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孤雏

这里推荐阅读《孤雏》,提供凌筱沈九旒章节目录,情节非常吸引人,人物真实生动,情感细腻,快来看看吧!缴费单子上能报的部分少,大头都是自费,因为林秀兰的病很多都是进口药物。沈九旒看着上面鲜红的大字,勒得人透不过气,他无力地蹲下,脑袋垂着,这个办法很好,不会有人看到他的眼泪。这是他第二次哭,第一次是前几年母亲去世。

《孤雏》精选:

人若失了爱,不管是被爱,还是去爱,都将成为这世上的孤雏。

16号床,住院费该缴了,护士把老人的管重新插好,转过头朝门口喊。

沈九旒端着洗好的便盆刚走进来,放下东西,双手就势在衣摆处蹭了两下,把水擦干,接过单子细细地看。给林秀兰换药,更换插管的小护士,今天第一次来4号房值班,见他读得仔细细心解释道:上面有的是可以报销的,具体的您回去自己查查

沈九旒抬起头看了她一眼,淡淡道谢谢。小护士倏地面颊绯红,有些不自然。

缴费单子上能报的部分少,大头都是自费,因为林秀兰的病很多都是进口药物。沈九旒看着上面鲜红的大字,勒得人透不过气,他无力地蹲下,脑袋垂着,这个办法很好,不会有人看到他的眼泪。这是他第二次哭,第一次是前几年母亲去世。少年人囫囵抹了把脸,抬起头来,看着床上跟他相依为命的老人,眼圈又不住泛红,他牙齿咬的咯吱响,拼命忍耐着心中的酸涩。

不过一会儿,轮着值班医生来查房,他格外留心了下林秀兰的状况,还好,指标平稳,不过她这辈子也就只能插管,瘫在床上了。看着站在窗边的年轻人,江医生心中没什么特别大的感伤,虽说沈九旒这个少年人的经历着实让人唏嘘。可在医院早已麻木了生老病死,见怪不怪了。他象征性地拍拍他的肩膀,宽慰道生老病死,人这辈子就是这样的。沈九旒一动不动跟个标本一样杵在那儿,江医生吃瘪也不气恼,他打瞄了两眼,假意咳嗽两下,悄声说道:出来下。

两人走到角落,江医生环顾左右,不自然掩住口鼻,轻声说道:院里经过研究,鉴于你们家,这个,实际情况,决定住院费就给免了。

沈九旒的凹陷的面颊终于有了一丝波澜。

不过,江医生飞快瞟了两眼,继续说道你那微博得删了,影响太不好了。

不是你们为了给凌长宏先做手术,她能成今天这个样子吗?!沈九旒心里既委屈又气愤,他脸涨的通红,连珠炮似的发问,说到最后,声音竟颤抖地不着调,不是我发微,微博,你们谁来过问?就因为他凌长宏有钱有势,就,就可以这样了?

凭,凭什么?!凭什么?!说到最后,少年人最后那点自尊被碾成了齑粉,他再也绷不住了,别过头泣不成声。江医生当然也知道,他感觉到周围人好奇得目光,赶紧把沈九旒扯过来解释道我们也不是你说的,为了给他先得了,这么跟你说吧,主刀医生是人费劲儿请来的飞刀,时间紧,需要集中主要力量配合他,本来你外婆的病挺稳定的,晚两天没有问题,所以才会谁也没想它,突然就恶化了,做手术也晚了。

沈九旒用袖子囫囵擦了下脸,心中冷笑连连,并没有理会他。

小伙子,大家都不想看到这样。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咱们就想办法弥补。是不?江医生眉毛都快拧成一团了,还是耐心规劝道你想想,这住院费免了可是很大一笔,你也快毕业找工作了是不,请护工的话,院里也会有适当的补贴,你看你这不就可以安心找工作了嘛,我们着实也是为你考虑。

弥补,为我考虑?还不是那几条微博舆论发酵了,你们怕了!沈九旒眼睛被泪水洗过,亮的吓人,他直直盯着江医生,嘲讽道,刀没割在你身上不知道疼。弥补?死都不能弥补!

江医生终是不耐烦了我说你这年轻人,蛮不讲理了啊,是怕你那几条微博吗,你这事儿说到天去也没用,你没有文字凭证话有点过了,江医生想起领导嘱咐的怀柔政策,语气又缓和下来这不院里才研究出方案,考虑到你家不容易,你还年轻,想帮衬一把。说到最后,他见沈九旒还是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索引两手一摊,得了,意思我带到了,随便你吧。丑话说在前头,今天是缴费的最后期限。说完,他掸掸白袍,晃着头,径直走了,也没管沈九旒会不会情绪激动做出什么来。

江医生知道,根本无需担心,这么多年,他在医院看过的人间百态多了去,沼泽里的人刚开始都会拼命挣扎,谁都以为自己是幸运儿,到最后没有谁是不会被现实打败的,等他清醒过来,自然会接受。因为别无选择,只能认命。

少年人的价值观在这件事上被彻底打碎重建,他深深地痛恨自己的无能,痛恨这件事情上每一个凌驾于他之上的人,凌家的人,腆着脸巴结凌长宏的人,他一边憎恨,同时又艳羡这种特权,假如他也是这些人,是不是结局就不一样了,渐渐地,走廊上的人多了起来,沈九旒看着来往奔波的人们,突然止不住的泪流,他再也忍不住了,蹲下来抱着头,低声呜咽,像被遗弃的小兽一样,他清楚地知道,林秀兰这个样子不过是耗时间,说白了就是等死,很快,他将失去世界上最后一个爱他的人,与这世间仅有的一点情感联系也将失去,成为一只孤雏。一切本不该如此。八月八号,晴,这一天,少年人的自尊与愤恨,不甘被揉成一颗名叫仇恨的种子,深深落在了心里。

八年后,东川市。

东川市依山傍水,自古就是一个风景秀丽的城市。今天更是难得的黄道吉日,天朗气清。作为开发商,凌筱一大早就出发去了南岸风景开发区查看今天活动现场的准备情况。八年前,凌长宏病逝,凌筱女承父业,在企业风雨飘摇之际挑起担子,这几年更是凭自己努力让元和置业集团又重新焕发活力。凌筱这个人向来无利不起早,通常不会亲自出席,可是这次不同,这次项目由政府提出的,旨在打造国家级生态示范区,今天竣工,十一点有剪彩仪式,届时,市政部门,媒体都会来人,这可是个好机会。时间还早,她正在现场有条不紊地准备着里里外外,还没到点,人也陆陆续续来了。考虑到功能性,景区里专门建有一个高档会议室,将好离停车的地方不远,凌筱今天特意把它改成了vip休息室,她能把这些贵客拢在这里大约四十分钟。四十分钟,在这么舒适,放松的环境下,毫无负担的聊天,人的嘴巴是会松活不少的。凌筱这么想着,脸上的笑意越发诚恳,她端着酒杯正在室内亲切热情地游走于今天莅临现场的各位贵宾之间,她需要尽量跟这些人打好交道,据她小道消息,上面是计划在南边打造一个产业完整的文旅城。景区只是一部分,后面才是真正的金山,这也是为什么她一毛都不赚,也要做这个项目赚个口碑,纯粹为了后面招标做铺垫。

惠风和畅,室内觥筹交错,室外人声鼎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