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别闹总裁知错了花沫夕白靳觉小说

花沫夕白靳觉为主角的小说叫《夫人别闹总裁知错了》,为您提供花沫夕白靳觉小说阅读,夫人别闹总裁知错了讲的是白靳觉拿着钥匙蹑手蹑脚的打开了房间门,生怕吵醒了花沫夕。白靳觉看见他派人送到房间里的东西被花沫夕丢在一边,以为花沫夕还在生他的气。可能是自己真的下手太狠了吧。

《夫人别闹总裁知错了》精选:

花沫夕走后,白靳觉又睡了一会儿,才懒懒的睁开眼睛。他发现自己竟然是在花沫夕房间里觉得不对劲,但是头又疼的要命,一点也想不起来昨晚的事情。他随手披上睡衣,简单的洗漱了一下,顶着乱糟糟的头发,下楼去厨房想喝杯牛奶。

“先生,您醒了?”赵妈正在厨房准备早餐,见到白靳觉起床以后关切的问好道。

“给我倒杯牛奶。”白靳觉睡眼惺忪,满脸宿醉的疲惫,瘫坐在沙发上对赵妈说道。

赵妈倒了一杯温牛奶送给白靳觉,顺带放了一块冰毛巾敷在白靳觉的额头上,帮助他减缓头痛。

“我昨天怎么会睡在箫管家的房间里?”白靳觉问道。

赵妈有些难以开口但只能实话实说:“您昨天晚上醉醺醺的回来,执意要去箫管家的房间,然后…刚才箫管家才起来,说是要替您准备生日晚宴的事情。”

虽然赵妈没有说具体干了什么,但是白靳觉也是心知肚明。他突然觉得有些愧对于花沫夕,毕竟自己刚刚下令对她使用家法,晚上又…

白靳觉疲惫的揉了揉脸,起身准备找花沫夕道歉。

花沫夕在花漫莎举行生日晚宴的酒店匆匆忙忙的布置了一早上,大到展板的悬挂,小到餐巾的叠法,花沫夕都要亲力亲为的过问一遍。

白靳觉赶到时,正看见花沫夕左手拿着对讲机,右手拿着电话,急匆匆的在大厅里来回跑。

“不好意思,让一下。”花沫夕身高只有一百六十厘米,比白靳觉矮了一头还要多,在没有留意的情况下,花沫夕根本没认出来这个挡住他去路的人到底是谁。

“箫管家。”白靳觉叫住花沫夕。

花沫夕回头一看,竟然是白靳觉,她赶紧拢了拢乱糟糟的头发,心里一阵后悔自己没有好好打扮。

“白先生…你怎么来了?”

白靳觉话语间有些躲闪,满是歉意的说:“昨天晚上,我是不是在你房间过夜了,我们…”

“我们什么也没发生。”花沫夕故作轻松,撒谎骗了白靳觉。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会否认这段关系。可能是她知道,就算她承认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她和白靳觉也不会有结果,反而白靳觉还会对她心存愧疚。

物是人非,她已经不是当初的花家大小姐花沫夕了。

“你就只是在我房间睡了一觉,你…吐了一身,我帮你脱了衣服。就这样,没有…没有别的了。”

白靳觉没有多想,欣然相信了花沫夕的话,人们都喜欢相信更偏向自己内心希望的事实。

“那昨晚辛苦你了。”白靳觉礼貌的说道。

“没关系,都是应该的…”花沫夕正说着,突然听见有人大喊:“躲开!”

花沫夕抬头一看原来是将要挂上顶棚的星空灯松动了,正好冲着白靳觉站的地方砸下来。花沫夕来不及考虑后果,一把抱住白靳觉,用力的往后一推。白靳觉往后退了半步,正好避开了掉下来的星空灯。

可是花沫夕就没有那么幸运了,灯重重的砸在她的背上,本来还未愈合的伤口二次受伤,后背薄薄的衣料很快就被血染透了。

白靳觉看着自己怀里闭着眼睛一副视死若归的花沫夕,心中十分感动。她竟然不顾生命危险救了自己。

“你没事吧。”花沫夕紧张的问道。

白靳觉竟然一时不愿意放开自己怀中的花沫夕,低头温柔的对花沫夕说道:“没事。”

