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以念萧元彻免费阅读章节

这里给大家带来道以念萧元彻免费阅读章节,一生小说提供《一念问道》小说阅读,文章精彩绝伦,扣人心弦,一起来看看吧。在初结魄时,她身子轻飘飘的没有着落,视力也不如从前,看东西总是不大真切,这无极宫内尸香魔兰开得舒卷茂密,疏斜的花枝横逸旁出,落在青砖地上烙下一地层叠蜿蜒曲折的影子,远处重重花影无尽无遮,一个眼错,觉着是那梦中少年朝她走来,轻唤一声无人应,心又沉下来。

《一念问道》精选:

十年很短,不过佛祖拨动手上念珠滑落一瞬。

近四千个夜晚,她总能梦见他,有时是幼年在玄霄初见,有时是凌云关前他说要娶她为妻,有时是两人在榻上耳鬓厮磨缠绵悱恻,更多时候是在业火中见到那张熟悉的脸然后心口痛醒。

每每醒来,泪潸于衫,亦是感叹,相思入骨原是这般滋味。

在初结魄时,她身子轻飘飘的没有着落,视力也不如从前,看东西总是不大真切,这无极宫内尸香魔兰开得舒卷茂密,疏斜的花枝横逸旁出,落在青砖地上烙下一地层叠蜿蜒曲折的影子,远处重重花影无尽无遮,一个眼错,觉着是那梦中少年朝她走来,轻唤一声无人应,心又沉下来。庆幸道,还好不是你,如若真是你,又当以何贺你?以剑刃,或以眼泪…

在这无极宫里不见日月星辰,没有黑夜白昼。光阴开始变得很漫长,长得像是望不到头,穿流着苦痛走向那无望的尽头。以念开始怀念那高悬于空似不谙世间悲苦的明月,它只一味的明亮濯濯,便能照进她的悲伤,将它掩藏。

修炼很苦,却及不上心头苦之万一,重塑人身很痛,却痛不过那日红莲业火中见你之痛。

而后的日子里,活着只剩下两件事,修炼和画你。

未修成人身时,便用青烟代笔,画出少年影,只是清风一吹就散了。修成人身后,得空便执笔在纸上够勒那少年模样。

每日画,每日焚,日日年年皆如此。

起初玥颜会问:姑娘总是画好了又烧掉,又何苦还要画下去?

她不答。

而后玥颜也不再问,终于了然。

若她不画就挨不过这岁月,若她不焚又毁不了这相思。

无奈纸短情长,爱恨难舍。

爱不得,恨不得,又俩俩相忘不得。

我总画你,只因岁月太长,怕会忘记你。

若真忘记你,我就只好画回忆。

最终画尽万张纸,方才挨过这十年。

在以念只一挥衣袖,便能掀起血凄海滔天巨浪时,冥渊那双长得极美的桃花眼里透出难得的欣慰神色,对她道:你的法力已大有进益,今日起你可自由出入这无极宫。从今以后你冥以念,便是我魔尊冥渊唯一的弟子,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魔君。

她明白,冥渊所言的自由出入,实则代表从此以后她就真正成为冥渊的杀人工具,帮他对付玄霄,攻占异族,控制凡间,成为世人眼中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

她面无表情道:以念十年前就已经死在玄霄陨魔台上了,这个名字是我爹所取,我不愿让这个名字沾上鲜血。

近几年她都不再流泪,原来眼泪是会流干的。以念,早已是无以为念。

冥渊听后似有不满,但还是随了她去,戏谑道:也罢,换个名字也好。不如叫……..

冥惘。她冷冷道。

萧元彻,愿你一切如旧,你亦了然无惘。

再此后,她总穿一袭黑袍,头戴黑色斗笠,掩身术一施,再没人见过她的真容,不知年岁,不辨男女,只知魔尊座下多了一个弟子魔君冥惘。

不出一年冥惘这个名字就因带领魔族攻打巫族,蛮族,收伏十二巫祖,蛮族十六部落,大杀四方而响彻三界。一时间在九州大陆上掀起一阵腥风血雨,生灵涂炭。

很快冥惘这个名字,就成了玄霄弟子口中人人得而诛之大魔头,魔界中人口中万民拥戴的大英雄。冥渊有了这位好徒弟好帮手后,魔界的势头更为凶猛,大有攻占九州控制凡界的意思。

