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览素笔落情尘小说by夏初浅小说

《素笔落情尘》小说可以在那里看?邀您一起阅读在作者是夏初浅的小说素笔落情尘,这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小说。说完,腿一抬,舒舒服服的坐在上座,一旁不知何时出现的四夫人朱紫莹乖巧的递上一杯茶去,钟秀玉就慢悠悠的品起茶来。

《素笔落情尘》精选:

这一来就是十分的不客气,苏洛被喝得吓了一跳,怎么一来就骂人,还有没有礼貌了,也带了两分怒气“二夫人特意请我来慕容府一趟,原来是又想要动私刑么!难道忘了上一次的场景了么?”

这么大一个帽子扣下来,苏洛都没想到二夫人她们抓自己回来,是因为这个原因。她只不过是开个医馆而已,无论在现代还是在古代都不可能从悬壶济世到羞耻无知的地步。

这个二夫人简直就是在胡乱给自己编造污名!

苏洛当即就出声止住,“二夫人慎言!苏洛只不过在青天白日下行医治病,还都是治疗女子,从无半点越域出格的举动!二夫人所说的,苏洛一个字都担不起!更何况我苏家在朝为官,怎么会还比不上行商的慕容家规矩少!二夫人真是说得一个好大的笑话。”

历来行商的商人虽然钱财众多,但终究比不上官家的地位崇高,规矩正统些。这也是慕容家已然做到了“天下第一商”,而娶的妻子妾侍们都是官家小姐,以此改变商人的出身。

苏洛的话,很是讽刺了,奈何钟秀玉却不是省油的灯。

钟秀玉作为二夫人执掌慕容家多年,还没有人敢回嘴顶她的话过。听罢,气极反笑,冷冷一哼,“我就知道你是死鸭子嘴硬,不过你怎么挣扎都没用!”

说完,腿一抬,舒舒服服的坐在上座,一旁不知何时出现的四夫人朱紫莹乖巧的递上一杯茶去,钟秀玉就慢悠悠的品起茶来。

刚刚才吵起来,对方就收起凶狠狠的嘴脸,一副稳操胜券的喝起茶来,苏洛被晾在大厅中间,眉头不由得稍稍皱起。

不等苏洛多想半刻,三夫人李香莲走过来,试图拉起苏洛的手,自然抓了个空,但也不在意,绕着苏洛缓步走着,嘴里满满都是劝说,“苏洛呀,不是我说,你也不必隐藏了,早说出来我们一家人也可以早想好办法解决。毕竟,谁都不想脸上难看,对吧?”

这是又准备打怀柔政策了,苏洛心下忍不住翻一个大大的白眼,“三夫人,你说我隐瞒了什么?我只不过开了一家医馆罢了,一没有卖假药,二没有胡乱医死过人,现在是你们扣押我在这儿,到底是谁做法难看了?”

想从医馆上找自己麻烦,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而且这三夫人的嘴脸,明明一副精明算计的脸,实在是不适合来扮演动之以情的温柔角色。

三夫人没能诱导苏洛泄露出一丝有利她们的话来,也不是十分的恼怒,很是轻蔑的看了苏洛一样,仿佛就是在说,看你还要死撑多久。而后也退回到了二夫人身后去。

任苏洛再镇定,也想不到她们居然说自己在外偷汉子!很是一惊,天知道除了最初的新婚之夜遭受了慕容衍那一番折腾,之后在医馆这段时间,她为了防止慕容衍进房耍流氓,防得有多艰难。

而且医馆除了慕容衍主仆二人,连只公老鼠都看不见,上哪儿偷汉子去。简直就是无稽之言。

自己无缘无故被这么冤枉,还是以这么不着调的由头,苏洛既气愤又鄙夷,想到自身是绝无问题的,不用怕她。也抬起头,毫不示弱的回视过去,“二夫人所说之言只怕才是天大的错话,天大的笑话!”

钟秀玉哪里想到苏洛被人点出这等事情,还有胆子回嘴!当下就觉得被挑战了权威,侵占了权力,“啪”的一声就从座位上站起,只更加凶狠的盯着苏洛,直直的想把苏洛盯出一个窟窿来。

就在两人对峙互相不肯相让的时候,从后面幽幽传来一句“姐姐,既然少夫人如此自信无错,我们还是请人来确定一下吧,这样既可以真相大白,也可以让少夫人了却心事,岂不是很好么?”

