蚀骨暖情阮诗诗喻以默小说阅读

主角是阮诗诗喻以默的小说叫做《蚀骨暖情》,这里提供蚀骨暖情阮诗诗喻以默小说,该小说主要说的是听到喻以默的声音,阮诗诗这才回过神来,可刚抬眼看去,喻以默却放下了车窗,然后车开走了。完全不给阮诗诗思考的时间。缓了几秒后,阮诗诗才从刚才的话中捕捉到重要的信息。

《蚀骨暖情》精选:

相亲第一天,就结婚领证。

这个消息无疑像是原子弹落地一般,可怕。

可从喻以默口中说出来,又让人觉得毫无问题,稀松平常。

阮诗诗此时却紧张极了,她内心高度戒备起,眼睛紧盯着刘女士的表情,以备她随时做好逃命的准备。

可谁知,在短暂的沉默后,阮教授与刘女士回过神来后竟然一口同声的说道,“好,这个证领的好。”

这……

没听错吧!

阮诗诗的眼神在阮教授和刘女士之间来回转动。

“爸,妈,你们……”不怪我吗?

阮教授和刘女士并没有理睬阮诗诗的反应,反而对着喻以默进行了托孤仪式。

阮教授拉着阮诗诗的手,然后将阮诗诗的小手放进了喻以默的掌心中。

“以默,以后诗诗就麻烦你了,她这个人,神经大条,做事不认真,不过也有优点,善良,活泼,单纯。”

当阮诗诗的手落在喻以默的那刻,一种如触电般的酥麻感,遍及全身。

阮诗诗脸顿时绯红了起来,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喻以默没有承诺什么,只是简短的回复道。“老师,您放心。”

可这几个字,没由来的让阮诗诗感觉到无比的温暖和安全,她偷偷的用眼角余光瞟了下喻以默。

果然长得好看的人,三百六十度都是无死角。

这一顿饭,以完美画上句号。

阮诗诗受命送喻以默下了楼,两人一前一后。

看着喻以默高大的身影,阮诗诗脸蛋不由的绯红了起来。

思绪又飞回了刚才发生的一幕。

她原以为老爸老妈会大发雷霆,可什么也没有发生。

这一切都源于她身边这个男人。

想着,阮诗诗又偷偷看了眼喻以默的身影,接着目光落在了喻以默带着戒指的手上。

她的心又开始突突的直跳,原本碰过喻以默的手,又开始发烫了。

她没想到,喻以默这个外表看起来跟冰山一样的人,掌心可以那么暖,让人感觉那么的踏实。

好像有他在,什么问题都不会成为问题。

就像没有户口本一样能领到证。

阮诗诗不由的感叹,喻以默实在是太强大了!

她想的太过于专心,并没有注意到前面的喻以默停了下来。

于是,阮诗诗一头撞进了喻以默结实后背,惊的阮诗诗低声啊了下,再抬头,阮诗诗不好意思的立马后退三步。

喻以默却转过身,看向她,手里多了一张金卡,他递到阮诗诗的面前,“如果不够,再和我说,密码六个零。”

灯光下,喻以默冷峻的面庞被温和了许多,连带他的眼神都少了几分清冷。

“这个,给我的?”阮诗诗愣愣的接过,看着手中的金卡,她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喻以默的金卡,这里面得有多少钱啊!

阮诗诗一不小心流露出小财迷的神情,被喻以默一一捕获在眼底。

这时,前来接喻以默的杜越开着车来了。

看了眼还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阮诗诗,喻以默性/感的薄唇不由自主地微微上扬。

可,这个浅笑转瞬即逝,他又恢复了一如既往的冷漠。

喻以默上了车,放下车窗,声音淡然的对阮诗诗道,“明天我会过来接你,去我们的新家。”

“啊?”听到喻以默的声音,阮诗诗这才回过神来,可刚抬眼看去,喻以默却放下了车窗,然后车开走了。

完全不给阮诗诗思考的时间。

缓了几秒后,阮诗诗才从刚才的话中捕捉到重要的信息。

喻以默说新家?

“我们的新家。”

阮诗诗拿着金卡,重复着喻以默说过的话,脸不自觉的又红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