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绣女赚钱宅斗撩夫郎免费阅读

小说《一品绣女赚钱宅斗撩夫郎》的作者是梦咻咻,这里给您带来孙瑶温离辰《一品绣女赚钱宅斗撩夫郎》免费阅读,构思巧妙,情节动人,千万别错过哟。还有件事情得跟你商量,姑苏和小段桥以及张村,近来有很多官人在查打听你的消息,你实话告诉我,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还有阿爹如今被盯上了,若是被抓住,该如何答?

《一品绣女赚钱宅斗撩夫郎》精选:

晚上,孙瑶对温离辰很是殷勤,又是端茶,又是送水,还总是问他还缺什么。

温离辰一开始有些不自在,后来以为是因为今日的活动很成功才这么开心,嘴角一挑,这么开心?

孙瑶笑而不语,一想到眼前这个男人居然还知道给她制造惊喜,一时间,耳尖染上红晕。

还有件事情得跟你商量,姑苏和小段桥以及张村,近来有很多官人在查打听你的消息,你实话告诉我,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还有阿爹如今被盯上了,若是被抓住,该如何答?

正在这个时候,布庄的掌柜把账本送了过来,温离辰自然的结束了这个话题。

他们两个一起整理账本才发现,今天的收益其实早就已经超超过了之前一个月的进账。

温离辰摇了摇头,一时感叹:之前我竟不知你做生意还有这番头脑,只是你之前怎么未曾显露?

孙瑶脸上的笑意一僵,下意识的攥紧了衣角,人掌柜还在呢。

她的心砰砰直跳,脸色有些不自然,好在天色已晚,烛光下看不清晰。

少夫人?

随着掌柜的一声称呼。

温离辰脸上的喜色渐渐消退,恍惚转身直接离开了,他竟是又将人认错了。

她,终究不是孙静!

孙瑶本来想继续追问,只是看着他那副神情恍惚的样子,到底是没继续问下去,只是心底泛起不好的预感。

她心神不宁的回到了房间,看到屋子角落有一个蒙着布的画架子。心里自嘲一笑,她到底是怎么了?这东西都在这,怎么会还这么不安?大概是她过于敏感了吧。

顺手揭开了画布,孙瑶看到画上的女子,只见她身着一袭玉涡色的金丝织锦礼服,脚上穿一双宝相花纹云头锦鞋,梳着如意高髻,头顶斜插着一支如意簪,手拿一柄泥金真丝绡麋竹扇,旁边是一个金珐琅九桃小薰炉,端的是绝代无双。

孙瑶愣愣的看着画像,脸上渐渐染上红晕,原来她还可以这么美吗?

你在做什么?温离辰的呵斥声突然从门口传来,孙瑶见到的便是温离辰匆匆跨进门,脸上越发阴沉。

我,我只是好奇,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你的惊喜是这个。她往后退了一步,小声辩解着,似是被温离辰阴沉如水的目光给吓到了。

温离辰却像是完全没有听到她的话一样,快步走上前,将布重新盖上去,喝道,没有人教过你不要乱动别人的东西么?

孙瑶脸上的潮红尽数褪去,这时候她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这画上的人分明不是她,如果是她,他如今又怎么会是这种态度?

她的脑海中突然想起自己的喊声,姐姐?孙静?

呵,对啊,这本来就不是属于我的。

终于明白真相的她目光一滞,只觉得无比难堪,视线避开温离辰,踩着绣花鞋快步离开了。

出了房间的孙瑶抬头望了望天上漫天的星光,眼神充满迷茫,只觉得这儿并没有她的容身之地。她陡然发现这场景也是之前自己见过的,画面上都有温离辰,可是她为什么会看到这些画面呢?

想的脑壳疼终是想不通,她叹了口气,不过既然男人靠不住,她还有事业,下个月,她一定还会是所有人注目的焦点!一想到这里她就又有了力气,只是心底还是有些隐隐约约的酸涩。

她去店里整理布料,看看哪种布料的销量较好,之后设计新款时好做出一些调整。

结果才开始上手,就有小厮匆匆跨进门,拱了拱身子开口,夫人来了。

紧接着一身墨绿色衣衫的张氏便带着一帮仆人得意洋洋的跨进门,见着孙瑶消沉的模样,更是嘴角微勾:别说我欺负你,已经是整整七日了,我可还多给了你一个时辰的。

说话间更是漫不经心的把玩着自己手上的戒指,好像这世界上没有比这还重要的东西了。

孙瑶心情本就不好,看到张氏得意的样子,只觉得心里更加憋得慌。

她眼神骤然一冷,放下手中的布匹,淡淡开口。

之前你断定是我将款式图纸泄露了出去,不就是觉得我我想破坏布庄的生意嘛,可现在你看我靠自己的设计让布庄赚了更多的银钱,若是之前的泄露之事真是我做的,那我有必要吗?母亲莫不是以为这世界上的人都是傻子不成?

张氏手上一顿,面上有些难堪,嘴角的笑意渐渐消失,甩了甩袖子,冷哼一声,之前是你们自己说的,七日之内一定找到凶手,七日已过,你说的那个幕后凶手在哪里?没有抓到人就要履行承诺!

她转头朝下人们吼去,来人,让那些小厮进来,将孙瑶赶出去!

掌柜的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开口劝阻,老夫人,今日布庄生意如此红火可是多亏了少夫人,此举可万万使不得呀。

门外角落一矮矮小小的伙计看着情形不妙,趁着众人不注意,从后门偷偷溜了出去,匆匆赶到秦府。

还没到书房,他就开始大喊:大少爷,不好了,大少奶奶现在情况不好,夫人直接带人过去,说是要让大少奶奶下堂!

书房内的温离辰老远就听见了喊声,放下手中的书,陡然打开房门:知道了,没事,我让你们在赌坊找的人,找到了吗?

找找到了。

给我捆来,我们一起去会会母亲。温离辰嘴角划过一丝轻笑,那时,孙静也是这般的睿智,只是

少爷的意思是,那个贼人就是?

还不快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