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筱沈九旒免费阅读章节

这里给大家带来凌筱沈九旒免费阅读章节,一生小说提供《孤雏》小说阅读,文章精彩绝伦,扣人心弦,一起来看看吧。田芸眼瞧凌筱脸色不好,连忙解释那边保证数没变。至于为什么没有风声,意思是,上面决定的突然,怕是有其他风声,为避免节外生枝,所以没有轻举妄动联系我们。

《孤雏》精选:

那边有没有消息,还有什么变的没有。凌筱语气冰冷,面无表情。她隐有担忧,以往都是招标拍卖,这次突然变卦,事先也没有半点风声,难道那群老帮菜黑吃黑?还是田芸上次做事不干净,让人起了疑心,她由余光扫了眼田芸,不见异常。

您放心,还是那数。田芸小声嘀咕道

今天的事,之前半个字的消息都没有,你让我怎么放心?一想到这么大个事都没个风声,她气得语气都高了半调

田芸眼瞧凌筱脸色不好,连忙解释那边保证数没变。至于为什么没有风声,意思是,上面决定的突然,怕是有其他风声,为避免节外生枝,所以没有轻举妄动联系我们。

凌筱闻言脸色和缓许多,底价没变就好,她聚精会神,认真听着政策讲解,淡淡道好好听着,回去再说。两人从头到尾,听得仔仔细细,总结来说,对她们最大的影响就是,时间周期拉长了,且允许以及接受多次报价,这样的话就大大增加了她的成本,之前的预算怕是不够。凌筱有点头疼,她双目紧闭,揉了揉额角。

座谈会快结束了,下来是组织现场踏勘。前排人已经稀稀拉拉散去,露出一大片空位,她一睁眼,就看见一个漂亮的后脑勺,一个男人的后脑勺。

凌筱有点恍惚,他们这一圈混的大都眼熟,怎么突然有个眼生的在这里,她还从来不曾见过这么一个人。他是谁?田芸顺着她的目光看去,男人正跟旁边的人讲话,侧面露出的下颚线紧致顺滑,五官却看不太清,

好像是沈氏少当家,沈九旒。

哪个沈氏?凌筱眉毛一挑,疑惑道,搞矿折了的那个?还活着呢?田芸点点头补充道

后来做起建材生意回的血,慢慢搞些购物中心的开发,物业,不过规模不大,这两年没怎么关注过他们。

今天都来这儿了,看来这两年生意做挺大嘛。凌筱眼睛微眯盯着那个人。也许是她们的视线过于强烈,那人有所感知,竟毫无征兆地转头过来,一时四目相对,田芸怔愣在那儿,凌筱却面无表情地打量那人。白色衬衣领口熨烫平整,扣子跟领带系得严丝合缝,也不嫌勒的慌,他似有惊讶地眨巴眼睛,凌筱才注意到这是个很好看的男人,不,不止是好看,可以说是有点美的男人,皮肤细白,眉如墨画,尤其是那双眼睛,像小鹿一样,清澈湿润,黑如点漆,这样一个长相俊美的男人,别说在这一行少见,在哪里都少见。只见男人冲她们颔首微微一笑,乍一看温文尔雅,往深来瞧却是非常死气,像一个面具挂在脸上一样。田芸愣过神来脸色微红,不自然把头扭过去了。凌筱脸皮厚倒事面不改色。人都散的得差不多了,她抓起田芸就走

去现场。虽然她早就去过现场,但今天来的都是有竞价实力的企业代表,趁此看能不能探探各家的反应。

上次是晚上来的东山路,看得不太清楚,这次白天来,更觉得宽阔,但是地形地貌不太平整。凌筱蹲下,用手刨了刨表层的沙砾,顺手捡起旁边的粗树枝,往土里使劲儿戳了戳,这里背靠景区,一大片都挨着河流,土质松软很正常,在这里建高层的话,地基要花点心思。她站起身来想往里面看一看,却不想蹲久了体位性低血压,让她突然头晕眼花,站立不稳。她忘了田芸在拍照取景,还以为人在身侧,习惯性的手往旁边一靠,差点摔倒,还好有人及时托住了她的手臂。她眼冒金星,一时没缓过来,定神片刻后才恢复正常。

谢谢。凌筱微微一笑真诚得像对方感谢

阿峰。面前扶了她一把的男人,往后稍退了步,她才看见原来旁边还有一个人。

是他?刚刚会场的漂亮男人,只见他西装笔挺的站那儿,宽肩窄腰,身姿挺拔,气质清雅,跟这破败的景致融在一起,倒像是一幅明星画报。

没事儿吧?音色干净微沉,说不出的悦耳

没事,谢谢。凌筱淡淡回答道,男人微微一愣,却也立马点头一笑,然后未言片语,带着那个叫阿峰的男人当下就走开了。

没事你瞎凑什么热闹。没走多远沈九旒转头脸就冷了下来,他好不容易才走到今天,万不能让凌筱先注意到他们。八年前的他原本准备妥协认命,送走林秀兰后,在大学当着助教,想着这一辈子也就这样了,翻不起什么波浪。但命运的可爱就在于它无理之处,他成了当年心中既憎恨,又艳羡的这些人,真好,当然靠他自己不可能,得感谢那个抛弃了他们二十多年的爹。不管曾经还是现在,一切都,拜他所赐。

阿峰心下委屈,解释她往我这边倒,快砸我身上了,下意识扶了一把。

倒就倒了,管她死活做什么。沈九旒眉头微皱,他瞟了眼阿峰,话锋一转明儿放你一天假,去阿水那儿挑几个女人玩玩儿。

阿水是沈九旒手里秋叶酒庄名义上的经营者,这个酒庄是沈九旒的私库,无人知晓,表面上做进出口高档酒类生意,实际挂羊皮卖狗肉,服务于小部分人群。,秋叶酒庄并不赚钱,只是沈九旒另作他用的工具。

阿峰一时怔愣,怎么突然就讲到这个话题。怎么,我看她冲你一笑,脸都红了,沈九旒冷冷道那女人沾不得,你可别忘了。阿峰神色一凛,有些尴尬的解释道,九哥,我没

沈九旒不耐烦摆摆手找个时间把之前装她车上的小玩意儿取了,手脚干净点他转过头越过阿峰的肩膀看向远处的凌筱,恰巧她也在看他,四目交接,凌筱面无表情,他微微一笑,脸皮扯起一个完美的弧度,嘴里吐出的字寒凉无比,让阿峰心里一惊,她注意到了。是的,沈九旒敢肯定,四目相对,凌筱虽然面无表情,但他隐隐感觉到了她的警觉。这是狩猎者的本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