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问道在线阅读

一生小说为大家提供小说道以念萧元彻免费章节,带来《一念问道》章节阅读,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一起来看吧!来到正厢看到韩慕白,那像是她从未见过的大师兄。只见他眉头紧锁,嘴唇紧绷,脸色煞白,目光沉沉。没有了平日里的从容淡定,反倒是一脸的不安,焦虑,担忧,慌张一副天要塌下来的表情。从他表情上看,他也已知师尊召自己的意图。

《一念问道》精选:

再醒来,是被玥颜慌乱的声音吵醒的。

姑娘,姑娘你快醒醒!以念睡眼稀松的抬眼看到玥颜脸上神色慌张,便问道:何事如此惊慌?

玥颜急急道:慕白公子来传话说三位师尊要见你,他看上去脸色很难看,像是出了什么大事,让我赶紧叫你起来,他在正厢等你。

心中一颤,困意立消。

当知道自己身份那刻起,便知道会有这天,只是没想到,这一天这么快就到了。

不知怎的,昨夜还怕到极致,现在反倒是不怕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以念迅速起身,施了个法便穿戴整齐。

来到正厢看到韩慕白,那像是她从未见过的大师兄。只见他眉头紧锁,嘴唇紧绷,脸色煞白,目光沉沉。没有了平日里的从容淡定,反倒是一脸的不安,焦虑,担忧,慌张一副天要塌下来的表情。从他表情上看,他也已知师尊召自己的意图。

大师兄,我们走吧。

以念!韩慕白突然拉住她,似想说些什么,却还是没有开口,一片沉默。

以念回头望向他,带着安慰的眼神,微微一笑道:大师兄你可还记得?我小时候总被元彻哥哥捉弄哭,你便牵着我的手,带我去教训他。后来我们渐渐长大,我与元彻哥哥互生情意,你怕他吃醋,便再也没有牵过我的手了。说着,以念像小时候般拉着他的手,大师兄的手一如这般温暖,被你牵着,以念就不怕了。

被她牵着的韩慕白垂头,不敢看她,眼睛里似有什么晶莹的光洙流动,握紧以念的手,愣了半晌,道:以念,我定护你周全!

踏出洛璃阁大门时,以念回首看了看。

看了一眼儿时与元彻哥哥一起种下的合欢树,每年盛夏两人总在树下乘凉对饮,看来今年是看不到它开花了。

只这一瞬,闪过千丝万缕记忆碎片,别了。

须弥殿门咯吱一下打开

三位师尊和白衣弟子均是严守以待,唯独少了萧元彻。

望向她的眼神里有担忧,有得意,有幸灾乐祸,有吃瓜看戏。

从在座众人各异神色上来看,今日定是精彩的一天。

坐在最上方中间的是钟寰,左边是钟祁,右边是钟道。均是神色凌厉叫在场人心头都不由一震。

弟子拜见三位师尊。以念踱步殿中,心下一沉,却还是一如往常平静行礼。

以念,今日召你前来,是因有人说你是魔尊冥曜之女,这般言论我与二位师尊自然是不信的,但为了打消众人之虑,还是把你叫来一证身份。第一个开口的是三师尊钟道。

自从那日送回被封印的赤炎兽后,以念就觉得他的神色就颇为怪异,今日倒是一副慈师语气,但话中带刺。

语落,便有两个青衣弟子小心翼翼地将验生石搬入殿内,放在正中央。

韩慕白见状立刻道:师尊容禀,以念六岁便随钟寰师尊进了玄霄,那时验生石就显出以念是天尊座下童子转世历练,仙缘颇深,又怎么会魔尊之女?想必定是有小人从中挑拨,若是师尊听信小人之言,此时再验身份恐伤了师徒情份生了嫌隙。

顾昭容匆忙上前插嘴道:大师兄此言差矣!所谓真金不怕火炼,既然小师妹并非魔尊之女,那当众以证清白,又有何不可?小师妹请吧!说着,用力拉起以念的手,正要划破她的手掌。

就不必劳烦四师姐了!以念一把甩开她,既然结局已经注定,何苦再看一次验生石,见着爹爹临终的脸再哭一次,再丰富一下在场看戏之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死也要死得干脆体面!

她抬头,面对着三位师尊露出一个不易察觉的笑,不卑不亢的说道:十年前师尊带我来玄霄之时,我确实没有了儿时记忆,但就在昨日我已经全记起来了,我确实为魔尊冥曜之女。

一石激起千层浪得议论声。

随后只听见钟道的一声:孽障!看到一束法力凝聚的强光,向她袭来,不及闪躲就伴着剧痛跪倒在地,一口鲜血涌出咽喉。

以念!韩慕白迅速挡在以念身前,跪下恳求道:还请三位师尊网开一面,以念她从小就来了玄霄,一心修炼,绝无半点魔性!弟子愿以性命担保,小师妹和魔界绝无牵连!求师尊饶小师妹一命,日后我定对她严加管教!

