蚀骨暖情小说

阮诗诗喻以默小说的名字是《蚀骨暖情》,这里提供蚀骨暖情小说,喜欢这本小说的亲们一定不要错过哦!她捂着脸,恼羞成怒,想要还手,可高出她半个头的阮诗诗占据身高的优势。只见阮诗诗轻而易举的握住了杨月打过来的手。你以为我还是当年的我吗?那个任由你们羞辱,什么话也说不出来的阮诗诗吗?

《蚀骨暖情》精选:

真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叫住阮诗诗的不是别人,正是两年前她出轨的前男友秦贤礼和小三杨月。

看着眼前的两个人,阮诗诗回了一个冷冷的笑。

“两年不见,秦贤礼你变得更加人模狗样了。”

杨月穿着抹胸小短裙,秦贤礼穿着一套宝蓝色西装。

两个人曾经都是江大金融系的系草系花,两人站在一起,也算是珠联璧合了。

但也仅仅只是外表看起来。

听到这话,秦贤礼的脸色难看了起来,但还在故作风度的说道,“阮诗诗,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阮诗诗一向柔和的眼神,突然变得凌厉起来,“我怎么不能来,难道这地方是你家开的?”

说完,阮诗诗假装捂住嘴,一脸歉意的对秦贤礼说道,“抱歉,说错了,你都是杨家上门的狗,这地方就算轮也轮不到跟着你姓秦吧。”

“阮诗诗!”秦贤礼犹如被踩了尾巴般,再也绑不住自己谦谦君子的假象,对阮诗诗怒吼道。

看到秦贤礼一副要狗急跳墙的样子,阮诗诗不由的感觉心情大好。

秦贤礼出生在一个小地方,他的父母都是普通工人。

当初,阮诗诗之所以跟秦贤礼在一起,看中的是他这个人的才华和学识,并未瞧不起他的出生。

谁知,他竟然自己瞧不起自己,临到毕业,攀上了杨氏建筑有限公司的大小姐杨月。

一下就野鸭飞上枝头当凤凰了。

这时,一旁没有说话的杨月,打开了手提包,当着阮诗诗的面,拿出了一叠现金。

这个熟悉的场面,看的阮诗诗心头一紧,脸色不由变得发白。

见阮诗诗这个反应,杨月得意的笑着道,“软柿子,两年不见,口齿伶俐了许多。”

“不过……”杨月轻蔑的眼神在阮诗诗的身上打了个转,“贤礼说的对,这里不是你种穷酸丫头该来的地方。”

“拿着这些钱,滚吧!”

话音落地的同时,杨月将手中的钱朝阮诗诗抛了过去。

这些钱,当着阮诗诗的面,洋洋洒洒落的一地。

宛如当年,她与小晚将秦贤礼捉奸在床时,杨月拿着一笔钱,告诉她,不要纠缠秦贤礼。

原以为她早就不在意这些了,可当场景重现。

阮诗诗的心,又痛了,手止不住的颤抖了起来。

“啪!”

一巴掌,以最快的方式落在了杨月的脸上。

“你敢打我??!”被打的杨月在慢了半秒后,才反应过来。

她捂着脸,恼羞成怒,想要还手,可高出她半个头的阮诗诗占据身高的优势。

只见阮诗诗轻而易举的握住了杨月打过来的手。

“你以为我还是当年的我吗?那个任由你们羞辱,什么话也说不出来的阮诗诗吗?”

阮诗诗突然发狠的样子,吓住了杨月,但这也仅是一时的,随后她连忙朝站在一边呆住的秦贤礼吼道。

“秦贤礼,你还愣着干嘛,她打我,你还不帮忙!”

秦贤礼这会才回过神,毫不犹豫的上前,扬起手来。

一对二,阮诗诗自然不是他们两个人的对手。

阮诗诗嘲讽道,“秦贤礼我还真是高看了你一眼,原本还认为你还是个人,没想到现在却是条狗。”

“阮诗诗,这都是你自找的!”秦贤礼狠狠的说道。

可见秦贤礼要将这一巴掌打在阮诗诗的脸上时,一只大手突然从天而降,一把擒住了秦贤礼的手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