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一念问道

这里推荐阅读《一念问道》,提供道以念萧元彻章节目录,情节非常吸引人,人物真实生动,情感细腻,快来看看吧!听着有人进门声,便微微转头。细看来明眸皓齿娇肤胜雪,比起这个年纪少女的稚嫩来似乎又多了几分娇俏美艳,一抬眼竟已顾盼生姿,撩人心怀。

《一念问道》精选:

十年前

玄霄派

洛璃阁内

一位年约十五六岁的青衫少女快步踏入房内,房中榻上坐着一位与她年纪相仿身着广袖白衣的少女。

少女绸缎般的长发如瀑布般倾泻而下直至地上,手中拿着一件玉色缎面雪白滚边披风,正细致地绣着极为精致的竹叶暗纹。

听着有人进门声,便微微转头。细看来明眸皓齿娇肤胜雪,比起这个年纪少女的稚嫩来似乎又多了几分娇俏美艳,一抬眼竟已顾盼生姿,撩人心怀。

青衫少女跪坐到她塌下,一副如临大敌,严阵以待的样子道:姑娘再过七日便是年中大考,我刚出去走这一圈就瞧见你还能稳坐房中,这玄霄上上下下恐怕就数你最得清闲,若你此次再渡劫失败,恐怕就要被降为青衣了。

玄霄派弟子众多分为白衣,青衣,灰衣。

其中白衣为三位仙尊座下弟子,位分最高且只有九位。

这其中要么是上神转世,要么是天赋异能,再不济也是王孙贵胄。

修仙并非易事,常人若是没有天资纵使穷极一生恐怕也终究是个凡人,所以玄霄三千弟子中也唯有这九位的天资是能真正历劫化神之人。

青衣多为白衣弟子随从婢女侍卫,修炼同时还负责照顾白衣的饮食起居。

灰衣弟子则占了九成,基本为资质不错愿忘尘修道的凡人,因地位最为低下所有繁重的工作便落到他们头上。

凡人修仙须经历九个阶段分别为:辟谷,光照,灵极,元婴,出窍,混元,寂灭,化神,飞升。随着修为递增,每上一层就越发困难。

灰衣弟子基本还停留在辟谷光照阶段,大抵上就只是凡人而已。

青衣弟子大多已到达灵极,元婴,会施展些许小法术。

而白衣弟子则是另一番境界,九位弟子中天资最高的要数大弟子韩暮白,与三弟子萧元彻。

也唯有韩潇二人,年尚不满二十,就已达至化神。

其余五人皆在寂灭,还有二人尚处于混元。

这坐于榻上的白衣少女便是这处于混元俩人之一的道以念,另一位是小师弟归青云,不过归青云还只是十岁孩童。

故而道以念毫无悬念的成了这九位弟子中的常年垫底王。

这说话间的青衫少女便是她的侍女玥颜。

即使是这样,以念仍像是未听到玥颜所说。自顾自的轻咬断手中丝线,再展开这件缎面玉色披风端详道:玥儿你来得正好,过来看看这披风的颜色与元彻哥哥可相配?

元彻公子乃是天人之资,哪怕是麻布粗衣穿于他身上那自然也是谪仙下凡,姑娘可是想听我这般说?

若说哪天这玄霄九千弟子中无论男女若非选出第一美人儿。恐怕八千九百九十九人都会选她的萧元彻。剩下的一票投道以念,当然一定是萧元彻投的。

俊美而不阴柔,清冽而不冷漠。与大师兄韩慕白的果敢刚毅少年气不同,他眼中总带着几分风流,几分邪气。也正是这天然一段好风华,才能将清澈与魅惑流水无痕的完美融合。

侍女们常言不见元彻君,怎知倾城色?

只要想到与这样美好的人情定三生,她的唇边总是难掩笑意,谁让你夸他了,这下月便是元彻哥哥十九岁的生辰,我也是第一次缝制披风,也不知他会不会喜欢。

即是姑娘是亲手所制,元彻公子哪有不喜欢的,恐怕呀这睡觉都得穿着了。

玥儿你最近可是越发猖狂了!看来我今天必须好好治治你!

以念知道玥颜是最怕痒的,从小为了收拾她这咯吱神功是练得炉火纯青。不一会玥颜便痒得上打滚儿,笑得连连求饶。

好了,姑娘我错了,错了,你快绕过我吧!

以念听她这么说适才停手,玥颜歇了半刻又继续喋喋道:比起准备公子的生辰礼物,你还是先准备一下七日后的大考吧。真不知道你怎么就不着急?

你就别念我了,还有七天就算我日日闭关苦练又有何用呢?还不如随缘自在。说罢小心翼翼地折好了披风,规整的放在塌边。

这人言可畏,姑娘你可知上两次你渡劫失败大家都如何谣传的吗?

嗯?

玥颜磨磨蹭蹭道:他们都说

又特意压低了声音:都说姑娘你是与元彻公子有了夫妻之实,已非云音之身,所以才会一而再的渡劫失败。

以念一听心中突突跳了几跳,脸上霎时泛出微红道:他们当真是这样传的?

