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一品绣女赚钱宅斗撩夫郎

这里推荐阅读《一品绣女赚钱宅斗撩夫郎》,提供孙瑶温离辰章节目录,情节非常吸引人,人物真实生动,情感细腻,快来看看吧!水呢?给我泼醒她,哼,我儿又不在,装成这副柔弱的样子给谁看!只见一个长相刻薄的黄衣女子用手指着昏倒在地的女人,怒目圆瞪。

《一品绣女赚钱宅斗撩夫郎》精选:

装什么装?以为晕过去就没事了?一声尖锐的声音穿过柴房,惊的外面树上休憩的小鸟纷纷离开。

水呢?给我泼醒她,哼,我儿又不在,装成这副柔弱的样子给谁看!只见一个长相刻薄的黄衣女子用手指着昏倒在地的女人,怒目圆瞪。

绿衣丫鬟连忙端上早就准备好的一盆水泼向了那个昏迷女子的脸。

地上的女人先是一阵咳嗽,颤抖的眼皮慢慢掀开,看着周围的红墙瓦器,眼底有些迷茫,她不是已经死了吗?

她明明记得自己是个经济学的学生,刚上完课去赶兼职,当时漫天大雪,她坐的公交车因为冰雪天,轮胎打滑出了车祸。

贱婢,之前布行的新款衣服还未出售便已然泄露了款式,说,你到底是怎么泄露的?

孙瑶狼狈的坐起身,脸颊的长发湿哒哒的遮住了眼睛,她伸手撩开,转向了一直在旁边咆哮的身影。赫然见到了一个青衣紫面、长相刻薄的女人。

你在说什么?孙瑶一头雾水,这人怎么这么凶啊,难道我认识她?还有这是哪啊!

你装什么不知道?这衣裳最新的款式,总共才几个人知道,就问你几句话,难道你傻了不成?

孙瑶并不吭声,低头看了眼自己身上的粉碧罗裙,心里一时间掀起滔天巨浪。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住了自己。自己不是刘海中短发的吗,何时留了一头如此秀才的头发,还有这服饰?不由的,以为是恶作剧的摸了摸自己头发,稍稍的扯了扯。

都是真的?

发什么呆,之前不是敢把家里的设计图去拿给外人吗,怎么现在被我问两句就害怕了,开始装傻充愣了?如此说来,这件事你是认下了了。那好,把管家权交出来吧。

她似乎是已然胜券在握,伸手掐住了孙瑶的下巴,不屑的说道:和你娘一个德行,整天勾三搭四,好好的家不当,非得做偷鸡摸狗的勾当。

等等,说归说,别动手,你先别着急让我认罪,我知道啥啊,我就认罪,我刚刚那句话是说我认罪了?孙瑶即便是个傻子,也知道,只怕自己是穿越了,而眼前这个老不死的显然就是要跟自己不对付。

老不死的身旁那绿意丫鬟双手弯着身子捧着一个包袱走到了张氏旁边:夫人,只这些。

张氏嫌弃地看了一眼包袱,松开手看了她一眼,也别说我绝情,要是其他人家,说不定你连命都没了,现在我也就只要你交出管家权,带着你的包裹离开,做人要知足啊。

等下,这管家权,你一直要要要的,我都在你手里,看这形势,也都是你说了算,你还问我要做什么。再说了,我可从来没承认,我做了什么,咱们报警见官吧!

你你你,你是说我越俎代庖?你个小娘皮子,好你个贱婢生的贱婢,学会变着法来编排我了。似乎对女主的回怼管家权的事情,那老不死的张氏格外的重视。当下朝着孙瑶的肉就掐了过去。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了一声洪亮的声音。

谁敢动少夫人?都长了雄心豹子丹了?

迎声而来的竟是个翩翩佳公子,一时把孙瑶都给看懵了。

只是眼前之人是谁,孙瑶此刻还太清楚,毕竟她现在并没有原身的记忆。只不过,这些人这话里话外说的什么认罪、赶走、管家权什么的,怎么看都像是逼供啊。

在翩翩佳公子身后一个婢女急冲冲的跟了过来。大少爷,您怎么来了?夫人之前吩咐过

只见翩翩佳公子冷冷一哼,而后在妇人面前站定,行了一礼开口:母亲,犯不着如此生气,阿瑶毕竟年轻,您犯不着跟她计较?

孙瑶一听,心凉了半截,本来还以为来的会是一个救星,没想到竟是那妇人的儿子,只怕事情难了了。

你这好媳妇,吃里扒外的,将布庄的新款式泄露造成布庄亏损严重,你说我生不生气?那张氏冷哼一声,甩了甩衣袖。

那男子眉头微微一皱,眼眸中似是不信,这事情还没有查清楚,就这么认定是她的错,似是不合常理。且她掌家时日又短,权利还没大到这种程度。

况且孩儿虽然愚钝,养活一个她却不是问题,她又何必做这种事情?

孙瑶眼底闪过亮光,这是我穿越来的便宜相公?看样子还蛮向着自己的嘛。

怎么,学你爹心疼了?这件事她嫌疑最大,除了她还能有谁?此事听为娘的,以你的人品相貌,事后为娘必能为你找个好的,就不要在想着这个黑心肝的了。

孙瑶双目陡然放大,握草,宁拆十座庙,不拆一桩婚,自己怎么摊上个这样的婆婆?!

阿瑶不会做出这样的事,定是有人诬陷。娘,您给我些时间,我一定会查清楚幕后黑手,至于店铺里的亏损,我也会尽数补上。

张氏的脸色骤变,勃然大怒,你还偏要护着她?连我的话你也不听了?我若是执意赶她走呢?她的声音在房间内回响,周围下人更是大气也不敢出。

温离辰面上一愣,似是没想到母亲会因为这发如此大的火,见母亲态度坚决的模样,叹口气,从怀中拿出了一个信封。

这是阿爹的亲笔信,他去了江南不放心阿瑶,昨日刚寄来的书信,他让我好好待阿瑶,莫让阿瑶受了欺负,还有府内之事,阿瑶皆可做主。若是阿爹回来发现阿瑶被赶出府,儿子可没法交代啊?

张氏差点没被气个仰倒,这老东西!

这样吧,七天之内,她如果不能自证清白,弥补亏损,不仅仅是她的管家大权要上交,就是你名下铺子的经营权也要上交,你可有异议?

张氏恨恨的看了看孙瑶,冷冷的对着翩翩男子说着。

温离辰脸上并没有丝毫变化,只是恭恭敬敬的又行了一礼:母亲说的是,这七天里只怕阿瑶也暂时管不了府里的事情,就劳烦母亲多费心了。

孙瑶一脸惊愕,都这样了他居然还是站在自己这一边吗?

就在刚离去,孙瑶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了一封信。

阿爹说了,姑苏没有什么进展,可是在小段桥,找到了这个,你看看,是不是这个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