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龙出狱精彩章节阅读

作者糖醋与排骨《狂龙出狱》精彩章节阅读,该小说文笔细腻流畅,情节生动,内容精彩非凡,属于熬夜必看的优质好文。穆家的人听到后直接惊呆,江阳直呼熊国庆的名字,那不是公然挑衅吗?穆老太太气得抄起了拐杖,眼瞅着就要往江阳的身上砸。

《狂龙出狱》精选:

话语落下,爆笑声随之响起。

“哈哈哈哈哈!傻子!你不过是个坐过牢的废物而已!以为自己是谁!别说你的道歉了,你就算是吊死在人家门口,恐怕熊夫人都不会正眼看你。”

“看来这一年的牢,真是给你坐出幻觉来了,屁用没有的废物东西,只会吃软饭,吹牛!”

“那你打电话,道歉吧。”穆老太太冷冷的盯着江阳,“一定要把你和穆家的关系分开,你自己可以死,别拖累穆家。”

穆熙然小声的开口:“江阳,要是惹怒了熊市长,后果太严重了,你真的要好好道歉啊。”

江阳看着面前柔弱的穆熙然,皱了皱眉,随后立刻拿出了手机,先是拨通了市长夫人的电话。

“谁啊?”市长夫人傲气的声音响起,“打电话有什么事情?”

“是我,江阳。”江阳冷冷地汇报着自己的名字。

而也就在这一瞬间,这场夫人的傲气全部都消失不见,取而待之的是恭敬与尊重。

“原来是您,您打电话过来是有什么事情要吩咐吗?有什么需要的尽管说。”市长夫人小心翼翼。

关于江阳的事情,熊国庆早就已经跟她说了,这样的大人物,她恨不得跪下叫爸爸。

“东方集团的订单我拿下了,不久后就签订正式的合同,穆家这边不满意,说是我抢了你的订单惹毛了,你让我跟你道歉。”江阳言简意赅。

熊夫人在听到这话之后,当即语气一顿,脸色煞白,冷汗瀑布般滑落,话音中多了些许颤抖道:“这这这……您可千万别这么说,我们哪里担待得起,莫说是一个小小订单,你若是想要,我整个公司送给您都可以,求您收回道歉的话,我们承受不起啊……”

市长夫人急得都快哭了,不知如何是好。

这让江阳跟她道歉,那不是要了她的命吗!

而江阳随后则是直接挂断了电话,一脸淡漠。

“既然不是市长夫人的问题,那肯定是市长那边生了气!江阳你还得给市长道歉!态度一定要诚恳,要是他不原谅你,你给他下跪!”穆立峰不依不饶。

他的话才刚刚落下,江阳又把电话拨了出去。

“熊国庆,你需要我给你道歉吗?”江阳已经失去了耐心,语气不耐。

穆家的人听到后直接惊呆,江阳直呼熊国庆的名字,那不是公然挑衅吗?

穆老太太气得抄起了拐杖,眼瞅着就要往江阳的身上砸。

“道……道道歉?!”熊国庆吓的话都说不利索,咕咚咽了口唾沫,差点哭出来,“您不能说这种话啊,今天是我做差了,我给您道歉!”

熊国庆一席话落下,穆老太太的拐杖也停在了半空。

穆家的所有人都尴尬不已,用一种古怪的目光看着江阳。

“您还有什么吩咐吗?有什么事您尽管跟我讲,我一定办到!”熊国庆又跟个狗腿子似的讨好着江阳。

“滚远点,别来烦我。”江阳又挂断了电话。

他抬起头,冷眼看着面前所有穆家的人:“电话打完了,满意了?”

鸦雀无声。

随后一片倒吸凉气的声音响起。

穆家人目瞪口呆,完全不敢相信,自己刚才听到的东西。

江城第一人,熊市长夫妇……居然真的不敢接受江阳的道歉。

穆熙然也是有了一丝丝大胆的想法,难道自己的丈夫,其实是很有本事,能够让熊市长尊重的人?!

