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染卿怀免费阅读

小说《点染卿怀》的作者是漓怪,这里给您带来苏染徐卿尤《点染卿怀》免费阅读,构思巧妙,情节动人,千万别错过哟。苏雪竹乖巧的点点头,摸摸微鼓的肚子示意自己吃饱了。苏染目送苏雪竹出门后回屋收拾碗筷,打扫房间,身后跟着打转的徐卿尢欲言又止。

《点染卿怀》精选:

晨光熹微,鸡叫过第一声,苏染便如往常一般起床生火煮饭。

很快,她就发现徐卿尢不太对劲一直黑着个脸,问他也不说原因。

漂亮姐姐是身子不舒服吗?阿姐每个月身子不舒服,也会像漂亮姐姐现在这样不高兴。苏雪竹咬着筷子,一双大眼睛忽闪。

徐卿尢脸更黑了。

雪竹,我教过你什么?苏染瞪眼佯装生气。

食不言,寝不语。苏雪竹撇撇嘴。

阿姐每次装凶都装得不像,雪竹一点都不害怕。

噗。

苏染偏头看着徐卿尢,无声质问,这好笑吗?

徐卿尢低头啃手中的馒头。

哼。

雪竹吃饱了就去学堂,别迟到。

苏雪竹乖巧的点点头,摸摸微鼓的肚子示意自己吃饱了。

苏染目送苏雪竹出门后回屋收拾碗筷,打扫房间,身后跟着打转的徐卿尢欲言又止。

你父兄呢?徐卿尢开始没话找话。

他们在地里干活,早早用过饭了。苏染颇有耐心的同他周旋。

嗯。

一阵无话。

走到院角柴堆前,苏染把斧头径直丢给徐卿尢,自己则坐到一旁。

别光看着,那堆没劈的柴,今天都要劈完。使唤起眼前这个公子哥,苏染表示毫无压力。

徐卿尢倒也没说什么,撩起裙摆便开始挥舞斧头。

说说吧,怎么了?苏染进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小口小口的嘬。

徐卿尢挥舞斧头的手顿了顿,眉头一皱,似是想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没有说话。

苏染自讨了个没趣,回屋放好茶杯,开始摆弄药架上的药材。

你昨晚,是不是出去了一趟?

苏染半夜睡得迷迷糊糊,冷不丁听到他起身下榻的声音,原以为他是去方便,结果过了很久人都没回来。

嗯。额角出了层薄汗,徐卿尢停下手中动作。

下山时记着林子里有一处池水,我夜里就去洗了个澡。

这样啊。苏染理解的点点头。之前忙于躲避家仆,肯定没什么闲情洗澡。

就是洗完穿衣时,徐卿尢偏头,被一个男人看见了。

看见了?!

那他知晓

没有。

呼。那就好那就好。

那你为何心事重重的样子?

苏染话还未说完,院门突然被敲响。

示意徐卿尢收拾一下因劈柴而略松散的衣襟,苏染开门看清来人,倒有些惊讶,

季沧,你怎么来了?

我,我来今日的季沧显得格外羞赫,脸上还有一些苏染看不懂的情绪。

不知什么时候,徐卿尢默不作声站到苏染身旁,脸色阴沉的盯着季沧。

姑娘,季沧看到徐卿尢突然激动起来,我昨夜不是故意偷看姑娘洗澡的。

苏染挑眉,偷瞄一眼徐卿尢,只见他眼神犀利如刀。

看了姑娘身子着实是季沧不对,季沧被那样的眼神吓得顿了顿,但片刻后,似是下定某种决心。

若姑娘不嫌弃,季沧愿意去姑娘家下聘,明媒正娶,绝不辜负。

苏染:精彩!

她心里的小人在拍手称快。就这,茶楼话本都不敢这么写。

啪!

她只觉背上被大力一推,还未反应过来,那厢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关了门。

徒留她和季沧在门外面面相觑。

你昨日,可是说过要对徐姑娘负责这种话?苏染试探性问道。

正是。

怪不得徐卿尢脸那么黑。

咳咳,她知道,又到了自己编故事的时候。

季沧,你以后勿要再说些什么提亲之事,苏染故作深沉,徐姑娘她也有难言之隐。

难言之隐?

徐姑娘她,她喜欢女子,所以她没办法嫁给你。这样说貌似也没毛病。

喜欢女子?季沧觉得自己脑子有点不够用。

我只听说过男子有龙阳之好,竟不知女子也有这种,这种季沧半天也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

说的是。季沧可耻的发现自己竟松了一口气。

等季沧离开,身后木门吱呀一声从里面被打开。

哟,她还以为这人真把自己关在门外不给进,没想到还有点良心嘛。

他刚才显然听到了她俩的对话,没什么反应说明她编的鬼话还是颇为合情合理。苏染得意的想着。

进门后,徐卿尢继续劈柴,苏染则进屋开始收拾什么东西,半晌才出来。看徐卿尢放了斧头,稍作歇息,顺带端了碗茶水给他。

你打算多久出发?

怎么,苏姑娘嫌我碍事?徐卿尢仰头饮碗中茶水,用眼角余光看她。

一颗汗珠沿着下颚精致流畅的弧度一路向下滑去,埋入脖颈,被高领隐去行踪。

徐家大公子应该很快就会赶来,你此时不躲,恐怕再晚些就来不及了。

你喜欢苏祁,可是因为他模样俊俏?

徐卿尢问的没头没脑,苏染只当他在试探。

苏将军英勇无匹,为人坦率,自然是万千闺中女子的心仪之选。

只是民女身份低微,不敢肖想,只要徐公子能帮我把药方转交,民女就心满意足了。

苏染自认说的滴水不漏。

啧。不敢肖想

倘若我说,我能带你见苏将军一面,你又当如何?

百里外的军营守卫森严,将军府更是远在上京,她与苏祁如今身份悬殊,若是没有徐卿尢,她可能一辈子都没有机会再与胞弟相见。

苏染承认,自己心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