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笔落情尘苏洛慕容衍小说

主角是苏洛慕容衍的小说叫做《素笔落情尘》,这里提供素笔落情尘苏洛慕容衍小说阅读,该小说故事一波三折,耐人寻味。他也不是进来吃喝的,看这个丫头也的确不是个丫鬟的模样,也没想使唤她伺候,她更像是苏洛的妹妹一般。

《素笔落情尘》精选:

我明珠玉都没有去,乖乖听苏洛的话,这不就有人传话说苏洛马上就回来了嘛,外人掺和别人家事做什么。就算真的需要亲朋帮忙,也得是当事人呼叫了,不然名不正言不顺,扯出许多不必要的乌龙误会出来。

宫谦辰听得“夫妻”二字就默默垂下了眼睑。

这样的道理他如何不懂,在风起云涌的朝堂之上玩弄帝王心术的他,只是刻意去选择了忽视最简单的道理。

还当苏洛是和自己从小亲密玩耍的人,从小呵护陪伴的人。是要在奔跑嬉戏时牵着她的手,是要在爬树顽皮的时候护着她的头,是要在背诵诗词的时候帮她做小字……

但这一切都被明珠玉的“夫妻”二字打了回来,现在的苏洛已然不是他的苏洛了,是和别人成了夫妻。尽管自己不愿意看到,事实却摆在了眼前。

“你…说得对,的确是我越域了。”宫谦辰惨然一笑,随即马上就恢复从容不变的常态,“那我也不在这儿等她回来了,无须说我来过,就先告辞了。”

明珠玉还以为是自己说得太直白伤了人家,很有些惴惴不安,安慰开解道:“公子一片好心,苏姐姐知道一定会很开心有公子这个朋友的。”

随即想到马上苏洛就回来了,高高兴兴的请他进来,“你还专门来这么一趟,就是想看看苏姐姐,无声无息的走了做什么。我也还不知道苏姐姐到底怎么样呢,我们一起等吧。”

宫谦辰本想就走了,但见明珠玉热情的邀请,再加上也的确想看看苏洛到底如何,不在扭捏,索性就跟着一同进了千金堂,在大堂坐下稍候。

“我不太会泡茶,你喝些水不介意吧?”明珠玉捧着个茶盅递上。

宫谦辰淡笑说:“无妨。”

他也不是进来吃喝的,看这个丫头也的确不是个丫鬟的模样,也没想使唤她伺候,她更像是苏洛的妹妹一般。

刚准备伸手接过,只听得茶盅“啪”的一声摔碎在地。

“哎?怎么……”

明珠玉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坐着的宫谦辰一把拉过,只听得“咻”一只短箭就射在了刚才那个位置上。

“啊!有刺客!”明珠玉大惊,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摔在宫谦辰怀中,还回头看着那只吓人的厉箭。

宫谦辰眉头紧皱,这明显是冲着他来的,有人想趁着自己微服出宫的时候刺杀自己,是谁胆敢弑君?

还有,这丫头怎么比自己还紧张?不由得他多看了明珠玉两眼……

元福当然也发现了明珠玉的反应有些奇怪,不过他没时间去追究关于明珠玉的问题,而是连忙用自己的身子护在宫谦辰前面,“皇…公子,我们现在需要赶紧离开此地。”

刚一点头,只见前方就跳出四名蒙面持刀的黑衣人,逼得他们只好往后退,一路退到后院,刚以为安全时,突然后院也冒出几个黑衣人。

前路后路都被封得一干二净,绝对是有备而来!

宫谦辰也来不及多想,一把将明珠玉推到了角落里,大喊一声,“不要出来。”

既然没有退路,那就只好拼一把了,总不能让他堂堂天子成为砧板上的肉,元福的功夫也不弱,他们俩联手,应该能杀出一条血路的。

这是宫谦辰的想法,当然也没有闲着,直接冲进黑衣人群,和元福相互照应,一起对付那些杀手。

他和元福的功夫都不差,只是无奈对方明显是铁了心要他的命,派来的都是一等一高手。

如果,元福和他们单打独斗估计还能打个平手,他自己当然要稍微弱一点了,但是现在对方人数众多,几个回合下来,他们明显寡不敌众。

难道今日朕要丧命在这小小医馆的后院?想到此,宫谦辰一不留神的开了小差,丝毫没有注意到,他这一破绽,立刻被对手利用了,突然一人眼疾手快的挥刀向他砍去。

“皇上小心!”元福被三四个黑衣人同时围攻,虽然发现了这一危险,却无法脱身前去施救,只好大喊一声。

“啊,嘶……”虽然,宫谦辰被元福的声音及时惊醒,连忙加快招式地方,但还是被对方狠狠一刀砍刀了胳膊上,顿时鲜血直流额。

皇上?被宫谦辰推到角落的明珠玉,闻言,骇然抬头,朝他望去。

他贵为高高在上的皇帝,体力功力当然不如元福,幸好元福及时击退了杀手,现在已经在他身前护着了,可是他的功夫本来就不如元福,再加上现在受伤了。

跟黑衣人打斗起立,明显吃力许多,明珠玉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她好想冲出去给他帮忙。

不过,好在她现在还比较理智,知道自己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此刻若是去了,非但帮不了他,还只会给他增加负担。

眼看元福因为要保护受伤的宫谦辰,他们的攻击力已经明显处于下风,不敌那些黑衣杀手了。

他们已经被杀手包围了,甚至就在这时,对方还放了一句狠话,“别再做无谓的挣扎,今天阎王就要你死在这个地方!”