穆老太太握着拐杖的手紧了又松,松了又紧,浑浊的老眼中浮现浓浓的震惊。

“呵–”穆立峰突然开口,不屑的讥讽道,“你有什么可得意!我刚才问过李部长了,他说国家现在有个优待退伍老兵的政策,不管是什么领导,对待退伍军人,都要以礼相待,否则会被查处。”

“等着吧,就你这个态度,等政策过去,熊市长非得把你弄回去坐牢不可!”

“你就是秋后蚂蚱,蹦跶不了几时!”

江阳懒得和他多谈这个话题,只是冷冷的盯着他:“话说完了?”

“怎么?!敢这么和我说话,你以为你是退伍兵我就不敢动你?!”穆立峰恼怒说道。

“说完了,就给熙然道歉,别忘了老宅里你自己说的话。”江阳淡淡道。

穆熙然愣了愣,看向江阳的美眸,突然有些湿润。

她哪能不知道,江阳在那种关键时候,还想着给自己出头。

“我说了什么?!”穆立峰冷笑,脸色逐渐多了几分讥讽之色,“我看你是脑子坏了,做梦梦到我说要道歉吧,就穆熙然也配?”

“还有你个废物,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是想死吗!”

风波已过,身边穆家人又都在场,穆立峰越发有了底气。

答应过又如何,反正没有第三个人知道,他根本不怕,一个废物而已,也没资格让自己履行诺言。

江阳目光一冷,突然出手,捏住了穆立峰的肩膀:“道歉。”

穆立峰吃痛,额头上瞬间冒了冷汗,可他仍旧是不服气,咬牙切齿:“道歉?道个屁!”

“是吗?”江阳加重了力气。

而穆立峰则是疼得浑身发颤,腿下一软竟险些跪在了地上。

“住手!”穆老太太爆喝,一张老脸上满是怒意和心疼,“谁给你的胆子,对立峰动手的?”

“给熙然道歉。”江阳神色淡漠,对老太太的话恍若未闻。

穆熙然的眼神多了几分暖意,刚想开口让江阳松手,却被江阳一个温柔的眼光压回了想法。

剧痛之下,穆立峰只能够是硬着头皮看向了穆熙然:“熙然,对不起。”

话语落下,江阳也松开了手。

穆老太太大怒,苍老的手捏紧了拐杖,脸色阴沉,语气冷硬的道:“很好,连老身的话都敢不听,江阳,你好大胆子!!一介废物都敢如此猖狂,若是让你做了穆氏集团总经理,还不翻了天去!”

“之前允诺你的总经理职位取消!明日公司会议,你自觉把这个位置,交还给立峰!”

不给任何反驳的机会,穆老太太冷哼一声,便径直离开。

穆立峰得意地大笑:“傻子,爽不爽,捏一下丢了个总经理的位置,果然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废物!”

穆熙然脸色微白,眼中完全藏不住悲哀委屈之色。

她倒不觊觎一个总经理的位置。

只是穆老太太这般偏心,让她心灰意冷。

江阳则是一言不发独自离开。

远离了人群,江阳拿出一直震动的手机,看到屏幕上的来电显示,江阳的面上多了几份无奈。

“领导……”江阳接听了电话。

电话那头那位,正是如今的华夏第一人!

“你这小子!”领导故作生气,语气中却藏不住对江阳的欣赏,“从监狱里出来这么久,都不知道给我打个电话。”

“这不是,知道您忙么,呵呵。”江阳也放松了,这位华夏第一人宽厚仁慈,他向来和对方接触都感受不到压力。

“熊国庆说,你要退伍?”领导语气一顿,突然切入主题,“是因为穆老爷子的事儿,心里委屈吗?”

江阳沉默数秒,忽又笑了:“您知道我的,守卫疆土是我毕生追求,无怨无悔。”

领导也沉默了,好半晌才开口:“就是懂你,才越发心痛,这些年,你受委屈。”

“你对得住华夏没错,可这万里河山,却亏欠你甚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