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别闹总裁知错了花沫夕白靳觉免费阅读

主人公是花沫夕白靳觉的小说是一本非常优质火热的小说,小说书名是《夫人别闹总裁知错了》,这里提供花沫夕白靳觉小说精彩章节试读。花沫夕和赵子逍打闹的这一幕被来找赵子逍的萧荷看见了,气的她直咬牙。这个女人是来跟她抢男朋友的吗?萧荷暗暗想到,心里已经计划好了怎么报复花沫夕。

《夫人别闹总裁知错了》精选:

“唰”的一声,落地镂空的布艺窗帘被拉开,窗外被清晨的雾气消磨殆尽的阳光淡淡的透进房间内。

“起床了。”赵子逍拎着热腾腾的早餐,对还在赖床的花沫夕说道。

花沫夕睡在赵子逍家,因为换了新床,睡不踏实,直到天蒙蒙亮的时候才浅浅的睡着。没想到刚睡着就别赵子逍叫醒了。花沫夕很不情愿的揉了揉眼睛,睡眼惺忪的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迷离的坐在床上醒觉。

赵子逍打开窗子,通风换气。在屋子里收拾着昨晚花沫夕弄乱的东西,说道:“太懒了,竟然要我叫才起,给你买了早餐,快点去洗漱,好吃早餐。”

在这个沿海高速发达的城市,一天四季每天不同的时间点,外面空气的味道也不一样,早晨的风冷硬带着泥土和海洋的味道。

花沫夕打了个冷颤,直直摇头,又缩回了被子里,意思就是老娘起来一下已经很给你面子了,现在我要继续睡。

赵子逍看着如梦游一般的花沫夕,无奈的笑了出来,说道:“快起来,装死也没用。”

花沫夕十分不情愿,撒娇似的拉长的语调道:“拜托,才几点啊,干嘛要起床?”

赵子逍走到床边,拉着花沫夕的胳膊把她硬生生的从床上拽了起来,面对面的解释道:“因为要上班啊。”

花沫夕这回终于彻底清醒了,一把推开赵子逍,起身走到卫生间,打开水龙头准备洗漱,说道:“我可是在待业啊,你要上班你就去好了,我又不能偷你们家存折。”

赵子逍帮花沫夕叠好了被子,道:“谁说是我上班了,你也得去。”

“什么?”花沫夕从卫生间门缝里探出头,叼着牙刷,瞪大了眼睛,一脸的不可思议。

赵子逍点了点头,意思是你听的没有错。

果然,花沫夕吃完早餐以后,就被赵子逍带到了他任职的酒店。

赵子逍在这个城市最豪华的酒店已经做到了人事部主管的位置,除了偶尔董事长回来巡查,一般情况下整个酒店都是归赵子逍管理。

赵子逍之所以带花沫夕到自己酒店工作,也都是按照花沫夕自己的意思来的。昨晚在路上,花沫夕对赵子逍说自己很想要一份新的工作来充实自己。

花沫夕也没想到自己就随便说说,赵子逍竟然真的当真了。没有办法花沫夕只能千恩万谢的接受了这份赵子逍满心赤诚安排给她的工作,做起了保洁阿姨。

赵子逍也没有打算真的让花沫夕做什么工作,只是给她安排了最轻的活,给每个房间换床单。

花沫夕做的得心应手,一早上几乎要把大半个酒店的房间都换完了,可是当花沫夕换到B302的时候却出了意外。

B302门市虚掩着的没有关严,花沫夕以为里面没有人,就连门也没敲就推着小车进去了。可是万万没想到,房间里的两个人正在上演着一副活春宫图。

花沫夕的突然闯入让在场的双方都和尴尬,花沫夕赶紧背过身去,连连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马上就走,你们继续。”

睡在这间房里的男人叫刘金提,平日里都尊称一声刘导,是个入行多年的副导演,专门负责演员选角这一块儿的。人到中年,却死性不改,专门就喜欢借工作之便,潜规则那些游戏在十八线上下的小艺人。

今天刘导带来这个妹子是个新的不能再新的人了,刘导好说歹说才说服了妹子,刚要本垒打,就被花沫夕意外打断了。

妹子本来就不情愿,脸皮薄,被花沫夕撞见以后更是瞬间就想通了,不顾刘导的挽留,拿起包就跑了。

刘导气急败坏,到嘴边的鸭子还能飞了。刘导又注意到了花沫夕的相貌非同一般,精虫上脑,一把拉住了准备同妹子一起离开的花沫夕,威胁道:“她走了,你就得留下来陪我。”

花沫夕拼命的推开了刘导,呵斥道:“你放尊重点。”

可是刘导哪里会听,花沫夕越是反抗,刘导就笑得越是猥琐,眼看着就要对花沫夕动手动脚了。

这时,坐在办公室里的赵子逍在监控里看到了花沫夕一直停留在B302迟迟没有出来,觉得事情不对,赶紧往房间跑。

“沫夕!”赵子逍于千钧一发之际赶到了B302,吓了刘导一大跳。

“你是谁?”刘导腆着啤酒肚,趾高气昂的说道。

赵子逍搂过略有些无助的花沫夕,说道:“我是她的男朋友,请问您有什么问题要留我们的工作人员这么久?”

刘导五官扭曲在一起,一副看不起人的样子,强硬的说道:“你女朋友多什么,她坏了我的好事,就要一报还一报。”

赵子逍一看动之以情是没有办法和说服刘导的了,于是转换了方法,开始晓之以理了。

赵子逍不紧不慢不卑不亢的说道:“我们这里是正规酒店,每条走廊都会有监控录像,刚才走出去的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您一会也会走出去,只要我把这盘录像带稍微剪辑一下,估计明天的头版头条肯定就是您了,您好好考虑一下。”

刘导一听自己这些不能摆到台面上说的事情要被赵子逍抖露出去以后,那双埋在脂肪里的老鼠眼精明的转了转眼珠,权衡利弊,最终觉得自己还是不要硬碰硬的好,立马换了一副嘴脸,道:“我也没说别的啊,我就是想让这姑娘给我收拾收拾屋子,那既然你这么忙,这屋子就不收拾了。你们走吧。”

刘导服了软,也是给双方面子。毕竟赵子逍是做服务业的,不能和顾客有过多的冲突,只能草草罢休,带着花沫夕离开房间。

离开房间以后,花沫夕拍了一下赵子逍的肩膀,兴奋的对赵子逍说道:“行啊,没看出来嘛,非常有领导的气势。”

赵子逍看着花沫夕没心没肺的样子,叹气道:“你可长点心吧,我要是刚才没看到你,你是不是就遭遇不测了。”

花沫夕不服气,反驳道:“你怎么就能确定我一定是遭遇不测呢?”

赵子逍为了向花沫夕证明,伸手拽着花沫夕的衣服领子,几乎要把花沫夕整个人提起来。说道:“你能打得过我,我就信你能从刘导那平安回来。”

花沫夕虽然总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但是毕竟长得瘦瘦小小的,战斗力是怎么样还是很明显的,只能尴尬的笑了笑:“假设,假设能回来嘛…”

花沫夕和赵子逍打闹的这一幕被来找赵子逍的萧荷看见了,气的她直咬牙。

这个女人是来跟她抢男朋友的吗?萧荷暗暗想到,心里已经计划好了怎么报复花沫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