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点染卿怀

这里推荐阅读《点染卿怀》,提供苏染徐卿尤章节目录,情节非常吸引人,人物真实生动,情感细腻,快来看看吧!喂!你还我!她气急败坏又无计可施的朝着那溜得飞快的背影跺脚。望着自己空荡荡的手心,她委屈的嘟嘟嘴。这可是这个月第三次被那个小霸王抢走竹蜻蜓了,阿姐肯定会不高兴的。

《点染卿怀》精选:

小桥流水,杏花竹篱,与世隔绝的小村庄宁静祥和。

时值正午,家家升起青白的袅袅炊烟,引得田间耕作的丁壮和学堂归来的孩童驻足凝望。

嘿,借来玩玩!

猝不及防的,苏雪竹手中的竹蜻蜓被学堂里的小霸王顾年一把抢走。

喂!你还我!她气急败坏又无计可施的朝着那溜得飞快的背影跺脚。

望着自己空荡荡的手心,她委屈的嘟嘟嘴。这可是这个月第三次被那个小霸王抢走竹蜻蜓了,阿姐肯定会不高兴的。

雪竹?高大的人影朝她走来。

沧哥哥。苏雪竹眼前一亮。嘿嘿,冤大头来咯~

雪竹赶着回去吃饭吧?青年冲苏雪竹粲然一笑,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阳光英朗的脸庞让人觉得格外亲切。

嗯嗯,苏雪竹点点头,掂着自己的小书袋便要往前走,今天顾年又抢了我的竹蜻蜓,要是再晚回,阿姐该骂我了。

你阿姐才不会骂人。季沧没有半点迟疑下意识回道。说完才发现自己中了这小丫头的套。

噫~苏雪竹歪头撇嘴偷笑。

季沧本就脸皮薄,被个不足七岁的小丫头调侃更是面上兜不住,索性开门见山,取下背篓,掏出两只毛色光亮的野兔。

苏雪竹小小的惊呼一下。这个季节,这么肥的野兔可不常见。

你们前些日子刚重修了柴房,这些天又要上山采药,你阿姐肯定忙得脚不沾地,季沧挠了挠后脑勺,脸上有些不自然的红。

今日运气好抓了两只兔子,你拿回去给你阿姐补补身子。轻飘飘一笔带过,仿佛这两日费尽心思寻找野兔踪迹,布置陷阱的人根本不是自己。

唉,苏雪竹故作无奈的摊手,沧哥哥你是知道的,阿姐不让我随便收旁人的东西。上次,村东头的李家大哥央我帮忙给阿姐送簪子,阿姐发现了,结果两天都没搭理我。

那,那我帮你把竹蜻蜓要回来?顾沧急了。

那行,我帮你送。话毕,苏雪竹麻利的接过两只肥溜溜的野兔,撒开两条小短腿便往家的方向跑,一边跑一边喊,

三个,那姓顾的小霸王抢了我三个竹蜻蜓,沧哥哥明天可要一起帮我要回来!

行!

对了!近日西边山林不太平,叫你阿姐少去。

知道啦

哈哈哈,沧哥哥太好说话了。苏雪竹暗爽。

远远的,她便看到自家阿姐站在门口杏树下张望。鹅蛋脸,樱桃口,弯弯柳叶眉,麻布素衣掩不去窈窕身段,目若含秋光,真真一俗世俏佳人。

人美心善手还巧,怪不得如此惹人惦念。

阿姐。她加快脚步跑到苏染跟前,抱个满怀。

都多大了,还撒娇。苏染稳稳接住小丫头身子,嗔怪道。

我方才见杏花随风吹落,阿姐好似也要乘风飞升,这才忙着抓住,免得仙女阿姐飞咯。苏雪竹眼珠子骨碌碌转着,一本正经的样子惹得苏染失笑。

又是你沧哥哥送的?苏染点点苏雪竹手中两只野兔的耳朵,挑眉。

嘿嘿苏雪竹选择装傻。

你呀。苏染失笑摇头,你可知没有平白无故承的情,来来往往,总是要还的。

苏雪竹抱着苏染的胳膊,懵懵懂懂的点点头。

以后会懂的,进屋吧。

用过饭,苏染将小丫头哄睡下,又盛了熬好放凉的甜汤装食盒,送去给田间劳作的父兄。

趁天还未黑,苏染搬了凳子到院子里做针线活,翻捡药材,动作熟练的仿佛演练过上千遍。

三年的时光,足够让上过沙场,行过荒漠的织造四小姐适应这村落的生活。

苏家父兄很宝贝自家这个看上去娇滴滴的姑娘,从不让她干重活脏活,平日里还有一个古灵精怪的妹妹替她解闷。是以她的乡村生活过得十分舒坦,对前世种种也少了份执着,只偶尔在午夜梦回,忆起那张越来越模糊的脸庞时会枯坐好一会儿。

她知自己如今还魂在村女苏染身上,也知现今是嘉元二十年她已离世七年,爹娘早已染疾仙逝,她唯一挂念的胞弟当了将军,统帅一方。至于秦云甫,听说助朝廷平反有功,如今做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与她这个小小村女自然再无瓜葛。

永不相见,或许才是最好的结局。

是日晚,听过了今日的睡前故事,苏雪竹迷迷糊糊就要睡去,脑中却突然回想起白日季沧的叮嘱。

看在那两只兔子这么好吃的份上,她强撑着困意,在苏染起身就要离开时开了口,

沧哥哥让我给阿姐带话,说,说嗯?说了什么来着

说了什么?苏染俯身替她掖好被角。

南边?北边?不对不对,西,东东边,对了是东边。苏雪竹脑袋晕晕的想着。

他说东边山林不太平,要阿姐你少去。终于可以安心睡觉了

东边吗苏染想起昨日上山采药时看到的一窝菌子,明日应该就可以采,可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