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一瑾元蓝小说

《冲喜医妃太嚣张》小说是一本言情小说,主角是陶一瑾元蓝,这里提供陶一瑾元蓝小说阅读,冲喜医妃太嚣张小说讲述了陶栗没想到会扯上自己,一时有些发懵,嘴唇翕动着就想要解释,可话还未出口,她便看见了父亲眼底的警告。解释的话到底是没能说出口,只能机械地照着父亲的意思,把过错都揽到了自己的身上。

《冲喜医妃太嚣张》精选:

以身相许?

陶一谨皮笑肉不笑的上下打量了一眼元蓝,不答反问:“王爷觉得,我能要您这副孱弱的身子做什么呢?”

这是,嫌弃他孱弱?

元蓝脸色变了变,奈何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见他的王妃转身去把门打开。

门外等着的他母亲立刻走了进来,对他嘘寒问暖,未能说出口的话,便就此中断。

之后,母亲单独将他的王妃带走,不知说了什么。

三日后,出嫁女回门。

回门礼,是王府管家齐默所准备,该有的都有,不该有的一样未见,中规中矩得很。

陶一瑾知道,出嫁女回门最好是由夫君陪着,可那日她与贵妃娘娘达成了交易,自然也就不能要求元蓝陪着。

没错,如今她与元蓝之间便是一场交易,一场她把元蓝从娘胎里带来的病弱治好,便能离开的交易。

马车轱辘动了起来,马车后跟着王府的侍卫,以及管家准备的回门礼。

人人都知道,今日是那嫁给了病弱王爷的陶家庶女回门的日子,听说啊,王爷本来不行了,可陶家庶女一去,竟是又好了。

陶府府门紧闭,好像全府上下都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似的。

当王府马车在陶府门前停下,陶府的门房仅仅只是抬眸看了一眼,便又垂眸看着地,半点没有要迎上去的意思。

陶一瑾撩帘而下,见状毫无意外地挑了挑眉,果然原主在这偌大的陶府是可有可无的存在。

“你们不打开陶府大门,莫不是陶府不欢迎本王妃回来不成?”

陶府门房抬眸不屑地看着陶一瑾,“哪能啊,只是夫人说了,二小姐回门,不得从正门走,只能走偏门,二小姐请吧。”

“啧,本王妃怎么记得这偏门,是被抬为妾的人才走的?”陶一瑾气笑了,怎么说她名义上都是元蓝的正妻,云王府的王妃,陶府主母让她回门从偏门进,这是认真的?

齐默脸色一下子就黑了,“放肆!陶府如此作为,将云王的颜面置于何地!?”

“嗐!谁让本王妃未出阁前是个不得宠的庶女呢?”陶一瑾无奈地摊了摊手,却不待旁人再开口,就又接着道:“本王妃不能折了王爷的颜面,咱们还是打道回府吧?”

这话说的……

陶府门房可不信陶一瑾真有那个胆子,带着王府的人打道回府。

然而,陶一瑾带着人,还真就一副要打道回府的架势!

“慢着!”门房忍不住出声阻拦,夫人可说了,不管用什么法子,一定要让二小姐从偏门进,完不成,他可吃不了兜着走,不能就这么让二小姐离开!

陶一瑾顿住脚步,皮笑肉不笑地回眸,“怎么着啊,你还想按着本王妃的头让本王妃从陶府的偏门进不成?”

“谁敢这般放肆?”突然,一声不悦地怒斥由远处传来,引得众人不禁纷纷循声望去。

只见那王府方向来了一辆马车,马车华贵一看就不是普通人能坐的,而那声怒斥,正是那驾车的马夫说出。

马夫是王府的马夫,齐默不由得瞥了陶一瑾一眼,难道王爷对她上心了?

“王爷,陶府到了。”马车在陶府门前停下,马夫说着掀开了帘子,露出坐在马车里的王爷。

元蓝含笑谁都不看,单单只向着愣在那里的陶一瑾伸出了手,“过来。”

陶一瑾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鬼使神差地就真走了过去,直到元蓝的手握住她的手,她方才回过神来,挑了挑眉。

这人,是故意赶来给她撑腰的?

否则,如何会来得这般巧?

她本以为他不会来的。

元蓝借着陶一瑾的力,施施然下了马车,目光一转,便冰冷地锁住了陶府的门房,“本王倒是想问问陶大人,凭什么让本王明媒正娶的王妃回门从偏门入!”

“不不不,是小的听岔了,小的这就去通禀,这就去!”陶府门房生怕迟了惹出大事儿来,拔腿便往陶府里跑。

不出半刻钟的时间,陶府上下舔着脸悉数站在了陶府门前,对着下了马车站在陶一瑾身边的元蓝赔罪:“王爷恕罪!王爷府里请!”

陶府众人的狗腿样,叫陶一瑾很是没眼看,索性便垂眸看元蓝的衣摆,他衣摆上的纹样可真好看。

“不必了,本王可没有从偏门走的习惯。”元蓝毫不犹豫地拒绝,眼中满是不善。

温如兰心中暗自叫苦,她本以为这元蓝身子弱,即便是捡回了一条命,也不会眼巴巴地陪着陶一瑾这个小贱人回门,这才听了女儿的话,下令让门房在陶一瑾回来时让她从偏门进。

结果呢,人不仅来了,眼下这架势还像是要替陶一瑾这个小贱人讨一个公道的样子,她该如何是好?

“王爷,这都是下面的人听岔了,下官绝无此意。”陶尚书抬手抹了把额上冒出来的冷汗,“来人啊,把这两个不带耳朵的门房带下去,杖毙!”

陶府护卫闻弦知雅意,两两按住了两个门房的同时,堵住他们的嘴,不让他们有求饶的机会,便干脆利落地拖了下去。

陶慎小心翼翼地看着元蓝,“王爷,微臣已处置了这两个不长耳的门房,不知?”

“不长耳?本王看他们耳朵长得好着呢,陶府若无主子发话,他们如何有那个胆子,听岔了?”元蓝脸色冷了冷,这陶慎,莫不是拿他当傻子不成!?

陶慎知道,他要是不交出一个陶府的主子,元蓝是不会善罢甘休的,眼珠子一转,便落在了自己的三女儿身上,“王爷息怒,都是下官治家不严,方才叫这三闺女因嫉妒,做出了这等让门房拦下王妃的蠢事。”

陶栗没想到会扯上自己,一时有些发懵,嘴唇翕动着就想要解释,可话还未出口,她便看见了父亲眼底的警告。

解释的话到底是没能说出口,只能机械地照着父亲的意思,把过错都揽到了自己的身上——

“二姐姐,是栗儿嫉妒,你我同为陶府庶女,凭什么你能嫁给王爷成为王爷正妻,而我却只能给别人做妾,一时糊涂才做出了这等蠢事。”

“还望二姐姐大人大量,原谅栗儿这一次!”

“不是你做的,就别犯傻把错揽到自己的身上。”陶一瑾强行忍住了翻白眼的冲动,她这父亲的甩锅能力还真强呢,不舍得折了这陶府更有地位的人,就推出一个无关紧要的庶女来背锅。

同样是他的女儿,嫡出与庶出的待遇简直天差地别。

这就是渣爹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