两人紧紧相拥的这一幕正巧被刚刚赶到的花漫莎看到了。竟然有人在她的生日晚宴现场勾引她的男人,简直是不想活了。

花漫莎又仔细一看,白靳觉怀里抱的竟然是自己同父异母的死对头姐姐花沫夕,这让她更加的生气,当初她费尽心思的把她赶了出去,她竟然又搭上了白靳觉,真是处心积虑。

她强忍着要扇花沫夕一巴掌的冲动,走到白靳觉身边,柔声细语的说道:“亲爱的,我来了。”

花漫莎一边说边翘起脚吻了一下白靳觉,趁着白靳觉视线看不见的时候,狠狠的推了一把花沫夕,把花沫夕从白靳觉的怀抱里挤出去。

为了不让白靳觉认出花沫夕的身份,花漫莎假装不认识花沫夕,装作一副天真可爱的样子问道:“亲爱的,这是谁呀。”

白靳觉宠溺的摸了摸花漫莎的头,道:“是我新上任的管家,箫若。”

花漫莎没有理花沫夕,挽起白靳觉的胳膊,娇滴滴的撒娇道:“我们去看一下定做的蛋糕吧,可好看了呢。”

白靳觉顾忌着花沫夕,有些犹豫。花沫夕赶紧说道:“你去吧,我还有好多事要忙呢。”

说完花沫夕转身逃也似的走远,她看不得白靳觉和别的女人恩恩爱爱的。

白靳觉看着花沫夕远去的背影,也同时注意到她背上渗出的血迹,他驻足迟迟不愿意跟花漫莎离开。他对花沫夕仍然是十分愧疚,可是终究,他没有和花沫夕开口说一句抱歉。

花沫夕在酒店一直忙到晚上才默默的回到白家庄园。她本想进了自己房间就一头栽进床上,好好睡一觉。但是她一进门就看见了床上堆着一大堆零食还有一个超级大的蛋糕。

花沫夕把蛋糕拎起来放到桌子上,把零食连着被单一起扔在墙角,有了之前的教训,任何来历不明的东西她都不会吃了。

花沫夕蒙上被子,趴在床上很快就睡着了。

白靳觉在宴会上总是心不在焉的,满脑子都是花沫夕救自己和背上渗出来的血渍。宴会结束时,白靳觉谢绝了花漫莎想要跟他回白家的请求,一心往回赶想看一看花沫夕怎么样了。

一进门白靳觉就叫来赵妈询问道:“箫管家回来以后吃东西了吗?”

赵妈摇摇头说道:“没有,箫管家一回来就睡下了,门房锁了我们谁都不敢进去。”

“把她房间钥匙给我。”

白靳觉拿着钥匙蹑手蹑脚的打开了房间门,生怕吵醒了花沫夕。白靳觉看见他派人送到房间里的东西被花沫夕丢在一边,以为花沫夕还在生他的气。

可能是自己真的下手太狠了吧。

白靳觉这样想着,突然想看看她的伤口。白靳觉走到床边,轻轻掀开被子,花沫夕背上的伤口深深浅浅的让白靳觉触目惊心心生怜意。

正当他想要给花沫夕上药的时候,花沫夕突然醒了。

花沫夕醒来以后第一反应是房间里有人,第二反应是完了我没穿衣服。花沫夕迅速的用被子把自己上身包裹起来,手脚利落的蜷缩在床角,然后才注意到原来进来的人是白靳觉。

“你进来干什么?”花沫夕羞红了脸问道。

白靳觉从容的放下了手中的药膏,走到桌子上打开蛋糕的包装盒,说道:“为什么扔掉我买的东西。”

原来是白靳觉给她买的啊,花沫夕听到白靳觉的不禁偷偷笑:“我不知道是你送的。”

白靳觉切好一块蛋糕,转身挑眉,问道:“那现在知道了?”

花沫夕一个劲的点头。

白靳觉端着蛋糕送到花沫夕面前,花沫夕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没穿衣服,你先出去一下。”

白靳觉勾起嘴角,寡淡的脸上有了一些笑意,警告似的说:“在这个房子里的东西都是我的,你也是。张嘴我喂你。”

就在这一瞬间,花沫夕好像找到了初见白靳觉的感觉,温暖又舒适。花沫夕张开嘴,吃着白靳觉喂给她的蛋糕。好像之前所有的委屈都不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