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禀郡主额驸今天又凶残了免费阅读

小说《启禀郡主额驸今天又凶残了》的作者是欢喜喵,这里给您带来魏箫屿楚宁宁《启禀郡主额驸今天又凶残了》免费阅读,构思巧妙,情节动人,千万别错过哟。楚宁宁想到了那六年,魏萧屿每每独坐金銮殿的屋顶上对月独酌时,说的也是这般的话,当时他的神色比现在还要落寞几分,让她心中歉疚。

《启禀郡主额驸今天又凶残了》精选:

得了玉佩,魏箫屿找到了楚宁宁,将玉佩给了她,这是父皇刚刚赐予我的,太子之事也是你身边的人提供了重要的线索,此玉便赠予你作为谢礼吧。

楚宁宁一愣,急忙推辞,这是父皇赠予你的,你怎么能送给我?

魏萧屿故作失落,垂眸道:我原以为我已经把最好的东西送出去了,没想到人家并不领情

楚宁宁想到了那六年,魏萧屿每每独坐金銮殿的屋顶上对月独酌时,说的也是这般的话,当时他的神色比现在还要落寞几分,让她心中歉疚。

她鬼使神差地伸出了手,将玉佩接下,将自己一直佩戴的青玉鸾佩递了过去,既然你送了我血玉,那我便回你一块青玉,这玉是太后奶奶送给我的,也珍贵得很,你可要好好保管。

魏箫屿一愣,轻笑着接过鸾佩挂在腰间,我们这像不像,交换了信物?

楚宁宁突然觉得脸上有些烧,指着营帐的门怒声道:你滚!

太子昏迷,马球自然打不下去了,查出真相后的第二日,皇帝就命人收拾行程回了京城,楚宁宁坐在马车上,看着窗外风格,心情舒坦了不少。

咯噔

马车突然一颠,停了下来,还未待楚宁宁开口,车帘已经被人掀开。

楚宁宁在心里默默地翻了个白眼,抬眸道:六皇子难道不知道不能随意掀开女子的马车吗?

魏霖面色一僵,瞬间更加恼怒,就、就算本皇子无礼了一次,但是,荣阳你为什么要站在十一那个废物身边?为什么总是帮着他说话?以前我们不是很要好吗?为什么你现在对我不理不睬的?

萧屿哥哥是我请来的队友,我自然要站在他身边了。楚宁宁也毫不客气地反驳,太子坠马一事我只是实话实说,真相到底是什么样的,大家心中都有数,殿下如此冤枉十一皇子,就不怕一着不慎,将自己也拖下水吗?

魏霖眼中闪过一丝慌乱,但还是强行镇定了下来,真相,真相如何不是已经查清楚了,凶手都已经落网,与我有何关系,我为何要怕?

是吗?楚宁宁眸色幽深地看着他,以前是我年纪小,不懂得男女大防,但现在不同,我要顾虑自己的名声,还望殿下以后别来找我,免得别人说闲话。

你!难道你就不怕自己与十一走得太近,惹人说闲话?

楚宁宁微微一愣,从怀里掏出血玉玲珑佩,勾唇轻笑,萧屿哥哥怎么能同你一样?

你!你们哼!魏霖像是瞬间明白了她的意思,恨声策马离去。

楚宁宁收好玉佩,凝神看着走远的人,魏霖方才的样子分明就是心虚,魏箫屿查到的凶手却是三皇子,以魏箫屿的能力,不可能看不出来才是,她越想,越觉得疑惑太多。

如玉,不回府了,随我去一趟繁楼。楚宁宁在车内换上了常备着的男装,朝着如玉吩咐道。

这繁楼是都城中最繁华的茶楼,在那她能听到无数新鲜消息,或许会有意外收获。

重活一世,从她帮助魏箫屿的那一刻起,很多事情就已经与前世有了偏差,她也无法预知未来将会发生什么,而且,魏箫屿查到三皇子的速度未免太快了些,着实让人生疑。

前世她与魏箫屿的交集不多,饶是死后在他身边待了六年,也只知道他似乎颇有手段,但具体实力如何,背后何人在帮他,她也一概不知,如今既然与他有了交集,她定要查清他的底细才是。

小姐,我们来这里做什么?如玉站在繁楼的门口,好奇地张望着里面高声谈笑的人们。

楚宁宁摇了摇手中的折扇,嘴角微扬,故作神秘道:一会你便知道了。

眼见楚宁宁抬脚就要往楼里进,如玉连忙伸手将她拉住,小姐,此处来往之人鱼龙混杂,你若是遇见事情可如何是好?不若先回府,改日多带些侍卫再来。

楚宁宁摇了摇头,抬起折扇敲了敲她的脑门,我的武功可是爹爹教的,哪有你想的那么弱?你若是再多嘴,就回府去!还有,不要叫我小姐,要叫我公子。

是。如玉揉了揉脑门,低声应道,郡公子,那我们快去快回。

楚宁宁点点头,将折扇握在手中,大摇大摆地进了繁楼,贵公子模样十足。

你们听说了吗?前几天,圣医阁的圣女失踪了!刚一踏进繁楼,楚宁宁就听见几个大汉聚在一起讨论。

也不知这圣女去了何处,听闻圣女医术十分了得,可以活死人肉白骨!

那圣女可是圣医阁未来之主,听说圣医阁都要掀地皮了,还是没找到圣女的下落。

众人议论得十分起劲,楚宁宁却是惊讶不已,对于圣医阁她也是有所耳闻的,虽是武林门派,却都是行医之人,圣女则是历任圣医阁主培养的继承者。

哎,你们说的这圣女到底是何模样,你们可曾见过?楚宁宁见众人讨论得甚是有味,也忍不住问了一句。

一个大汉看了眼楚宁宁,饶有兴味地道:我倒是有幸见过一面,虽然隔得有点远,但圣女一袭白衣,气质纤尘不染,一双眸子如秋波剪水,一颦一笑扣人心弦呐。

气质纤尘不染

楚宁宁脑海里无端浮现出了苏木清的模样,她又正好是三四日前救的苏木清,莫非她瞪大了眼睛,若她当真是圣医阁的人,为何要来到她身边?是别有目的,还是事出巧合?

正想着,一个身着白衣的女子从她身边闪过,虽蒙着面纱,但气质身形都与苏木清如出一辙。

你在这里等我。说完,楚宁宁不等如玉反应,直接跟了上去。

那人朝雅室的方向,行色匆忙,并没有发现楚宁宁跟在身后,进了雅室后,方才摘下面纱,朝一男子行礼。

楚宁宁瞳孔微缩,果然是苏木清,只是那男子背对着她,唯一能看到的轮廓还被一缕发丝给挡住了,根本看不清长相,看来,前世她不知道的事情还有很多。

事情处理得如何了?男子开口,刻意压低了声音。

苏木清半跪在地上,恭敬地道:让马儿发狂的药物已经处理干净,您尽管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