说话的正是刚才恭敬给钟秀玉递茶的四夫人朱紫莹,看似软软若若为苏洛好,但在场的人一听都知道是要来一招,断了苏洛垂死挣扎的念头。

钟秀玉本有些恼朱紫莹冷不丁的来插嘴,哪里有她说话的份儿,刚才让李香莲去劝说,那都是因为自己懒得骂苏洛。

但朱紫莹的话却是正中了钟秀玉的下怀,已然和苏洛说烦了,这臭丫头还一直不愿意承认,干脆让她死的明白好了,挥挥手说道:“来人,去请刘先生来为少夫人诊脉!让’少夫人’死个明白!”

丫鬟领命,快步就退了下去请大夫来。

苏洛有些回味过来,暗暗觉得可能有些自己遗漏之处。趁着那位刘大夫还没有来的时候,就侧过身子,双手横在胸前,一副被气急的模样。实则是暗暗在衣袖之下为自己诊断了一下。

这不诊不知道,一诊吓一跳!

自己居然已然有两个多月的身孕了!

也就是说,两个多月前自己刚从慕容府被哥哥就回去,就有一个种子在自己的肚子里面了。

一次就中,真不知道该说慕容衍的质量好,还是自己的身体好了……

这个孩子,是自己在这个时代,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真正的亲人,苏洛第一次觉得孩子和母亲的血缘这般亲深,母亲的任何遭遇和行为都会直接的影响到孩子身上去,想想真是后怕。

先是被这几位夫人用刑使毒,后面还跟着自己开店采药,居然都没有出一点事。如果这当中出现了一点误差,只怕孩子早就没了。

不由得想,这…这孩子身体真棒。

但是谁也没有想到,现在慕容府的这几位夫人又想要用这个孩子来打压苏洛,而且居然敢胡说是她在外和别人怀的孩子。

两个多月的身孕,事实摆在眼前。苏洛真不知道这几位夫人还想打着什么注意。

不等苏洛细想,丫鬟就领着刘大夫进来了。一看是个胡子花白的老大夫,怪不得二夫人还会尊称一句刘先生了。

这样一位看起来颇有涵养的老大夫来为自己诊脉,那应该是不会有问题了,一会儿诊断出是慕容衍的孩子,看这几位慕容夫人凶了半天怎么收场。

刘大夫一出现,二夫人就很是一副大家主母的姿态,假惺惺的让丫鬟扶着苏洛坐下,又礼貌而不失身份对着刘大夫说道:“劳驾刘先生前来,主要是我家少夫人身体有恙,您的医术高超,由您来诊断没人敢质疑,所以特地麻烦您来这一趟。”

刘老大夫细眯着小眼,微微点点头。不多话,放好诊脉小枕,就示意苏洛将手放上去。

苏洛先见是位老大夫,自己又先为自己诊断过,知道底细,那自然是什么都畏惧的。

本就是怀的慕容衍的孩子,这是其一;自己今日行为举止虽说有些激动,但绝对是遵守规矩的,就算是闹大了也寻不到错头,这是其二;就算二夫人非要扣押,那她说到底也是苏将军的女儿,还备受宠爱,背后实力也不弱。

无论从理,还是从实力上来看,自己是完全不怕她们的。

大大方方的伸出手腕,苏洛神色淡定。

过了一会儿,刘老大夫诊断完毕,撸了撸花胡子,细眯的小眼睛露出一条缝来,精光一现,“二夫人,少夫人已怀有半月身孕,还请仔细调养,不若非但胎儿不保,更会连累母体啊。”

什么?半月?这不可能,自己明明是怀孕了两个多月才对。

苏洛很是吃惊,抬眼看向一本正经说话的刘老大夫,可那老大夫一眼都不瞟苏洛,对着二夫人说完话,就拍拍屁股走人了。

苏洛哪里肯就范,明明就是他们一群人勾结成团,张口就是辱骂,闭口就是诬陷,怪不得一进门就拿定了要自己好看的模样。

原本还以为是明着来的砍刀,谁知躲过了明晃晃的大刀,却躲不过暗地里射过来的毒箭。

好歹毒的心机,好险恶的连环计,苏洛被算计得层层叠叠,就算一一完美对招,还是被步步紧逼进了悬崖边上。

该怎么办?

“就是,就是啊,谁知道大家闺秀也会做出如此行径,怕是看少主羸弱,耐不住寂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