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口袋有糖果小说

给大家带来沈杳杳林扶言免费阅读,一生小说免费为您提供《他的口袋有糖果》沈杳杳林扶言章节阅读,喜欢这本小说的亲们一定不要错过哦!今天绝对是她人生最倒霉的日子,好不容易逮了机会离开林家,偏江酩绻非勒令林扶言送她,她吓得手都快摇断了,还死命给林扶言打眼神,结果林扶言这个狗男人,不仅拒绝接收她的眼神,还答应了。

《他的口袋有糖果》精选:

夜里的风有些凉,将白日里的几分热都吹的消散。

沈杳杳不禁打了个寒颤,挪着步子离身边的人远了些。

再凉的风,也不及旁边这大冰块来的冻人。

今天绝对是她人生最倒霉的日子,好不容易逮了机会离开林家,偏江酩绻非勒令林扶言送她,她吓得手都快摇断了,还死命给林扶言打眼神,结果林扶言这个狗男人,不仅拒绝接收她的眼神,还答应了。

她深叹口气,侧目望了眼在她旁边散发无限寒气的林扶言。

气氛实在是尴尬到了极点,沈杳杳握拳掩唇清了清嗓子,小声说:白天还挺热的,没想到晚上这么冷。

林扶言循声低眸睨着她,似乎察觉到了尴尬的气氛,遂答:嗯。

沈杳杳:

这聊天可太费劲了。

她决定不再整这些弯弯绕绕的,直接将话题引到正事上:得劳烦林医生,这次医院的项目,我们可能需要一份医院的VI手册以及尺寸信息,电子档就可以。

嗯。又是非常简单的一个字。

沈杳杳已然习惯他如此惜字如金,便默默掏出手机,调出微信二维码,朝他面前一放,那这样的话,加个微信?

林扶言脚步顿了顿,却没拿出手机。

沈杳杳小心翼翼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笑的虔诚又狗腿,加微信的话比较方便林医生把文件发给我,后续项目沟通也容易。

虽说她这模样着实怂了点,但怂人有怂福,只要给这林祖宗哄好了,这次项目完美结束,升职加薪就指日可待。

滴的一声,林扶言看她模样实在可怜,破天荒的起了那么点施舍心,拿出手机扫了沈杳杳的二维码。

紧接着,沈杳杳手机就弹出有人申请加好友的消息,她目光一喜,立马点了同意。

林医生人真好。她将手机揣回口袋,脸不红心不跳的开始说瞎话。

似乎没料到她会说出这话,林扶言神色微微一怔,看她的眼神愈加深邃。

沈杳杳稍一转眸,便感觉到他炽热的眼神,就连那双桃花眼里也闪烁着微光。

看这模样,她定然是夸对了!

她暗暗给自己打气,回忆了一下沈昌昌吹林扶月时所说,夸的更为卖力:林医生人长得好看,还这么好说话,能跟林医生对接真幸运。

林扶言隐隐似乎抽了抽嘴角。

我听说林医生医术也特别棒,在业界很有名气呢!沈杳杳顿了顿,见他表情没什么太大波动,便硬着头皮又说:林医生在医院肯定也很受欢迎吧?肯定很多女孩子喜欢林医生!

林扶言听着她喋喋不休的夸奖,兀自按了按眉心,终于开口:你是第一个在我面前这么夸我的。

真的啊?!

温软的声音满是惊讶,林扶言稍稍垂目,便能看见她那一双亮晶晶的眼睛,经灯光一照,璀璨的如同星光。

他微微俯身靠近,试图从这璀璨中,寻出一丝撒谎的痕迹。

可惜没有,一丝都没有。

他转眸,唇角微动,缓缓答她:真的。

沈杳杳鼻尖还萦绕着淡淡的栀子香,隐隐约约又好似藏着些许甜甜的奶香,奇异的不像是这样清冷的人身上该有的味道。

她怔了半晌才回过神:那一定是他们没有我实诚。

实诚?

这可真不像是她所拥有的品质。

林扶言没忍住弯了弯唇角。

沈杳杳见他没应声,便悄悄抬头望了望他。

仍旧是这两天最常见的,没什么表情的面容,但唇角,却若有若无的,好似蕴着分笑。

看来这林祖宗心情还不错。

沈杳杳立时弯了眉眼,步伐也不禁一蹦一跳起来。

她觉得这是个好的开始,略一思量,便又开始夸,林医生的妈妈也超级有气质,肯定是文艺工作者吧?

风卷起路旁梧桐飞絮,林扶言将手放进口袋里,缓缓答:乐团小提琴手。

这可太巧了!沈杳杳鼓了鼓掌,眨巴着眼睛望着他,我妈妈也是乐团小提琴手,就是宁城交响乐乐团的。

唇角笑意尽散,林扶言目光微沉,没出声。

四周气压也陡然一降,沈杳杳立马觉察出不对。

难不成林扶言是觉得她在故意套近乎不高兴了?

可她却说的是实话啊。

刚放下的心立时又悬了起来,沈杳杳紧张的绞着手指,迟疑片刻,轻声说:我没有套近乎的意思,只是真的很巧,我妈妈真的也是小提琴手。

小心翼翼的,仿佛说错一句话他就能震怒似的语气。林扶言目光顿了顿,看样子她是不知情的。

我知道。他放轻了声音,抬手迟疑了片刻,才别扭的放在她头顶,拍了拍。

果真是如瞧着一般,她的头发细软的厉害,像一团墨色的云。

沈杳杳一抬头,就看见林扶言若有所思的瞧着自己手掌,又微微蹙眉伸手搓了搓,那模样似乎在嫌弃刚才触碰了她。

她迅速抬手摸了摸自己头顶,早上刚洗的头,还没油呢,怎么就招嫌弃了?

沈杳杳撇了撇嘴,顺着他的话接:那林妈妈是哪个乐团的啊?有机会一定要去看林妈妈演出。

指缝似乎还缠绕着几分软绵绵的触感,林扶言蜷了蜷手指,缓缓答她:宁城交响乐乐团。

我就说巧吧!

沈杳杳眨巴着眼睛望他,又猛的嘀咕起来,不过怎么以前没在乐团里见过阿姨呢。

宁城交响乐乐团每一场在宁城的演出,她都会被她那无敌宠妻的爸爸沈云赫强制观看,几乎乐团里的每个人她都认识,却着实没见过林扶言的妈妈。

视线遥遥间,已能瞧见沈家所居的小区大门,是极有风情的中式园林风格的小区,门口偌大的牌匾上,金灿灿的雕刻着齐家园三个大字。

林扶言停步,低眸道:兴许是因为今年才加入乐团的原因。

难怪呢。沈杳杳随着他停下,转头看了看不远处的小区。

看林扶言的意思是就送到这为止,好在她也只想到此为止,便冲他摆手,我先回去了,多谢林医生。

话落,她听到林扶言轻轻嗯了一声,便朝小区跑了过去。

林扶言就站在原地远远望着,看见她将手背在身后,一蹦一跳的到了大门口,向小区门卫热情的打了个招呼,旋即回头,冲他摆了摆手臂。

之后,她便又那样一蹦一跳的,进了小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