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箫屿楚宁宁免费阅读章节

这里给大家带来魏箫屿楚宁宁免费阅读章节,一生小说提供《启禀郡主额驸今天又凶残了》小说阅读,文章精彩绝伦,扣人心弦,一起来看看吧。将军又凭什么认为,殿下会一直等您呢?六皇子妃轻轻露出一抹笑容,楚宁宁这才注意到她的着装,身着翠绿的碧烟衫,下身罩着一条散花百褶裙,浅色的碧玉钗斜斜的插在发髻上,眼尾下似是点了一抹朱砂,带着些许媚意。

《启禀郡主额驸今天又凶残了》精选:

楚将军。六皇子妃轻轻拂去衣裳上并不存在的尘埃,将军的手,在这三年之中,竟也是变得无比粗糙。同样,这面容在草原风吹日晒过了三年,想必也是粗糙无比。这样的将军莫说殿下了,换做是妾身,也吃不消将军这个样子的。

将军又凭什么认为,殿下会一直等您呢?六皇子妃轻轻露出一抹笑容,楚宁宁这才注意到她的着装,身着翠绿的碧烟衫,下身罩着一条散花百褶裙,浅色的碧玉钗斜斜的插在发髻上,眼尾下似是点了一抹朱砂,带着些许媚意。

楚宁宁看着自己出征三年以后的手,手心带着一抹薄薄的茧子。长时间的风吹日晒,让她原本白皙的皮肤变成了小麦色。她有些难堪的看着六皇子妃,却依旧咬着下唇不愿离开。

魏霖走过来了,楚宁宁刚想张开嘴唤一声阿霖。就看到那个女人如同蝴蝶一样飞入了他的怀里。魏霖就像没看到她一样,走过去抱着那个女人轻轻吻在她的眉心。

不知道过了多久,像是终于看到了楚宁宁在这里,魏霖轻飘飘的一眼扫过来。脸上带着一抹假惺惺的歉意,看着她轻轻吐出一句话,宁宁?你也看到了,我已经娶了她为妻。若是你还愿意的话可以嫁到我府中。不过,以你现在的身份,顶多只能做个妾室。

魏霖松开她的腰,往楚宁宁这里走了几步。她顺势上前几步,就在魏霖以为她要投怀送抱的时候,她从腰间拿出一把小巧的匕首,对准了魏霖的心口。

楚宁宁?你疯了吗?!六皇子妃吓得大惊失色,不断地喊着,有刺客!有刺客!快来抓刺客!楚宁宁意图刺杀六皇子!

魏霖,这么多年的爱慕,终究还是错付了。楚宁宁笑着,眼角沁出一行泪,她手腕用力对着他的心口刺下去

楚宁宁捂住头,怎么突然就想到上辈子的这件事了?她定了定心神,绝对不能因为几句话就让自己失控,否则今天所有的隐藏和伪装都会功亏一篑。

而且,若是让房中那人发现后果定会不堪设想。

楚宁宁再次放轻了呼吸,看着房中的男子拿着冷透的茶水泼在地上,一旁的苏木清依旧恭敬的低着头。

六皇子这个计谋不可谓不妙。男子把玩着那个茶盏,看着房间的一角,之后的日子,他必定会接着寻找机会得到荣阳的支持,或者,先毁掉荣阳。

这件事就不是我们该关心的了。低沉的声音从房间里传来,带着几分不屑一顾,那药是用什么处理掉的?如果留下半点痕迹

主上。苏木清抬起头看着那个男子,那个药,是西域来的圣母草。在中原几乎没有几个人见过它的样子。这种草药可以致幻,令动物狂躁。

圣母草在西域很多见。这味草药配上西域很罕见的曼陀罗花,更有效果。且这份草药无色无味,若是查到了,顺着这条线索,也必定会认为三皇子和西域有着某种不可告人的秘密罢了。苏木清深深的低下头去,没有再看着那个神秘的男子。

这份草药,莫不是他们交给六皇子,然后让六皇子拿给三皇子,在最后三皇子就会在这次的事情中被皇上当成六皇子的替罪羊?

若是这样,他们的心机也未免太深了,连后续的事情都能算到。楚宁宁眼里闪过一抹寒光,这个神秘男子定是要除掉的。

只是暂且不知道他的身份,楚宁宁也不敢轻举妄动想要凭借自己的力量去除掉他。她暂且按兵不动,侧耳听着房间内的动静。

外面好像传来了几声鸽子叫的声音,声音有些古怪,像是鸽子又不像是鸽子。楚宁宁心神一凛,怕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这个人只是来传信的罢了。

楚宁宁放轻呼吸,把耳朵凑到窗户旁边。这边的窗户恰好有一个花盆挡着,男子没有看到楚宁宁的身影,只是淡淡的挥了挥手。

窗户被打开,发出了很小的声音。楚宁宁听到有人跪在地上的声音,把脸扭过去仔细看着。

主上。距离有些远,楚宁宁只能模糊的看到一个黑色的轮廓。那个黑衣人嗓音沙哑,单膝跪在地上,消息打探到了,是否需要属下回禀?

说。看着榻上那个黑衣男子再度拿起茶杯,楚宁宁心下有些疑惑,这是什么新的暗号,又或者是他们之间的某种语言?

黑衣人轻声说着,皇宫的内线传来消息,说太子的伤药已经被人调换过了。现在的太子正在发热,伤势算不得好,竟也算不得差。

伤药被调换,确定是哪方势力做的了吗?男子微微低头,看向跪在地下的黑衣人。黑衣人恭敬的跪在地上,嗓音有些沙哑的说着,我们已经确定了,是六皇子的母妃,贵妃娘娘给东宫下了一味药。

伤药的成分查清了吗?男子压低了声音,黑衣人继续回答,已经查清了,这个伤药是西域奇毒,可以让太子的伤口用更慢的速度愈合,如果长期使用,可能会患上狂躁症。

狂躁症?男子轻笑一声,这个病如果染上,或许就好不了了。贵妃娘娘真是好手段,一击致命。

楚宁宁蹙眉,如果是这样的话,上辈子把她针对致死的,不只是六皇子,还有他的母妃的手笔。估计前世皇后娘娘的死因,都是因为贵妃暗中陷害吧?

可是这贵妃是黔中人氏,又怎么会用西域奇毒作为伤药?除非这个贵妃娘娘,从开始就是被人假楚宁宁不敢再深思下去了。

如果现在这个是假冒的贵妃,那么真正的黔中沈氏,又去了那里?楚宁宁心里漫上一丝疑惑,这六皇子又是否真的是皇上亲生的孩子呢?

不过这贵妃娘娘倒是忘了某些事情呢。男子拿出一方帕子丢给黑衣人,站在窗外的楚宁宁看不清那是什么,只能暗自揣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