正如她自己所说,玄霄的道以念是真的死了,死在陨魔台的红莲业火,埋在看到天阙镜中人的瞬间。

而冥惘是真正诞生了,诞生在她杀死第一个人时,成长在鲜血浇筑灌溉之下,带着所有恨意归来。

玄霄派法旨,一向以拯救苍生除魔卫道为己任,自是不能由着魔界如此猖獗,势要与其斗到底的架势,眼看玄霄与魔界之战就迫在眉睫。

这边先缓缓,再来说说凡界。

魔界这边有魔君冥惘,炙手可热,一战成名。凡界却也热闹得很。

十年时间于修仙之人不过沧海一粟,一个入定,弹指无痕。

但在凡间十年确实足够翻天覆地一番。

这不就有一个人在这十年间,成立了令各派风丧胆的焚影阁,将整个江湖重新洗牌,江湖上传言一载威震武林,三载称霸武林,而今十载只道他就是武林。

没人只道焚影阁到底有多少死士,多少钱财,也没人知道焚影阁的主人武功有多高。或许也没人想知道,毕竟知道的都已死在他的手下了。

焚影阁势头正劲,像是要联合武林与皇族形成分庭抗礼之势。皇族怕危机自身又怎么会坐视不理呢?自然是理了…..于是这九州大帝当今圣上便请他做了仙师。

这样传奇的人还能是谁?当然就是魔君许久不见,亦不提的薄情郎元彻哥哥。

人家习武,他修仙,轻而易举一统江湖显得有些不地道,诺,下一步就是玄霄了。

玄霄派近日也是腹背受敌,前有魔界进犯凌云之地,后有焚影阁扰乱频繁滋事。

这日,韩慕白照常巡视玄霄各殿,忽得见一个黑影快如闪电一晃而过,似是向着藏宝阁方向去了。

韩慕白立即追上前去,只见藏宝阁门前守卫弟子全都倒地不省人事,好在都只是晕了过去,来人并未伤其性命。

走进阁内已是翻得凌乱不已,这黑衣人应该还在阁内,韩慕白心下想着,执剑轻步向前。

推内殿门而进恰好撞见此人拿着御魂鼎正要离去,这人一身玄衣暗龙图腾,看打扮应该是魔界中人,韩慕白眸色一动,一个疾行紧随那黑衣人身后欲将其拦下。

韩慕白凌厉呵道:大胆狂徒!竟敢来我玄霄盗取御魂鼎!

不想黑衣人忽得转身,灵巧侧身避开攻击,然后身姿轻盈如燕向后一仰,与他拉开距离。韩慕白纵身一跃而起,一柄诛天战刃泛着金色光华在他手中使得出神入化,步步紧逼那黑衣人。

这十年来韩慕白早已化神得道,法力修为亦是不可同日而语,但这黑衣人手无兵器,却是只防不攻,却不落半点下风,若是全力已对恐自己并不是其对手。翻手一个仙障欲将其笼罩在内,黑衣人见状一扬手,手心一团紫光迎风而起,似是一团冥烧摇曳的妖火,然后翻手一放仙障立刻灼烧开来。韩慕白见他一身紫光,便知这是冥渊弟子魔君冥惘,难怪身手了得。

黑衣人手中执出那团紫火,仅距毫厘便能烧至他身上,却立刻急急收手。韩慕白见状执剑往前一挥,诛天战刃便稳稳当当架在了黑衣人的脖颈上,那黑衣人也是不慌不忙,不躲不闪,只是摘下蒙面,化作本身,道了句:大师兄,功力大增啊!

韩慕白见到黑衣人真身后,愣在原地半晌,睁大双眼定定的看了半晌才道:

以念?待确认这真是以念本人,立刻收回诛天战刃,继而紧紧地抱住以念欢喜道:以念,真的是你!你没死!你真的没死,太好了,太好了!

以念亦是欢喜道:大师兄,好久不见,以念好想念你啊!

师兄方才没有伤到你吧!韩慕白扶着她肩膀关切地打量了一番,以念这十年来并未有任何变化,还是如十几岁少女时的样子,只是眼神不在稚嫩,多了些悲戚冷峻。

太久太久没有看到韩慕白这清亮的眸子,如哥哥般关切宠溺的眼神,以念眼中一酸落下泪来,垂泪着摇摇头。

可是我明明看着你在陨魔台上……怎么现在还能好端端的站在这里,这些年你去哪了?

师兄,是魔尊冥渊救的我,这十年我都在魔界之中。

韩慕白见以念不仅好端端的站在面前,而且法力大增,一脸欣慰道:如今以念的法力已是今非昔比,连师兄都不是你的对手了,没想到威震三界的魔君竟然是我小师妹。对了!元彻见到你了吧?他一定也是高兴死了!你们终于可以团聚了!

