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婉宁萧逸尘免费阅读章节

这里给大家带来苏婉宁萧逸尘免费阅读章节,一生小说提供《萌宝强势漂亮妈咪哪里逃》小说阅读,文章精彩绝伦,扣人心弦,一起来看看吧。无论怎么样,她还是我们的长辈。长辈?我推你妈妈?原来萧逸辰是为萧母打抱不平来着,现在的萧逸辰竟然会跑过来质疑苏婉宁打萧母的事,他就这么不相信她。

《萌宝强势漂亮妈咪哪里逃》精选:

萧逸辰的秘书已经带宁宁离开有一会儿了,苏婉宁仍然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今晚莫名地挨了一巴掌,还真是挺委屈的

哎,遇上萧家的人还真不是什么好事。

不过,撇开萧逸辰和萧母,宁宁算是个意外,宁宁和萧逸辰他们不一样,想起宁宁离开时候的那般不舍,苏婉宁内心也是隐隐约约的痛心。

虽然她和宁宁才刚认识不久,可两人算是一见如故,莫名的熟悉感,宁宁对她的亲近和喜爱

虽然宁宁跟她说了,宁宁的妈妈已经去世了,可是宁宁的妈妈怎么会和她一模一样的呢?

叮咚、叮咚

门铃又被人摁响了,也打断了苏婉宁的疑惑。

有了一次教训,苏婉宁不会再傻乎乎地去开门了。

谁啊?她得先确认门外人的身份,免得再受委屈。

谁摁的门铃?

可是门外的人像是不愿意配合一般,一点声音都不吱。

安静的气息僵持了两三分钟,门外终于有回音了,不再仅仅是门铃声了。

是我。

简短的两个字,连语气音都没有,那独特的低沉且带着性感磁性的声音,除了萧逸辰还能有谁。

你们萧家人都这么喜欢我家吗?净往我这里跑。苏婉宁缓缓把门打开。怎么,你又有什么事找我?

苏婉宁,你现在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萧逸辰走到沙发处坐下,冷冷地回了一句苏婉宁。

哦?我变成什么样子了?你倒是说给我听听!苏婉宁不以为然,顺势靠着墙站着,意味深长地问。

一直以来,我都觉得你是善良的,没想到,如今的你,变成如此心狠,那是我妈妈,你怎么可以去推她呢。

无论怎么样,她还是我们的长辈。

长辈?我推你妈妈?原来萧逸辰是为萧母打抱不平来着,现在的萧逸辰竟然会跑过来质疑苏婉宁打萧母的事,他就这么不相信她。

好!你说说,我为什么要推你妈妈了?

你就不可以跟我解释一下吗?萧逸辰微微皱起了眉头,深邃的眼神直直地盯着苏婉宁看。

其实萧逸辰不相信苏婉宁会打他妈妈的,可是他希望苏婉宁可以信任他,亲口跟他说清楚,只要她说的,他都相信,而不是像现在这般与他僵持不下,赌气。

解释什么?我就是推了她,你要帮她还回去吗?

你能不能不要这样子?萧逸辰眉头紧锁起来。

事情我认了,你要是没有其他事情的话,请你出去了,我要休息了。苏婉宁真的累了,不想再与萧逸辰纠缠下去了。

苏婉宁打开房门,视意萧逸辰离开。请,萧先生!

苏婉宁,你能不能好好沟通了?

不能,萧先生,请你离开吧!苏婉宁十分坚决地请萧逸辰离开。

萧先生,你再不离开,我可要叫保安了。

无奈,萧逸辰生气地走出去。

嘭的一声关门声,那扇紧锁的大门再次将两人隔离开了。

萧逸辰和苏婉宁又一次不欢而散,重逢以来,他们就没有好好说过一次话,每次都是那么陌生和冷淡。难道他们的关系就只能是这样了吗?

苏婉宁送走萧逸辰后,便回房睡觉了,她实在是没精力再去想这一连串发生的事了,明天她还要去找工作,无论生活如何,她还是得去工作赚钱的。

萧逸辰刚踏进家门口,一个小身影在他眼前一闪而过,紧接着,宁宁像只小树熊般毫无预告地撞到萧逸辰的身上。

拔拔,抱抱宝。宁宁牌小树熊蹭着萧逸辰大长腿,奶声奶气的撒娇。

嗯,抱抱宝。萧逸辰宠溺地抱起宁宁,并在宁宁小圆脸上亲了一下,以表达他这一天的想念。

想拔拔了吗?

嗯嗯,超级想。宁宁也在萧逸辰那张帅帅的脸庞亲了一口。拔拔,我今天去妈咪那里了,妈咪还陪宝宝玩了。

宁宁这一说,倒是提醒了萧逸辰,让他想起了,萧母在电话里跟他说的话,还有在苏婉宁家的不愉快。

拔拔,不要不开心,宝宝陪拔拔玩。宁宁看到萧逸辰那微微皱起的眉头,边安慰萧逸辰,边用小手帮萧逸辰抹平那微微皱起的眉头。

哈哈,拔拔没有不开心,谢谢宝宝陪拔拔玩了。萧逸辰瞬间被宁宁给暖化了。

不过宝宝的睡觉时间到咯,来,拔拔陪宝宝回房睡觉。萧逸辰把宁宁抱到床上,再帮他盖好被子。

乖,宁宁睡觉觉咯。宁宁安静地躺在床上,任由萧逸辰摆弄着,待萧逸辰准备离开的时候,宁宁一把抓住萧逸辰的手,不让他离开。

拔拔,今天奶奶也去妈妈家里了。萧逸辰知道宁宁这般模样是有话要和他说了,便牵着宁宁的手,在床边坐着。嗯,拔拔听宝宝说。

宁宁便把今晚在苏婉宁家发生的一切事情真相都告诉了萧逸辰。

拔拔,我再告诉你一个秘密,一个只有我自己知道的秘密。萧逸辰知道宁宁是个天真无邪的孩子,他是不会说谎骗人的,更不会诬陷别人。

嗯嗯,拔拔听听宝宝的秘密。

拔拔,其实奶奶和芊芊阿姨对我都不好的,我不喜欢她们,她们总会打我,欺负我的,说我笨。

我最喜欢妈妈了,妈妈对宝宝好好的。宁宁说着说着就委屈起来了,眼眶里的泪珠一直在打滚。你看,拔拔,这些都是奶奶她们打我的,呜呜。

宁宁撸起他自己的衣袖,露出那白胖胖的小手臂,可惜,那小手臂上还多了些本不应该出现在小手臂上的伤痕,一条条印在上面,格外刺眼,兴许当时伤得比较重,还有淡淡的瘀血尚未散去。

宝宝,还疼吗?看到这一幕的萧逸辰冷酷的剑眉再次皱了起来。

他没想到这些人居然敢对宁宁下手!

深邃的眸子又冷了几分。

宁宁抬起有些红润的眼眸。拔拔,我没事了,现在已经不疼了。

萧逸辰强忍着内心的那股怒火,在房间里继续陪着宁宁,直至宁宁睡着了才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