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名门盛宠前妻想二嫁

这里推荐阅读《名门盛宠前妻想二嫁》,提供温林霍庭轩章节目录,情节非常吸引人,人物真实生动,情感细腻,快来看看吧!随即便是良久的沉默,半晌,她才听到男人不带一丝情感的声音。勉强留着吧,温溪身体不好,多一个孩子,多一个血库。

《名门盛宠前妻想二嫁》精选:

温林手上拿着结果单,指尖微微的颤抖着,看着上面的受孕二字,眼前有些发黑。

脑海里顿时浮现起那日她蹲在门外,书房里那冰冷的一字一句敲打在她的心上。

老夫人问了,若是温林小姐怀孕了怎么办。老管家毕恭毕敬。

随即便是良久的沉默,半晌,她才听到男人不带一丝情感的声音。

勉强留着吧,温溪身体不好,多一个孩子,多一个血库。

这些年来,她极力避孕,避免自己的孩子落了和自己同等的命运,却不料有了疏忽。

温林看着医院大厅里来来往往的众人,回过神来,身体有些发冷,用围巾将自己的面容遮住,匆匆离开。

夜色有些微冷,距离温林得到自己怀孕的消息不到五个小时,她蜷缩在卧室的床上,脸色惨白的厉害,小腹隐隐坠痛,她身子颤抖着,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忽然,卧室的门被打开,温林身体一颤,显然没有料到会有人进来。

啪的一声,灯光驱逐了屋内的黑暗,男人身上带着微微的酒气,眼神却依旧清明,冷冷的看着面带警惕的温林。

霍庭轩扫了脸色惨白的温林一眼,嘴角忽嘲讽的勾起一抹弧度。

又来这套?

温林闻言闭了闭眼,心猛地一颤,没有说话。

温家和霍家从来不把她放在心上,她本人是活是死也无人在意,但唯独当她身体出问题时,她便能拥有那么片刻的注意力,只因她是温家掌上明珠温溪的移动血库。

曾经的她还时常天真,没有认清自己的身份,误以为大家在意她,常常装病来赢得一些关爱,但手段用多了便成了狼来了,平白无故的惹来一身笑话。

高大的男人缓缓的走到床边,居高临下的看着蜷缩成一团的温林,面上的厌恶几乎不带丝毫的掩饰。

你出去。温林闭上眼睛,小腹的绞痛越来越明显,她有气无力的下着逐客令。

霍庭轩冰冷的手捏着她的下巴,几乎逼她睁眼看他。

装出这副样子给谁看,温林,你还没有认清你自己的身份吗?

闻到鼻尖萦绕着的酒气,温林几近绝望,平日里霍庭轩压根懒得看她,但酒后却常常的难缠的要命。

她咬了咬牙,牵起霍庭轩的手,将自己的脸靠在对方的手心,轻轻的蹭了蹭,语气微软。

庭轩,我今天身体不舒服,你先出去好不好。

放低自己的身段换来的却不是对方的柔情,而是一声嘲讽。

别装了,你再怎么学也学不来温溪的一丝一毫,不过是过梁小丑东施效颦罢了。

温溪自小被千万般的宠爱,小女生的撒娇可人作态信手拈来,她性情阴沉惹人厌烦,做起来在别人看来自然丑态百出。

温林心已经痛到麻木,见霍庭轩依旧不打算离开,她缓缓的坐起,打算离开房间。

见温林不把他放在眼里,霍庭轩心底莫名的升起怒火,一把扯着温林的胳膊,把她扔在床上。

猛地一摔,温林顿时疼的小腹痉挛,心中积累的恨意和委屈再也掩饰不住。

我怀孕了。她像是报复一般,恨恨的看着霍庭轩,见对方脸上闪过一丝茫然,她心中有种病态的畅快。

可转瞬间,霍庭轩面色已然恢复正常,随即便冷冷的笑了一声。

怀孕?装病已经用腻了?这是新的手段?

闻言,温林苦笑一声,她无力的躺在床上,轻抚着小腹,放弃了争辩。

见温林如此,霍庭轩轻蹙起眉头,眸中闪过一丝喜悦,但看温林满脸愁容痛苦,他面色渐渐沉了下来,他紧紧的拽着温林的胳膊。

温林,你不会认为怀孕了就能改变什么吧。

温林自嘲的笑了笑,她怔怔的看进霍庭轩幽深的眸中。

我怎么敢呢?我清楚我自己的身份,这个孩子就算出生也不会受到祝福,甚至还可能成为你和温溪重聚于好的绊脚石。

你自己自己清楚就好。霍庭轩冷眼看着她。

温林唇已经没了血色,额头也因为疼痛渗出点点的汗珠。

可是,当年为什么要把我卷进来,你们之间的事为什么要牵连我。

霍庭轩与温溪两人金童霍女,天生一对,容不得外人插足,但偏偏温溪婚前出走,却让她这个私生女嫁进霍家,活生生的折磨了她三年,温林到现在都想不明白这到底是谁的安排,又是为了什么。

霍庭轩缓缓的坐在温林的身边,冰冷的手轻轻的抚上她的脸庞。

若不是你这张与温溪相似的脸,你感觉我会多看你一眼吗?你应该庆幸你除了血液,有了新的利用价值,不然你认为你能嫁进霍家,享受尽荣华富贵?

你未免太过于自恋了吧,我从未说过我想嫁进霍家。

捏着温林下巴的手指力道忽然加重,温林疼的眉头一蹙。

不想嫁进霍家?不想嫁进霍家就在婚礼前夜爬上我的床?

我说过多少次了,那夜我根本不知道房间里是你。温林痛苦的闭上眼睛,本想将自己作为成于浩二十岁的生日礼物送给对方,可是所有的事,都在那一夜就走偏了。

不知道是我?那你希望是谁?成于浩?三年了你居然还想着成于浩?温家怎么养了个你这么不知廉耻的女人。霍庭轩眸中本就不多的那些柔软转为阴郁,狠狠的将温林甩回床上。

温林重重的倒在床上,眼前已经有些眩晕,嗓子干涩难耐,她已经没了说话的力气。

怀孕了也好,这样温溪便又多了一个血库。

虽然早就知道结果,可是当听到霍庭轩亲口对她说出,泪莫名的顺着眼角滑落,心紧紧的揪成一团。

你的希望落空了。温林流着泪轻喘着,霍庭轩冷冷的看着她,对方声音低弱未闻接着道。我刚刚吃了药,孩子现在已经没了。

霍庭轩浑身一震,瞳孔猛缩,这时他才发现,一片暗红从温林身下渐渐晕出,仿佛要把她身上的血都流尽一般。

你做了什么?你怎么可以霍庭轩脸上竟出现温林从来没有见过的慌乱,他抱着温林,有些茫然的看着那些血迹。

温林躺在她的怀中,在失去意识的前一刻听到霍庭轩那仿佛来自地狱般冰冷的声音。

为了成于浩,你居然可以做到这一地步吗?

温林累的厉害,她不想再解释什么了,随即她便陷入昏沉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