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杳杳林扶言免费阅读章节

这里给大家带来沈杳杳林扶言免费阅读章节,一生小说提供《他的口袋有糖果》小说阅读,文章精彩绝伦,扣人心弦,一起来看看吧。沈杳杳目光一亮,紧接着便听小人儿软绵绵的报着一串数字。她连忙将号码记在手机中,再看林扶月的目光愈加柔和。

《他的口袋有糖果》精选:

林扶月眼底隐约滑过一丝窃喜,她侧目望着沈杳杳,笑的天真无邪,杳杳姐姐是要找我哥哥吗?

是啊。沈杳杳连连点头,为了显得亲近,她抬手轻轻抚摸着林扶月的头,将声音放的愈加温软,我有一些事情要跟你哥哥说。

林扶月感觉到她的手掌在头顶,带着一股暖意,轻柔柔的让她莫名的有些依赖感。

她不由自主朝沈杳杳坐近了些,我知道哥哥的手机号码。

沈杳杳目光一亮,紧接着便听小人儿软绵绵的报着一串数字。

她连忙将号码记在手机中,再看林扶月的目光愈加柔和。

她可算明白为何沈昌昌和姜辛毓能对林扶月这么喜欢了,软萌萌的小娃儿,乖巧又懂事,谁能不喜欢呢。

早就不满的沈昌昌在她身后使劲拽了拽她衬衫。

沈杳杳转头就看见沈昌昌冷冷盯着她,满脸写着:您结束了就赶快让位!

她眯了眯眼,目光从上到下,如一道激光,来来回回将沈昌昌扫射了一遍。

这目光沈昌昌比谁都熟悉,从小到大,只要他稍有出格,沈杳杳便倚着沙发背,翘着二郎腿,静静这么看着他。

眼睛里是偌大的三个字你想死?

爱情诚可贵,生命价更高。

沈昌昌闭嘴了。

林扶月低眸将书本合上收进淡粉色的书包中,又将书包拉链拉上。

沈昌昌看见她的动作,有些发愣,月月你要走啦?

是啊。林扶月起身将书包背上,小手轻轻拉住了沈杳杳衣角,杳杳姐姐可以送我回家吗?

没想到她这么快就要走,沈杳杳一时倒没反应过来。

小人儿仰头望着她,眼里的期盼若日间晨光。

好,姐姐送你回家。沈杳杳只感觉心头软了几分,哪狠得下心拒绝。

反正电话号码也有了,等把人送回家,便能回来联系林扶言。

她牵住小人儿的手,在沈昌昌无比殷切的目光中扬长而去。

林扶月拒绝了沈杳杳要打车的计划,拉着她的手慢悠悠的要走回去。

所幸林家离沈家并不算远,只隔三条街道,若是步行也不过半多小时,沈杳杳便顺了小人儿的意。

街道旁的路灯已开,将黄昏有些阴暗的天光照的昏黄温暖。

杳杳姐姐平常都喜欢做什么呀?

迎面的轻风吹着梧桐飞絮飘摇,沈杳杳没多想,随口答她:没什么特别喜欢的,大多时候都在工作。

林扶月仰头望着她,眼里笑意更浓,你同哥哥可真像,哥哥也是一直忙工作。

哥哥?

沈杳杳一时没反应过来,待回味了下,想起林扶言来。

林扶月嘴里的哥哥自然是林扶言了,可若说她俩像,那当真是孩子话。

可林扶月也确实是个孩子,于是沈杳杳便也没反驳,那可真巧啊。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待转过一条街道,远远的林家所居的别墅区便在眼前。

沈杳杳本意送到别墅区大门口便走,可林扶月拉着她的手偏要她送进家门。

无奈,沈杳杳只得将她送到了家门口。

可她没料到的是,开门的竟是林扶言。

显然林扶言也没料到她会在门口,淡漠的目光中惊讶只是一瞬,随即便是毫无波澜。

沈杳杳再次确定,今天绝对是个坏日子,她得回去在日历上记下今天,日后每年的今天,她都小心翼翼少出门。

杳杳姐姐进来喝口茶吧?林扶月直接忽略了有些尴尬的气氛,拉着她的手便往里走。

沈杳杳扯着嘴角望了林扶言一眼,正要开口拒绝,就听里头传来一声惊呼。

旋即穿着乳白色长裙的女人便到她身前,喜笑颜开的拉住了她的手,哎呀,你是沈昌昌的姐姐杳杳吧,来来来进来喝口茶嘛。

沈杳杳脑袋里立马就闪现出电视剧里主角到青楼时被拉住的场面,她猜出这女人多半是林扶言的妈妈,可没料到的是,这么个高冷的儿子,妈妈却是个如此热情的。

更奇怪的是,林扶言的妈妈竟然认识她。

林扶言的目光沉了沉,望着沈杳杳没说话。

我就送林扶月同学回来就好啦

都到门口了对吧,那就进来吃点水果喝喝茶嘛。江酩绻直接打断了她的话,以不容拒绝的姿态,将她拉到了客厅坐下。

门口传来不轻不重的关门声,沈杳杳余光看见进门的林扶言在旁边的沙发坐下,一副慵懒随意的模样,好似没瞧见她一样。

拉她进门的江酩绻目光在她身上稍稍一打量,很快又转而落到林扶言身上。

你赶紧给客人倒杯茶!江酩绻冷声命令。

千万别千万别!

林扶言还没应声,那边沈杳杳便已吓得连连拒绝。

开玩笑,让林扶言给她倒茶,怕不是嫌命长。

林扶言倒没什么反应,只是目光落到她身上时,有意无意的带着些许凉意。

沈杳杳整个脊背都是凉的,她朝沙发后缩了缩,手可怜又无助的摆着,真的不用,我坐一会儿就回去了。

既然是客人,自然该喝杯茶。凉凉的声音响起,紧接着便见林扶言起身进了厨房。

林扶月望了一眼,将书包放下也跟着进了厨房。

沈杳杳暗暗松了口气,起了趁此机会赶紧走的念头,然而还没等她开口,江酩绻便坐到了她身边,随之递过来的,是已经剥好的香蕉,多谢你送我们家月月回来,吃个香蕉。

她连忙接过香蕉,垂目道谢。

但吃,她迟疑着没敢动。

林扶言正在低头倒茶,身后便传来细微的脚步声。

他没回头也知道是林扶月,进来做什么?

我乐意进来。林扶月笑的如同一个女痞子,全没有方才那软萌可爱的模样。

林扶言倒茶间隙回头望了她一眼,见怪不怪。

林扶月丝毫感受不到他周身的清冷气似的,伸手便抢了他手里茶壶,你等会送杳杳姐姐回家。

林扶言不疾不徐的倚着桌子,好整以暇的看着只到他腰的小人儿,天还没黑透呢,就开始做梦。

嘁。林扶月大大咧咧冲他翻了个白眼,将茶壶重重摔在桌上,你要是不愿意,那我就去同爸爸说,让爸爸找石院长把你从儿童医院踢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