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云倾秦萧寒小说在哪看

慕云倾秦萧寒小说书名是《惊世医妃邪王宠上天》,小说讲述慕云倾秦萧寒之间的故事。为你提供慕云倾秦萧寒小说阅读,惊世医妃邪王宠上天小说讲述的是慕云倾话音刚落,萃凡居的方向便传来一声尖叫,那声音虽破了音,却仍旧能分辨出,尖叫的人是慕云歌。小姐,是萃凡居。云鬓惊讶出声。

《惊世医妃邪王宠上天》精选:

威胁她?

慕云倾面色微冷,慢悠悠的放下手中的玉勺,正准备开口拒绝,一旁的云鬓轻轻的扯了慕云倾一下。

她微怔,云鬓弯下身,在慕云倾耳边低声道:“小姐,今日老爷在府中设宴,若是闹起来,让老爷难堪可就不好了。”

慕云歌就是算准了这一点,才敢叫小厮如此传话。

若慕云歌当真跪到落霞苑门口,慕中远难堪是小,她落得一个欺辱庶妹的名声可是真的。

如今慕云歌的身份已然不同,还不知道多少双眼睛盯着慕府。

“那就过去吧。”慕云倾低语一声,面上的不悦并未减少,“让四妹妹等着,我用了膳就过去。”

这一等,慕云倾足足拖了一个时辰,才整理了衣衫,带着云鬓去了萃凡居。

慕云歌当真守在门口,一见慕云倾过来,立刻满脸笑意的迎上去。

“果然还是将姐姐盼来了,我就知道姐姐不会真生我的气。”

如往常一样,慕云歌挽住了慕云倾的手臂,全然没有了昨日那份寻死觅活的决绝。

她今日穿了一身月白色斜襟绣樱兰的衣裙,在慕云倾这副身材的衬托下,显得越发单薄。

慕云歌头上还缠着轻纱,却一点也不影响她娇俏的面容,许是昨日失了血,慕云歌唇色泛白,看起来有些虚弱。

若是前世,她这番作态,慕云倾早就忍不住原谅她了。

只可惜……前世的慕云倾已经死了。

她面色淡然的被慕云歌拉入正厅。

“姐姐先坐。”将慕云倾推到屋内的椅子上做好,慕云歌转身入了内室,没一会便有茶香阵阵从内室传来。

这香味清冽醇厚,萦绕在鼻尖经久不散,南秦的茶能有如此效果的,唯有雪顶云雾。

这茶只取于第一场霜寒后梢生的第一叶嫩芽,极为稀少,一年仅产十几斤,几乎悉数入了皇宫。

慕云歌手中的茶从何而来,早已不言而喻。

慕云倾冷冷一笑,眼波中浮动着暗影。

少时,慕云歌端了茶出来,面上已是另一番神色。

她走到慕云倾面前,直接屈膝跪了下来,一双眼眸中盈着泪珠,将茶递到慕云倾面前。

“昨日是妹妹鲁莽了,还请接姐姐原谅妹妹。”

说话间,慕云歌眼中的泪珠已经夺眶而出,她垂着眸子,泪珠沾染于纤长的睫毛上,竟像是初逢玉露的白莲,别有一番风韵。

能将哭演绎的如此生动,怕是也只有慕云歌一人了。

“方才妹妹不是说了,我并未真的生气,既如此,又何须求我原谅。”

慕云倾眼眸中霜雪渐升,只是淡淡的扫了慕云歌一眼,并未接她手中的茶。

这戏,她还未看够,就只能委屈慕云歌继续为她演下去了。

她倒很想看看,慕云歌这番作为,究竟打的什么主意。

“姐姐如此说,可是还在怪我?”慕云歌抬起头,楚楚可怜的望着慕云倾,“经此一事,妹妹已经想清楚了,姐姐对六皇子一片痴心,妹妹就算顶着一世污名,也断不能影响了姐姐与六皇子的情分。”

“姐姐放心,待妹妹伤好了,无需姐姐出面,妹妹自会去求六皇子,给我一封休书。”

她说完,状似小心翼翼的望了慕云倾一眼,又道:“姐姐,你向来大度,定然不会与妹妹计较的,对么?”

此话说的,若她不原谅慕云歌,便是心胸狭隘的小人了?

看着慕云歌手中的茶又递过来几分,慕云倾伸手接下。

刚放到唇边,慕云倾便觉得茶香越发的浓烈,她稍微一顿,随即轻抿了一口。

见慕云倾喝了,慕云歌眸中涌动的波澜才渐渐平息,仿佛松了一口气。

“你我同为一家人,日后不必如此行事,倒显得生分了。”慕云倾放下茶,起身,“若妹妹只是为了这点小事,那我便回了。”

“云歌送姐姐。”慕云歌低眉顺眼的朝着慕云倾福了福身。

慕云歌将礼数做的这般周到,慕云倾也不禁挤出一个笑容,上前虚扶了一把,“妹妹留步。”

待到慕云倾的身影消失,慕云歌唇边的笑意瞬间僵住,轻蔑的瞥了眼慕云倾喝剩的茶,沉声吩咐,“处理干净了。”

出了萃凡居,云鬓闻着慕云倾身上的味道,心中生疑,“小姐身上的茶香未免也太重了。”

“你也闻出来了?”慕云倾回身看了云鬓一眼,眸光微微闪烁。

她以前只当云鬓是个灵巧的,却不想她心思竟如此通透,脑中不禁闪过上一世云鬓与她相伴的日子。

起初,云鬓也会如今日这般提点一番,可惜她全然不明,倒是辜负了云鬓这一番心思。

两主仆缓步在幽径上走着,眉宇间如出一辙的轻皱着,仿佛都在思索着这茶香有何古怪。

入了落霞苑,慕云倾方顿住脚步,转身问道:“云鬓,慕府附近可有医馆?”

“有的。”云鬓点点头,有些担忧的望着慕云倾,“小姐可是不舒服了?”

“并非是我不舒服。”慕云倾忙解释一声,拿出钱袋递给云鬓,“你拿着这些钱,去医馆买一味药,越多越好。”

她让云鬓附耳过来,低声说了药名,又叮嘱道:“从后门去,不要让人发现了。”

云鬓点点头,虽不明白慕云倾为何要买这么多的药,却也只能照做,将药买了回来。

因着早上的事,云鬓一天都心神不宁,好在入了夜,也没有什么事发生。

空中明月高悬,已经过了亥时了,慕云倾却毫无睡意,梳洗过后,便让云鬓搬了椅子坐在院中。

云鬓见她眼眸时不时的落在萃凡居的方向,有些好奇,“这么晚了,小姐怎么还不入睡。”

“睡?”慕云倾轻笑一声,“好戏还没上场,我若是睡了,岂不是辜负了唱戏的人?”

慕云倾话音刚落,萃凡居的方向便传来一声尖叫,那声音虽破了音,却仍旧能分辨出,尖叫的人是慕云歌。

“小姐,是萃凡居。”云鬓惊讶出声。

慕云倾站起身,“走吧,我们过去瞧瞧。”

接过云鬓手中一直备着的披风穿上,带着云鬓缓步朝萃凡居的方向走去。

不仅是慕云倾这边,但凡听到慕云歌这声尖叫的院子,都掌了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