嗯呐,姑娘你,你可千万别生气。

以念却是噗嗤一笑,反笑问道:我为何要生气?这样不是很好吗?一来没人会笑话我是天资愚钝,二来我本就与元彻哥哥迟早是要成亲的,我还怕玄霄内太多姑娘喜欢他,现在如此正好打消了我的顾虑。不过我可不能白担着虚名,总该找个机会做实此事才好。

玥颜看着以念这羞涩又得意的表情,担忧道:姑娘你该不会是被气傻了吧?

以念浅笑心想这玄霄乃是修仙之地,灵山万物受这天地精华滋养生长,可这人的秉性却似乎并未与凡尘中人无异,一样的爱搬弄是非,闲话口舌。

这只顾着缝制披风一时竟忘了时辰,此刻她突然想起来到了萧元彻与韩暮白出关的时辰。

便起身匆匆施法,这一转身便来到了凌云关前。只见关门徐徐打开,走出来两位丰神俊逸的翩翩白衣少年郎。

细看来,一位面容俊美,一位眉宇刚毅。

元彻哥哥!一头扎进俊美少年怀里,那少年面如玉冠,眉眼入画,抬手间温柔地将她圈在自己的怀中。

哎哟哟,你这小皮猴眼里就只有你元彻哥哥,我这个大师兄当真是被你施了隐身术。刚毅少年在一旁摇头感叹道。

以念窝在俊美少年怀里,朝他做了个鬼脸:哼!我这是相思之苦真情流露,你这样不懂感情的白斩鸡怎么会明白。

俊美少年轻咳一声,假装一本正经道:念儿,不可对大师兄无理。

白斩鸡这名儿不是你取的吗?以念可没给他面子。

韩慕白故作生气说:好呀你萧元彻!这会儿就开始妇唱夫随了,哎,我还是不要自讨没趣了,你们小两口继续腻歪,我回房了。随后潇洒地挥了挥手,迈步走开三步后便化作云烟消失不见。

韩慕白走后,萧元彻垂头贴在她耳边低声道:念儿,这些天可好?

不好,谁叫你闭关那么久。我都要无聊死了!看来修炼真是比我重要得多。以念推开他,鼓着腮帮子,略有些置气说道。

他凝视着她生气的样子,竟觉得可爱至极,忍不住俯首衔住她的唇,绵长的亲吻后,柔声说道:都是我不好,以后定不叫念儿等我这么久了。

以念一向不敌这美男计,顷刻转怒为笑,转念道:对了,这些日你闭关,我都会梦见一位紫衣男子。

他有些醋意地说道:这才半月不见,念儿都有梦中情人了啊!可有我英俊帅气?

嗯我想想他看起来比你年长个十岁左右,说帅不准确,应该是美!而且是一种邪媚的美!那一身紫衣看起来就很贵,神秘又带着些危险的迷人

看着她一脸花痴,认真夸赞别的男子容貌时,真是醋意顿生。关于紫衣男子的外貌形容还没说完,就被他打断了。

好了好了,我可不想听我的娘子去夸另一个男人,哪怕只是你梦中的人。

娘,娘

不是娘,是娘子。

娘子?

以念抬眼望着比她高出一个多头的萧元彻,少女双眸中的流光像是要溢出来般明亮。

嗯,我已向师尊们禀明我想娶你为妻,师尊们也都答应允了我们的婚事,以后你可跑不掉了。说罢又有些担忧自己是否太过独断,于是轻声问道:念儿,你你可愿意?

说话间没了平日的桀骜不羁,倒是显得有些局促。凝视她的目光流转如星河烂漫,仿佛只要伸手就能摘下这抹光彩,那是少年独有的期待与慌张。

听到这番话,以念又惊又喜,微微一怔,咬咬嘴唇看着他,娇嗔道:倘若我不愿意呢?

那我只有强娶了!随即一把抱起以念,白色的裙角随即灿然飞舞如展翅蝴蝶。

此时四处还有许多刚出关的弟子仆使纷纷看向两人,以念羞得嚷道:你快放我下来!让人看见了笑话!

萧元彻不顾以念的阻扰,倒是更加高声地说道:看见便看见!我想让全玄霄的人都知道,我萧元彻要娶道以念为妻!

那一刻,她的一头青丝被凌云关前的风吹得漫天飞舞,昭示着年少爱恋的轻狂无畏。对视间二人目光胶着缠绵,缱绻非凡。少男少女朗朗笑声回荡在凌云关前,泄露了这红尘情思,令旁人不由得想去窥探这情究竟为何物?

青丝,情思也。

多年后道以念还是会回想起那天的情形,玄霄云顶,凌云关外,那白衣少年曾说要娶她为妻。

你若得道,我便与你做一对神仙眷侣。

你若成魔,我便与你做一对夜叉罗刹。

凡尘不扰,红尘嚣嚣。

与你入红尘,此生不相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