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盛宠前妻想二嫁在线阅读

一生小说为大家提供小说温林霍庭轩免费章节,带来《名门盛宠前妻想二嫁》章节阅读,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一起来看吧!霍庭轩居高临下冷冷的看着满脸痛苦深色的温林,整个包厢陷入死寂,霍庭轩淡淡的扫了沙发上的没有反应过来的汪总,轻描淡写的一眼却顿时让汪总汗湿了后背。随即霍庭轩阴沉着脸带着一众人离开包厢,汪总眼看着事态不对,生怕自己得罪了这个万岁爷,哆哆嗦嗦的带着下属也离开了。

《名门盛宠前妻想二嫁》精选:

温林抿嘴一笑,欲拒还迎的好不撩人。

我们换种喝法,我来喂你。

众人闻言还摸不到头脑时,就见温林站起身来,带着水光的唇轻轻的吻了吻手中的酒杯。

不用杯子,我用嘴来喂你。

说罢便轻轻的抿了一口,欲上前,众人还未从她的惊人举动中缓过神来,就见霍庭轩一把扯过温林,因为惯性,温林重重的甩在地上,温林倒在酒杯的玻璃碎片上,痛的闷哼出声。

霍庭轩居高临下冷冷的看着满脸痛苦深色的温林,整个包厢陷入死寂,霍庭轩淡淡的扫了沙发上的没有反应过来的汪总,轻描淡写的一眼却顿时让汪总汗湿了后背。随即霍庭轩阴沉着脸带着一众人离开包厢,汪总眼看着事态不对,生怕自己得罪了这个万岁爷,哆哆嗦嗦的带着下属也离开了。

偌大的包厢里就剩下温林一人,她吃力的从地上爬起,玻璃碎片划破了她的胳膊,甚至嵌入她的皮肤里,她忍着痛随意的处理了一下,走出了包厢。

凄惨的模样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有些甚至认出了她的身份,怜悯夹带着同情的眼神落在他的身上,温林置若未闻,跌跌撞撞的消失在众人的视野里。

自那日起,霍公馆便陷入了低气压,温林识趣的搬到了客房,霍庭轩整日也早出晚归,两人如同住在同一屋檐下的陌生人,一个星期也见不上几次面。

公馆里出现了不少闲言碎语,但温林却并不在意,她整日的待在自己的画室里,这段时间她接了不少的稿,根本容不得她去想其他。

将自己前段时间的画作扫描,传上账号,看着评论数和点赞数不断地增加,她心里是难得的舒畅。

这个账号是她自己的一片小天地,账号有不少的粉丝量,就连身边最亲近的好友都不知晓她已经是圈内颇有名气的大触。

她点开一个又一个评论,有点评有夸奖也有批评,温林耐心的回复了几个热门评论,电脑旁边却忽然弹出一条新闻,霍氏集团总裁夜会旧情人,亲密如间似旧情复燃。

下面配了几张模糊不清的偷拍图,即便如此,也能看出这一对是俊男靓女,温林不用多加分辨便一眼认出这两人正是自己的丈夫和姐姐。

两人在酒店共进晚餐,送温溪回去时,还贴心的脱下外套给穿着裙装的温溪披上,偷拍的狗仔很会把握暧昧的细节,正好把两人四目相对的那一刻定格。

几年不见,温溪还是那个样子,举止气质得体,相貌清纯温婉,即使在照片里,也莫名的让人心生好感。

温林随意的翻阅了一下,便退出了网页,继续回复着粉丝的留言。

手机铃声突兀的响起,温林一看来电提示,无奈的笑了笑。

电话那边是康颖熟悉的嗓门,向温林大吐苦水说自己心情不好,嚷嚷的让温林来陪她喝酒,温林无奈,只好答应。

作为几十年的好友,温林一眼便看透康颖的小心思,这几年霍庭轩的绯闻不算少,早些时候她还会伤心难过,现在基本已经麻木了,但康颖却每每各种借口把她喊出来放松心情。

温林找到康颖时,她已经在一个小酒馆里喝起来了,仿佛真的一副惆怅消沉的模样。

温林忍着笑意,自觉的拿起酒杯。

你怎么来那么晚,我告诉你,我最近心情真的很不好,我家那个老头子康颖醉眼朦胧的看过来,温林刚挨着板凳,便是一番吐槽,却只字不提霍家那些事。

温林无奈的笑了笑,听着康颖的搞怪吐槽,心情果真舒畅许久,一杯接着一杯,小小的酒馆里,两个女人笑的没了矜持,喝的烂醉如泥。

喝到最后温林已经完全失去了意识,这些时日的憋屈让她放纵个彻底,全然不考虑两个女人在外宿醉有多危险。

霍氏集团大厦顶层,霍庭轩看着手里的文件,仿佛在思考着什么,温溪坐在一边休息区的沙发上,她身上还披着霍庭轩的外套,她频频的看向正在办公的霍庭轩,略带不甘,本以为今夜是两人重温感情的好时机,却不料霍庭轩客气的吃完晚便想送她回去,她借口想在逛一逛,却被他带回办公室看着他办公。

