌肤,在黑黢黢的车里竟有些灼灼的艳色,就在阿峰等得心里焦躁时候,才听见那人似乎浅笑了一声,呢喃道根本不用应对

这次挂牌出让的周期略长,给了各大企业足够的前期准备时间。凌筱这边这段时间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工作,田芸带来消息说沈氏那边已确定是林彤云来负责此次的竞价。

田芸翻开手里的资料,林彤云,毕业于

凌筱眉头一皱,连忙伸手叫停,略过她漂亮的履历,我是跟人打交道,捡重点说。

林彤云在国外呆的时间长,做事风格跟咱们完全不一样,务实派,只专注工作本身,人际关系简单,而这些都是由沈九旒维护,但能力是有目共睹的,独自完成过回迁任务的重建工作,九街,伊世购物中心等的开发。,田芸顿了顿,迟疑道至于爱好,好像也没什么特别爱好,比较沉闷的一个人

凌筱点点头,立时三刻倒想不出从哪里下手,她看了眼日历吩咐道还有不到二十天,多盯着点

是,您还有其他吩咐吗?田芸不说还差点忘了,凌筱掏出自己的车钥匙放桌上,努努嘴道,把你车钥匙给我,这段时间你用我的车。田芸自然明白她的用意。她玩笑道您这车太显眼了些,我可不敢开去接我儿子。凌筱被她逗乐了,笑道这次要是成了,给你弄辆一样显眼的

转眼过了一个多星期,田芸那边一点收获也没有,据她这么多天的观察以来,林彤云每天都两点一线,偶尔去酒吧喝点,也是独自一人,没跟谁有频繁往来,她周围就跟个壁垒一样,一块石头,一点有用的信息都敲不下来。

凌筱听了半晌没说话,就在田芸等得坐立难安时,这才听她淡淡道算了,看来只有手底下见真招了。下去吧这么滴水不漏,想来不是个善茬。她双手撑额,伏在黑沉的大桌上脑子里一遍又一遍的在盘算着,还有没有什么其他办法能先发制人,稳中求胜。就在她感到棘手时,事情出现了转圜。

凌筱做梦都没想到会收到沈九旒的消息,这段时间盯着林彤云,若不是他主动联系,都快忘了这号人了。凌筱按照约定时间到了茶室,她鲜少来这种雅致的地方,与人谈事是咖啡,更多是高档会所,她见惯了那群男人,人皮下恶心令人作呕的一面,万没想到沈九旒是这种调调,不知道是清流,还是装腔作势而已。这仅是他们第三次见面。沈九旒一如既往西装笔挺,扣子系的依然严丝合缝,不过高挺的鼻梁上架了副细边眼睛,到还挺衬他,更显得温润干净。他冷冷看着凌筱自远处走过来,像只柔韧的白芦苇,身形清瘦,面容秀丽,不过不苟言笑的模样却是让人不敢接近。

不知道您喜欢喝什么,我来得早就擅作主张了。沈九旒一边温声说着,一边微笑有礼地替她斟茶,

凌筱虽不懂茶,但茶汤金黄浓艳似琥珀,茶香天然馥郁似兰花,映着月白色的瓷盏,煞是好看,一瞧就知是好货。她眉毛轻佻戏虐道火烧屁股了,沈先生还有闲情雅致在这儿品茗呢

沈九旒吹了口茶汤,他勾了勾唇,眼皮都没抬一下,淡淡道您这话怎么说呢。凌筱轻笑道您今天联系我,不就是个证明吗她说着笑意渐渐敛去,眼底一片冷色咱俩可是对家啊

沈九旒没说话,他低头放下茶盏,细白的手指扶了扶镜框,一时遮住了眼中思绪,凌筱难以分辨,片刻只见他掀起眼帘,清浅一笑凌小姐还真是不绕弯子。若不是他在短信里提到了林彤云,凌筱断然不会坐在这里,大家都是一路人,就懒得再装了,她目如利刃,身子前倾紧紧盯着对面的男人我凭什么相信你。沈九旒对这突如其来逼迫感面不改色,他双手交叠,撑在茶桌上,慢慢逼近凌筱,疑惑道凭什么不相信呢。两人离得极近,凌筱这才发现沈九旒眼睛生得极美,上次远处看只觉得灵动,今天近看,当真是勾人,像掬着两汪春水一般,似笑非笑地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情愫,这样一双含情目无疑是媚人的,有欲望在诉说的,可偏生眼圈上睫毛,密密匝匝跟绒毛似的,一眨一眨,又像小动物一样纯真无辜,纯与欲在一个男人身上竟是一点都不矛盾,反而两者完美共生,这样微妙的融合,让沈九旒平添一种诱人的美感。好看又有野心的男人是危险的。凌筱仰靠在椅子上,并未说话,神情冷淡。

沈九旒知道她在等着他的诚意,他勾了勾唇角,轻声说道您知道我跟家妹关系并不要好,这次她主持大局,我怎么可能无动于衷呢

凌筱一听来了精神,她眼皮轻挑,讥诮道你从中做梗,要是丢了这个项目,可是沈家一大损失,真金白银的,你就不心痛?沈九旒听了眉毛轻挑,不禁轻笑出声这真金白银的,成了又不会直接到我手上,我有什么好心痛的。他话锋一转,有些嘲弄道您知道我身份,若林彤云成事,当了这个家,到时候能有我的好?凌筱暗自一惊,他居然知道调查过他的事,看来这个沈九旒不简单。她眯着眼睛,不动声色,只听沈九旒不疾不徐说着这只是一个油水大的项目而已。丢了就丢了,但我可不能让它给林彤云增加砝码。还有我会给您沈氏的报价,以及置地方案信息他喝了口茶,停下来没有继续说下去,似乎是在给凌筱衡量的时间,良久,他眉眼弯弯,怎么样,凌小姐现在相信我的诚意了吗

凌筱粲然一笑,沈先生严重了,那您希望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沈九旒眼眸低垂,看着杯子里的茶汤淡淡道不急,等您成了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