以念听到元彻二字,顿了顿,沉思须臾道:我还没有见过他……对了大师兄,此次我冒昧来犯是想带走赤炎兽,它本为我魔界神兽,还望大师兄能让我带走它。

韩慕白缓缓道:以念,赤炎兽十年前把所有灵力给了元彻,元神已灭。

听到元彻二字时,以念微微屏息,心口一紧。打开御魂鼎里面空无一物,不由得有些悲伤,不过十年已是物是人非。原来炎炎它已经……以念心中沉沉,涩然道:大师兄既然炎炎已经不在了,这御魂鼎归还于你。

韩慕白接过御魂鼎,温言道:以念,当年你出事后,元彻他……话尚未讲完,就听到殿外警钟长鸣,不好!定是师尊们知道有外人闯入了,以念你快走!

那大师兄你多保重!以念不舍道,后一个纵身化作一团紫光,消失在夜色中。

韩慕白刚出藏宝阁就遇钟道闻声而来。

他见韩慕白持剑而出,神情却不对,全然没有愤怒却是慌张中带着一丝欣喜。

钟道暗自留心韩慕白的神色道:慕白,可有看清来人是谁?

回禀师尊,闯入藏宝阁的人自称是魔君冥惘,弟子不是他的对手,所以让他逃跑了。好在发现及时,藏宝阁内并未有宝器古籍丢失。

韩慕白并不擅长撒谎,故而一直垂目并不敢与钟道有目光交汇。

钟道目光如炬,一番逡巡,韩慕白身上确实有打斗过的痕迹,但却毫发无损,沉声开口道:魔君冥惘?你可有看清他的目面?

韩慕白思付些许道:他蒙着面看不清面目,但看身形与我相似,听声音应是年轻男子。

钟道看出韩慕白今日似乎有事掩藏,继而询问道:魔界之人善于伪装,你见到的也不一定就是他本来面貌。不过他既修为在你之上,为何却对你手下留情?

我想他应是听到警钟长鸣后无意与我缠斗,故而仓促逃离。

钟道沉默片刻后道:好了,你也累了下去休息吧。

是师尊!弟子告退!

韩慕白转身后胸口依旧隆隆作响,只感觉背后有一缕深谙的目光一直看着自己离去的背影,如钢刀一般,刮得他背脊发凉。

像是晦暗阴沉将要入夜的天空,墨色的云如烟雾即将席卷而来。

魔界

无极宫内

以念此次玄霄盗取赤炎兽失利一事,冥渊听后倒也并不气恼,他挑了挑眉,唇角携一丝玩味的笑意,道:这么说赤魂之力都已在萧元彻的身上,难怪他修为大增。看来我们也是时候去会一会你的薄情郎了。

以念问道:尊上可是想进攻焚影阁?

不,现下除掉玄霄那三个老头子才是当务之急,我想由你去接近萧元彻,一来找寻机会他的内丹,夺走赤魂之力,二来可伺机控制焚影为我所用。说完又瞥了一眼以念,见她怅然不语,又道:看你的神色似乎不太愿意啊?

听到冥渊的计划,以念心底勃然一惊,这一天终于还是逃不过,虽然这些年她朝思暮想,无时无刻想见到他,可真要见到他,又该如何面对?

不是尊上,只是萧元彻早已与我决裂,想必我是很难接近他的。她说的倒是切实,但冥渊似乎并没有担心过这点。

只见冥渊眉间阴戾之色顿显:这一点你就不用担心了,他并不知你已经知道是他出卖了你,所以只要你继续装作不知情,你就还是他的念儿妹妹。毕竟我想他是不会拒绝美人的,何况这个美人还是我魔界的魔君。

冥渊面露猖狂笑意,倒是甚为满意自己的这个计划,以念却低头思索不已,纷杂凌乱。

十年了,原以为这十年光阴长得像是望不到头,可真真到了这刻,却觉得这些年的悲戚苦痛竟然就这样在隐忍煎熬中倏忽而过了。

当自己想要伸手去挽时,那一抹抹的,从指缝悠悠划滑走的时候,连手指的缝隙间都带着苦涩的刺痛,叫人不敢再伸手,也不愿再回头。

当真要再与他重逢了。

横纹织就沈郎诗。中心一句无人会。不言愁恨,不言憔悴,只恁寄相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