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筱筱慕容沉小说

《总裁强势宠帝少宠妻太深度》小说已经完结了,想知道小说结局如何,那就往下看吧。快递小哥也是个实在人,塞了花就伸出单子来。苏筱筱从玫瑰花后面伸出手来签字,隐约露出来的耳朵和玫瑰一样红的滴血,小手快速的签了字,那边小哥笑的阳光道感谢您的签收!随后便是一阵风一样的离开了,留下满走廊的人窃窃私语。

《总裁强势宠帝少宠妻太深度》精选:

一边的小菲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顿时觉得脸上有光,急忙点头道:“对对对,她就是。”

苏筱筱不得不抬头,紧接着就被玫瑰花塞了个满怀,她个头原本就不高,这下子真真是被花挡的严严实实的了。

“请您签收!”快递小哥也是个实在人,塞了花就伸出单子来。

苏筱筱从玫瑰花后面伸出手来签字,隐约露出来的耳朵和玫瑰一样红的滴血,小手快速的签了字,那边小哥笑的阳光道:“感谢您的签收!”

随后便是一阵风一样的离开了,留下满走廊的人窃窃私语。

“哇,筱筱,这是谁送的啊,好酷!”小菲被惊艳的合不拢嘴,这么多玫瑰花,还真是大手笔啊。

她也想知道是谁送的啊……

苏筱筱欲哭无泪,想要和沈南辰解释一下,好不容易从玫瑰花中抬起头来,却看到有人在和他说话,她心中低落几分,想到自己抱着这么大一束玫瑰花出了大风头,赶忙和小菲一块回到了宿舍。

在接下来的几天当中,每每这个时间都会有人定时准点的出现在这里送花,一次又一次,苏筱筱从开始的震惊和躲闪到后来哭着小脸的收下,一时之间竟然成了学校的名人。

慕家,别墅。

慕容沉刚刚从公司回来,手边的电话便响了起来。

他低首看了一下来电显示,眼底的冷意一点点蔓延开来,但是却依旧摁下了接听键:“连馨,有什么事情吗?”

电话那头传来一道甜美的声音,柔软似水的道:“沉哥哥,我刚刚下了飞机,提前回来熟悉一下国内的环境,刚好家里的司机有事情,你能来接我一下吗?”

一贯软糯的撒娇。

慕容沉下意识的蹙起眉心,但是眸光瞟向不远处半山腰的别墅,耳边似是响起上午母亲打电话来的目的,终究还是答应了下来,“好,我很快就过去。”

慕容沉远远的就见到星巴克里临窗而坐着的女人,不自觉的拧了眉。

这么多年不见,说回来就回来了,如果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他还真不相信这个女人是为了别的什么回来。

连家的势力一直是A市不容小觑的一股力量,慕家过去也一直和连家私交甚好,家里的长辈也经常撮合他们在一起,但是慕容沉向来便桀骜一些,不喜欢别人安排自己的生活,虽然连馨毫不掩饰对他的爱慕,但是慕容沉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回应。

前一阵子连家出现了一点乱子,这个时候连馨回来,只怕也不止是为了帮家里这么简单吧?

慕容沉好整以暇的走了过去,刚刚进咖啡店便引来了无数女人都目光,几近一米九的身高加上黄金比例的身材,俊美的容颜和清贵的气质,瞬间就引爆了无数女人的心。

连馨只带了一个简单的小箱子,限量款的LV标志昭示着她的身家,同样也是一个牌子的手拿包随手放在身边,一身浅紫色的长裙设计简洁大方,柔美的线条将她温润如江南女子的婉约动人勾勒得淋漓尽致,她端着一杯咖啡,轻抿一口,举手投足之间尽显大家闺秀该有的优雅气质。

见到慕容沉迎着所有人的目光向她走来,她心中的满足感瞬间塞满,抬头,莞尔一笑的弧度恰到好处,任谁看也是佳偶天成的一对如画璧人模样。

“沉哥哥,你来了?”连馨看向慕容沉的眼神温柔如水,雀跃又害羞的模样俨然热恋中的少女。只是后者神色淡淡的颔首一下,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情绪。

她的心底小小的失落即刻便一闪而逝,脸上依旧保持着优美的笑容,慕容沉走到她身前,将那箱子拉杆拉开,沉声道,“时间不早了,我先送你回去。”

连馨站起身来,见到他淡漠的举动却不着急跟着走,轻挽着他的手臂撒娇,“不用着急的,我约了阿姨,她要给我接风洗尘呢,我们一起吃饭。”

慕容沉的动作顿住了几分,不着痕迹地抽出手臂,唇角几不可察地扬起一片嘲讽的弧度,“连叔叔真是好性子,根本不着急见女儿。”

他说完便头也不回的拉着箱子转身走向外面,连馨的脸上一阵青白交加,站在那里好一会儿才稳定心神。

她只是试探性的说了这么一句,慕容沉就这么讨厌自己么?

连馨深深地的吸了一口气,想起之前父亲说的话,终于还是忍耐下来,调整好了微笑才跟了上去。

“吃过饭准备去哪里?东西总要有个地方先放着。”

慕容沉一边淡漠的问着一边发动车子,说的话让副驾驶上的连馨手上动作一顿,她旋及便微笑道:“还能去哪里,和小时候一样——”

他扯了扯唇角,车子已经开了出去,略作思索的才开口道:“那住附近的酒店吧,很多主题酒店都不错,估计你会喜欢。”

连馨的眼底极快的划过一抹失落,嗓音软软的已经染上了一丝委屈,“小时候我经常住在你们家啊,现在不可以了吗?”

慕容沉闻言轻笑,漫不经心地开口,“那真是不巧,前几天我的一处别墅着了火,养了一个女人烧死在里面了,事情还没有处理好,我觉得你最好还是少跟我接触,我最近名声不怎么好。”

连馨在听到“养了一个女人”这个词的时候,仿佛被人狠狠的打了一个巴掌一样,脸上一直维持的柔情几乎绷不住,她借着由头转首看向车窗外,眼神飘忽起来。

原来她不在的这几年他竟然已经养了女人?

连馨的心好似被人被重重的捅了一刀,她觉得慕容沉任何一句话都绵里藏针,每一针都扎在她最痛的地方,可是她却只能强颜欢笑的关心道:“呀,怎么这么不小心?”

慕容沉唇角极快的讽刺挑起一下,才放低声音故作轻描淡写的道:“不过是她自己发疯而已,只是名声不怎么好了。”

她呼吸急促起来,不再多说话,因为她知道,慕容沉这话在明里暗里指明她。

眼角余光注意到连馨的不安心,慕容沉也不多说话,车里寂静几分,车子很快就开回了半山腰的别墅。

因为连馨之前就深得慕容沉父亲的喜爱,老两口子一见到她到来便立刻笑脸相迎,她依旧举止亲昵的和两位老人打招呼,跟着进到别墅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