温溪轻轻咬了咬唇,正要开口却被一阵手机铃声打断。

温溪意外的发现霍庭轩看到来电显示面上的神情竟柔和了许多。

霍庭轩接通电话,还未等他说话,电话那边的男声顿时让他阴了脸。

请问是霍庭轩霍先生吗?

有什么事吗?霍庭轩周身气压低的可怕。

是这样的,你的朋友呃..就是这个手机的主人在我们酒馆喝醉了,您的号码被置顶在第一位,您若是方便的话,能来接一下这位小姐吗?

霍庭轩沉默了片刻,那边服务员连忙接着道。

当然,您若是不方便我再问问其他.

我马上到,把地址给我。霍庭轩干脆的打断对方的话。

挂断电话,霍庭轩嘴角竟莫名的弯了弯,他抬起头看向不远处的温溪。

温溪见他看过来,连忙漏出一抹温柔的笑来。

你们女人霍庭轩像是有些困惑。平日里喝酒都是为了什么原因呢?

温溪愣了愣,没有反应过来为何霍庭轩会问她这个问题,但她连忙道。

还能有什么原因,当然是借酒消愁啊。她说着面带着些忧伤垂下眼帘。前几年我刚去国外,过于思念便常常会小酌几杯。

温溪余光见霍庭轩面上的神色愈发的柔和,心中窃喜,但很快她便笑不出来。

霍庭轩闻言便站起身来,手里拿起一把车钥匙,便径直往外走去。

我让司机送你回去,我有些事情要处理。

庭轩?温溪看着霍庭轩离去的背影,委屈的几欲落泪。

..

头痛欲裂,这是温林恢复意识的第一反应,她皱起眉头,艰难的睁开眼睛,入目是熟悉的天花板,半晌她才意识到这是霍家的主卧。

她怔怔的眨了眨眼睛,脑子木木的尚未反应过来,直到察觉到身旁传来的温度,也还是依旧没有搞清楚状况。

身边的男人睡得十分浅,温林稍稍动一动他便醒了多来,见温林呆呆的模样,霍庭轩面上竟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柔和,但语气还是有些微冷。

这次我就不怪你了,下不为例。

温林像是见了鬼一般看着他,这时她发觉自己的身上很清爽,连衣服都换过了,难不成昨夜是霍庭轩照顾的她?

见温林不敢置信的模样,霍庭轩轻咳一声,缓缓从床上坐起,扔下一句起来吃早餐便离开了卧室。

温林在床上躺了片刻,没有想明白昨日还夜会温溪的霍庭轩今天却性情大变,只好先起床洗漱一番。

下了楼,正好碰到端着醒酒汤来的王姨,王姨在霍家待了不少年,却把不受霍家待见的温林当做女儿一般疼,一边在催促着温林喝下醒酒汤,一边絮絮叨叨。

夫人你说你何苦呢,就算是因为少爷那些事伤心难过,你也不能去买醉来糟蹋自己啊,少爷心里是有你的,外面那些女人你压根的不用放在心上,昨天听到你在外醉酒,连忙就去把你接了回来,照顾了你一夜呢。

温林脸色顿时难看起来,霍庭轩不会是以为她是为他而买醉吧。

喝完醒酒汤,温林便坐在霍庭轩面前吃早餐,一顿饭两人都默默无言。

霍庭轩轻擦了一下嘴巴,食指轻敲了一下桌面,温林闻声抬头看他。

等会让司机送你去一趟医院检查一下身体,别留下后遗症,孩子以后还会有的,我会保证他的安全。

温林嘴里的食物哽在喉间,说让孩子当温溪移动血库的是他,现在信誓旦旦保证孩子安全的也是他,温林心中悲凉一片,但面不改色点了点头,对于霍庭轩那不多的夫妻情谊早在她躺在手术台上差点失血过多的时候消失殆尽了。

这几天我比较忙,但过两天是你的生日,我会回来陪你过。霍庭轩面色依旧冷峻,一旁的王姨却乐不可支,连忙应下。

好好,到时我多做几个菜。

温林诧异的看了霍庭轩一眼,看在霍庭轩眼里却是惊喜,他满意的勾了勾唇,转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