宫谦辰是何等的聪慧,一听就知道了是有人想要“借刀杀人”,直接让自己死在苏洛的千金堂,甚至连替死鬼都找好了,何等恶毒狡诈!

脸色一沉,沉声喝道:“今日朕也亲自送你们去见阎王。”

说罢,一脚踢起地上的落剑,接在手中,威严自露,帝王之气尽显,丝毫没有怯意……

此刻,夜色渐浓,路上的行人越来越少,千金堂虽然还没关门,却没有病人再去光顾。

一顶软轿子停在千金堂门口,秦明装聋作哑了一路,这会却是清了清嗓子说道:“少夫人,到了。”

苏洛最先出来,脸色却臭得很,就算下了轿子,都还恶狠狠的瞪了两眼轿子。

这不明事理的人,还不知道这轿子如何惹怒苏洛了,令她这般憎恨。

然后,看见慕容衍笑兮兮,慢悠悠的从轿子里出来,众人便明白了,原来如此,可想这一路苏洛翻了多少个白眼。

苏洛一眼便看到天色渐晚,药店居然还没关门,有点奇怪,药店明明只有明珠一个人,按道理她应该会很早关门才是。

突然屋里传来乒乒乓乓的声音,苏洛还没反应过来,秦明率先冲了进去……

紧接着就听见明珠玉惊恐的声音,传了出来,“秦明,秦明,救命,救命啊……救命啊……”

苏洛和慕容衍对视一眼,立感不祥,两人顿时顾不得刚才的斗气,连忙也抬步赶往后院……

刚走到后院门口,就看到里面厮杀的场景,两人不由得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苏洛撩撩袖子,抬步打算上前去帮忙,竟然赶在她的后院打架斗殴,不想活了?

慕容衍却一把将她拉入身后,严肃道:“洛儿,小心,他们可都不是善茬。”

苏洛抬头望了一眼慕容衍,却见这个病秧子倒是神色淡然,正想说他一个病秧子都不惧,她怕什么?

刚张口,还没说话,就听慕容衍的声音又徐徐落下来了,“你看那位公子受伤了,这些人肯定都不是善茬,应该是武功高深的杀手。”

“武功高深……的杀手……”苏洛听到慕容衍最后那一句话,再次深深忘了他一眼,要知道在现代她觉得这种事情都是笑话,现在这些她曾经认为笑话的东西,真真发生在了眼前,她一时有些适应不了。

“苏姐姐,苏姐姐……”这时一直躲在角落的明珠玉看到苏洛和慕容衍也来了,连忙从角落爬了出来,跑到苏洛的面前。

“明珠,别哭,别哭,没事,没事了。”看着哭得跟个泪人似的明珠玉,苏洛一把将她抱在怀里安慰。

明珠玉却挣脱她的怀抱,有些口齿不清的说:“苏姐姐快帮帮他,快帮帮他……”

苏洛再次抬眼望了望慕容衍,有他挡着她纵然有心去救人也无能为力啊。

“有秦明呢,他们很快就没事了,不信你看。”慕容衍神色有些严肃,但语气却是十分轻松。

他之所以这样,是他的直觉告诉他,那个年轻的公子不简单,否则怎么会有人在苏洛的药店后院刺杀他?

果然,有秦明的加入,那些人已经三下五除二的去了一半,苏洛不禁暗惊,秦明的功夫究竟有多厉害,那两个人合力都挂了彩,也没能伤到那些杀手一个,他的加入,竟然轻轻松松去掉了那些人的一半。

就在这时,她才发现那位受伤严重的公子似乎有点儿眼熟呢?在脑子里想了半天,啊,她终于想起来了,然后一脸莫名的问明珠玉,“他怎么在这里?”

明珠玉此刻现在无线的担忧中,根本就没有明白苏洛的意思,更加不知道她在问谁,甚至似乎根本没有听见她的问话,一双美眸紧紧的盯着受伤的宫谦辰。

“明珠,那位公子怎么这里?他得罪了什么人,竟然要杀他?”

“啊……”当苏洛疑问的声音,再次传入明珠玉耳里时,明珠玉才恍然醒悟,然后看着苏洛……“他……他……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