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强势宠帝少宠妻太深度苏筱筱慕容沉免费阅读

主人公是苏筱筱慕容沉的小说是一本非常优质火热的小说,小说书名是《总裁强势宠帝少宠妻太深度》,这里提供苏筱筱慕容沉小说精彩章节试读。之前别墅大火,又疑点重重,让他决心查出真相。于是,从枫叶高级会所开始,一帧一帧地看过监控视频,截取了初见时的画面。慕容家的情报网一向是最广,不到半天功夫,苏筱筱的全部个人资料就被送到了他的面前。

《总裁强势宠帝少宠妻太深度》精选:

晚餐很快就开始了,慕容沉心不在焉的看着连馨在饭桌上和父母面前谈笑风生,眸子眯了眯。

不知道那个小家伙现在在做什么?

正在思忖间,他的手机却毫无征兆的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那个陌生却又熟悉的号码,眼底竟然氲出了几分神采。

之前别墅大火,又疑点重重,让他决心查出真相。于是,从枫叶高级会所开始,一帧一帧地看过监控视频,截取了初见时的画面。

慕容家的情报网一向是最广,不到半天功夫,苏筱筱的全部个人资料就被送到了他的面前。

他细细浏览过,干净得不像话。

可到底是事实如此还是刻意掩盖,他必须亲自试探。

所以,接连几天一直匿名给苏筱筱送花,直到感觉时机到了,才吩咐店员藏了卡片在里面,留下了他的号码。

鱼儿喂了那么久,这时候,也该收网了。

所以,她今天终于忍不住给自己打个电话问问了?

慕容沉挑唇,还真是及时雨,正好用得到。

他看了一眼父母,便当着他们的面接了起来,电话那头的声音软而清冽,十分礼貌的开口:“先生您好,冒昧打扰您了。”

慕容沉淡淡的“嗯”了一声,眼角余光注意到连馨已经放下了筷子,似是在听他要说什么。

然而电话那头的苏筱筱并不知情,紧捏着那张卡片,小心翼翼的问道:“先生,您最近是不是订购过很多玫瑰花?”

慕容沉淡漠的无视了朝这边看来的连馨,故意放缓了语调,嗓音缱绻,“当然,鲜花配美人。”

苏筱筱一听,登时脸上一热,顿时结结巴巴起来,“那个……先生,您是送错了还是别的什么,我并没有见过您啊……”

这几天她因为一直接连不断的收到鲜花,已经引起很多人的注意了,她大受困扰,毕竟流言蜚语也不少。可惜送花的人一直不愿意透露买主的信息,她才只能收下。

恰巧今天看见了藏在花里的卡片,思忖良久,终于决定打电话确认一下。

慕容沉也不避讳,俊容上浮现出一层淡淡的笑意,心底却觉得苏筱筱真是天真单纯,笑道:

“没错,这花就是送给你的。”

她一时只见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仓皇下挂了电话,一边的小菲立刻八卦起来道:“怎么样,知道是谁了吗?”

苏筱筱茫然的摇了摇头,不知道为什么,她心中一直有一个不好的预感,总觉得这件事情并没有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简单。

可一边的女人却狠狠的捏住了银制的勺子柄。

连馨怎么能不生气?她分明都嫉妒的发疯,究竟是什么样的女人可以让慕容沉这么温柔以对?

她心里仿佛结了一个很大的疙瘩,但是她不能在这个时候露出分毫的马脚,因为她知道慕容沉最讨厌女人悍妒。

短短一分钟的电话,连馨却觉得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二老交换了一个眼神,慕母见状赶忙出来打圆场道:“馨儿啊,这次回来打算做什么呢?”

连馨从刚才的思绪中回神过来,立刻调整好情绪笑了笑道:“具体还没有安排好,只是之前爸爸说和慕容集团的合作需要一个人手,不知道阿姨肯给我这个机会学习吗?”

她一早便准备好这样的说词了,这次她回来,不仅要重新回到慕容沉的身边,更要把自家公司现在遇到的燃眉之急解决。

慕父慕母一听,几乎是正中下怀,他们一直都很喜欢这个温婉大方的连馨,此刻一听她想要做这方面事情,自然是求之不得的。

慕父便率先点首道:“馨儿你想做的是,伯父当然支持,不知道你先要做什么职位?我可以让慕容沉安排一下。”

说话间便略有暗示的看向慕容沉,可后者却并不多表态。

连馨也迅速的看了一眼慕容沉,有些娇羞的思考了几分才道:“伯父您看着安排吧,我文秘之类的都可以。”

慕母一听这话眼睛中闪过几分神采,如果能让连馨做慕容沉的秘书的话,岂不是更能让两个人好好的相处?

她思忖间就已经开口道:“我看沉哥哥的身边刚好缺一个得力的女秘书,反正你们也从小就相识,我看不如就到慕容沉身边吧。”

她说话间已经看向慕容沉,问道:“你觉得呢?”

慕容沉手下的动作一顿,面上依旧是淡漠的神色,他慢条斯理地咀嚼着牛排,咽下去才优雅的擦了擦嘴道:“做秘书是很辛苦的工作,就怕连馨不能承受这么大的工作量。”

连馨没有料到慕容沉会这么说,她怎么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她赶忙对着慕母道:“没关系的伯母,我什么都可以做,只要……”

她眸子含情脉脉的看向慕容沉,嘴角忍不住地向上扬道:“只要沉哥哥不嫌弃我笨手笨脚的……”

“怎么会嫌弃呢?”慕母一听,心里立刻就舒坦了,既然连馨都没有意见,慕容沉一向孝顺,更不会说什么的。

慕容沉俊容不见丝毫的不悦,优雅地品着红酒,眼底神色莫名,“既然连馨不嫌弃,我当然没有意见。”

连馨想要到自己的身边来,那么便由着她来,慕容沉倒是想看看,这个女人究竟想要玩出什么花样来。

想到这里,慕容沉脑海中不免闪过一个身影,他眸子眯了眯,唇角却勾勒起一个晦暗不明的笑容,看起来是时候再去见见她了。

苏筱筱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喷嚏,是谁在说她?

……

翌日。

当苏筱筱再次不得已签收下玫瑰花的时候,小脸不知不觉展露出几分愁态。

每天99朵,到现在她已经送不开了,再这样下去她真的成全校的名人了。

叹息一声的苏筱筱把前先已经干枯了的玫瑰花拿到外面的去丢掉,正忧心忡忡的往回走,不料却被一个人撞了个满怀。

“苏小姐。”

冷澈的声音莫名的带了一股熟悉感,苏筱筱一颤,震惊之下已经反应过来,她想要装作没听见的溜走,然而那人已经用大长腿拦住了她的去路。

“准备去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