小师弟归青云也哭着扑到以念面前说:师尊,师姐她不是坏人!您放过师姐吧!

玉北辰在一旁见状说:师尊切不可心软!师尊于她有杀父之仇,魔族余孽此时不除,放虎归山,终为大患啊!

顾昭容又接着说:魔界定是故意将她安插在我玄霄内,他日魔界来犯必会里应外合!师尊不得不防啊!

二师尊钟祁大声怒斥道:大胆孽障!魔界派你混进我玄霄到底有何目的?

我说过了,我也是昨天才知道自己身份,也从未做出过背叛师门之事,三位师尊若是不信,我也无话可说。以念强忍着痛楚,缓缓站起来,拼命控制自己颤抖的声音说道。

此时掌门钟寰终于开口,沉肃有力,冷厉道:玄霄与魔界数百年来水火不容,十一年前你父亲冥曜杀我玄霄弟子三千人,我师弟钟离也死于他手。你是我带入玄霄的,也是我看着长大的,我知你与魔界确无勾结,但自古父债子偿,若是放了你,又将如何向玄霄死在你父亲手下的三千亡魂交代?向玄霄九千弟子交代?你既已认了身份,就该有赴死的觉悟,你我师徒一场,便留你一丝魂魄拘禁于陨忘崖上思过,一百年后再入六道轮回再世为人,你服是不服?

以念冷哼一声,缓缓道:我今日方知何谓道貌岸然,当日三尊明知赤炎兽封印已破,却还是让我们前去收伏,若不是我为魔尊血脉,我与众师兄弟早已沦为赤炎兽腹中吃食,现在又要为了玄霄众弟子杀我这个魔族余孽,真是可笑啊。

钟道厉声呵斥道:孽障!我师兄仁慈,顾念与你师徒情分,从轻发落给你一个痛快了结,留你一丝魂魄再入六道轮回,你确不知好歹,竟出言不逊!意在挑起玄霄内弟子与师尊间猜疑,果真是魔性难除!师兄我看只有押上那陨魔台,经业火灼烧才能让她魂飞魄散,杜绝后患!

此言一出满堂震惊!

陨魔台的红莲业火是专为除魔而设,哪怕再是法力高强的上神金仙也挨不过,业火一起,不烧至灰烬不罢休,不同于普通火焰,业火烧得不只是皮肉身躯,还有元神魂魄,一旦烧尽便是魂飞魄散,灰飞烟灭。

韩慕白脸色霎时铁青,跪在前磕头求道:三位师尊在上,以念年纪尚小,只要好生教化,一定能重回正道!还请师尊收回成命!

除了玉北辰和顾昭容一脸得意外,其余弟子皆扑通一声跪倒在须弥殿内,齐声道:请师尊收回成命!

你们这是都疯了吗!竟为了魔族余孽求情?钟祁怒道。

钟寰眼中一道雷电般的厉色,起身道:道以念为魔族余孽,混入我派意图不诡,现将其押于陨魔台,于三日后处决!我意已决,谁在为其求情,一同论罪!字字铿锵有力,不容他人置喙。

几名青衣弟子得令欲押下以念,韩慕白倏然立起,怒视周遭,猙目欲裂,出剑大声呵道:谁敢动她!青衣弟子均吓得不敢上前。

韩慕白你是要造反吗?钟道已是怒不可遏,气得胡须都在抖。

师尊,我愿用自己的命换取以念一命!若师尊还是不能放过她,我就陪她一起死!韩慕白执剑挡在以念身前,又低声对她说:以念别怕,大不了你我今日一起死在这须弥殿上,元彻还能来为我俩收尸,也不枉你叫了我十年大师兄。

以念眼中一酸,握住他执剑的手,微微摇头示意他放下:大师兄,师尊要杀我,你是阻止不了的。元彻哥哥不知身在何处,你若因我被囚禁,就没人带他来见我最后一面了。

韩慕白缓缓放下剑,煞白的脸上如冰坚冷渐渐化作秋日静水般的哀戚。

玉北辰一脸八卦低声问顾昭容:道以念不是和萧元彻吗?这会儿萧元彻去哪了?这韩慕白又是什么情况?今日场面真是有趣得很,难得一见啊。

顾昭容讥笑答:她一向是这样水性杨花勾三搭四管了的,这大师兄恐怕也是被她勾了魂儿去。

以念冷然以对:不用你们动手,我自己走就是。冰冷的声音在大殿回响,转身向后山陨魔台的方向踉跄着走去。

此时天色已暗,以念看着玄霄重重殿宇楼阁在暮云晚霞的暗色余晖下,逐渐演变成深邃而单薄的数叠剪影。勾栏曲折的山道蜿蜒,仿佛永远也走不到头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