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龙出狱by糖醋与排骨

一生小说为您提供精选小说《狂龙出狱》by糖醋与排骨,该小说主要人物有江阳穆熙然,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经典著作。穆老太太脸色阴沉,她为自己刚才一度浮现对江阳刮目相看的想法而感觉到羞耻,这个女婿就是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废物。

《狂龙出狱》精选:

“让一下,你挡着我扫地了。”江阳直接将扫帚扫到了穆立峰的脚上,语气淡定。

穆立峰当即火冒三丈:“让你去墓地参加爷爷的祭礼,那也是给你面子了!你别给脸不要脸!”

“面子吗?”江阳冷笑,“我用得着你给吗?你算个什么东西?你也配?”

“你!”穆立峰被堵得哑口无言,气得满脸通红,当即威胁道,“我可告诉你,熊市长点明要见你,你不去后果自负!”

他不想提股份分红,更不想提总经理的事儿。

在他眼里,自己亲自来请这个废物,已经足够给面子了!

江阳没有说话,而是扭头就走。

穆立峰慌了,直接动手,伸出手抓住了江阳的肩膀,想要把人强行的拉过去。

江阳的身体迅速反转,轻描淡写一个过肩摔,把人摁倒在地上。

穆立峰感受到了强烈的窒息感,再加上江阳冰冷的目光,让他浑身不自在,心中发慌。

“江阳!你好歹也是穆家的人!现在穆家出了问题,你袖手旁观对得起穆家对你的恩情吗!”穆立峰硬着头皮。

如果不把江阳请过去,熊国庆他一定吃不了兜着走。

“穆家?”江阳冷笑,“除了熙然,你们算个屁。”

“奶奶说了,只要是你去,股份和分红都还给熙然,还有……让你当总经理!!”穆立峰焦急之下,只能把最后条件爆出来。

就算是他再怎么瞧不起江阳,却也不得不在这一刻低头。

“是吗?”江阳挑了挑眉,眼神当中仍旧是一片冷漠。

江阳在等待,穆立峰却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

他不得不握起了拳头,咬着牙看着面前的江阳,随后深呼吸一口气,大声地道歉:“江阳!之前的事情是我对不住!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就不要再跟我计较这件事!”

“我错了,我诚心诚意的跟你道歉!求求你出手帮助一下我们穆家!”

穆立峰竭力地拿出自己的诚意,低下了他高贵的头颅,身体呈九十度鞠躬。

他感觉自己脸上火辣辣的,堂堂的穆家接班人,今天竟然要给一个废物女婿道歉鞠躬。

“你别忘了,给熙然道歉。”江阳冷哼,也终于动了身。

穆立峰看着江阳的背影,眼神阴翳,恨意滔天。

刚刚才到达墓地,熊国庆就立刻快步上前,笑容如沐春风地迎向江阳:“您可算是来了,我都等您好长时间。”

在场的所有贵客都惊掉了下巴。

眼前这位,可是江城的天,实实在在的第一号大人物。

他怎么会……对一个废物女婿如此的热情,乃至于有一丝丝的逢迎?

穆熙然美眸中尽是惊喜,江阳最终还是没让自己失望!

自己的丈夫,可是能够让江城第一人以礼相待!

放眼整个穆家,乃至江城,年青一代都找不到第二人有如此地位!

穆立峰看的又是气愤又是难以自制的嫉妒,他恨不得代替江阳的位置,恨不得此刻市长如此热情对待的人是自己。

穆老太太看的一双浑浊老眼,也忍不住瞪大了。

数十年的人生经历,都无法在此刻给她解释看到的一切。

这还是被自己随便拿捏的那个废物江阳吗?!难道自己……做错了?

然而下一秒,江阳的话直接让穆家所有人脸色大变,满心惶恐。

“我没工夫跟你闲聊,你不是祭奠老爷子吗?那就赶紧上香,上完香就走人。”江阳的态度冷漠的很。

他的心里面清楚,熊国庆之所以这么热情,不过是为了让他再回到部队罢了。

江阳有自己的计划和打算,岂是一个熊国庆阿谀奉承两句就可以轻易改变。

“好好好,是是是。”熊国庆抹了一把冷汗,在众人目瞪口呆之中,刻意落后江阳半个身位以示尊重。

随后跟着一起参加祭礼,最后上香。

前后不过十几分钟的功夫而已,熊国庆就已经全部完成。

而江阳则是一个冷眼射过,熊国庆满脸尴尬,立刻扭头离开,招呼都没和穆家人打一句。

熊国庆知道,江阳对自己这自作主张的行为有些怒了,从江阳出现到祭拜,自己的头上就仿佛悬了一把剑,随时都可能取了自己性命。

压力巨大之下,熊国庆算是落荒而逃了。

然而这一幕落在众人眼里,却变了味道。

熊市长这种大人物难得对一个普通人如此热情,江阳居然不识抬举,最后把熊市长激怒了,熊市长才一言不发铁青着脸就走。

“江阳,你好大胆子!熊市长能够跟你搭上两句话,已经是你天大的荣幸了!你还敢不知好歹敢冲撞熊市长!”李部长第一个站出来,朝着江阳怒喝。

其他的贵客也跟着纷纷开口斥责江阳和穆家所有人。

“给脸不要脸,熊市长也是你们小小穆家有资格冲撞的吗!”

“果然废物就是废物,没有能力就罢了,眼力劲也没有,得罪熊市长,穆家就等死吧!”

“穆家和穆熙然真是倒了八辈子的大霉,怎么找了这么个愚蠢无脑的女婿。”

呵斥完了,看到熊市长离开,贵客们也没兴趣留下来了,三五成群很快就散尽了。

在场只剩下穆家人和江阳。

情况变得太快,穆老太太和穆熙然都没反应过来。

穆立峰已经迫不及待的,尖叫着指责:“江阳啊江阳,你简直是太膨胀了,熊市长只不过是不摆架子待人亲近随和,你还就真把自己当一号人物了?居然敢冲着熊市长用这种态度,你想死别带上穆家!”

“而且据我从李部长那打听出来的消息说,熊市长点名要见你,只是因为你抢了他夫人订单的事情,否则你这狗一样的东西,一辈子都不可能让市长看一眼。”

“谁都知道,熊市长是最疼老婆的,你连她的订单都抢,今天还用这种态度冲撞市长,后果不堪设想!”

穆立峰说的仿佛确有其事,穆家众人也随着他的话,心沉到了谷底。

情况……似乎真的如穆立峰所说的,非常不妙。

穆熙然咬了咬红唇,也觉得刚才江阳不该用那种态度对一个大人物说话,低声对江阳说道:“你刚才……太冲动了……”

穆老太太脸色阴沉,她为自己刚才一度浮现对江阳刮目相看的想法而感觉到羞耻,这个女婿就是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废物。

“你惹出来的麻烦,自己马上解决!我不管你是去市长夫人那里下跪也好,当狗也罢,一定要让他们原谅你。”穆老太太目光逼迫着江阳,居高临下,“要不然,你和熙然两个人,滚出穆家,滚出江城!”

其他的人也纷纷跟着附和:“江阳事情是你惹出来的,你得解决,你得道歉!”

“也不看自己几斤几两,敢和熊市长装,不道歉我都弄死你!!”

江阳的眼神当中多了几分兴趣,轻轻拍了拍穆熙然不安颤抖的小手,帮她缓和情绪,一边意味深长的开口:“我打电话道歉?那也得看他们敢不敢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