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别闹总裁知错了免费阅读

主角是花沫夕白靳觉的小说名叫《夫人别闹总裁知错了》,为你提供夫人别闹总裁知错了全文免费阅读。他突然放开花沫夕,把花洒的水开到最冷最大,摔门走出了浴室。在大堂等花沫夕回来的萧荷迟迟不见人会来,觉得不对劲,于是握紧了手中已经调整到了录像模式的手机,循着走廊找花沫夕。

《夫人别闹总裁知错了》精选:

花沫夕就是嘴硬,其实心里非常感谢赵子逍来救她,毫不夸张的说,当时尔康把紫薇从窑子里救出来的时候,紫薇心里对尔康那种崇拜也就不过如此了。

花沫夕下班要比赵子逍早,所以她就在酒店大堂等着赵子逍下班,想请赵子逍吃饭。

突然萧荷凑过来热切的跟花沫夕打招呼:“你好,我叫萧荷,你是新来的花沫夕吧,你和赵子逍是朋友吧,我跟赵子逍也是非常好的朋友,那我们也就是朋友啦,我请你吃饭,认识认识。”

花沫夕被萧荷突如其来的热情吓得不轻,你说大街上一个不认识你的人上来就要请你吃饭,不是传销就是拐卖人口,花沫夕自然是拒绝了:“谢谢你,饭就不吃了,要不加个微信吧。”

“别啊,吃个饭又耽误不了多久。”

“还是不去了。”

正在两人僵持不下的时候,赵子逍下班正好看见了这一幕,大老远的问:“你俩干什么呢?”

花沫夕一看赵子逍来了,赶紧躲在赵子逍身后,一副成功着陆的的样子。

萧荷熟络的赵子逍说道:“你说我就想请她吃个饭,她死活不去。”

萧荷是萧家的大小姐,在住酒店的时候对赵子逍一见倾心,已经追了赵子逍好几个月了。虽说是追吧,但是丝毫没有其他富家小姐追男朋友那种,只要你一天不跟我,我就天天拿钱砸你的那种压迫感,所以神经大条的赵子逍真就把萧荷当成好朋友了。

萧荷对赵子逍好不代表她就心地善良,只要她看见哪个女的对赵子逍有意思了,肯定就是各种威逼利诱加坑害,酒店里细化赵子逍的小姑娘都没能跑得了。

赵子逍听后,跟花沫夕解释道:“她是我朋友。有人请吃饭那就去吧,正好你不也要请我吃饭吗?”

花沫夕看赵子逍也同意了,而且萧荷看着这么热情这么人畜无害的,吃个饭也不会怎么样,就跟着两个人放心的走了。

三个人就近,选在了离酒店不远的一家川菜馆。上菜的时候萧荷偷偷拦住了服务生,接过了服务生手中的餐具,道:“我自己来就行,你快点上菜。”

服务生离开以后,萧荷偷偷在一个杯子杯壁上涂了几滴透明的不明液体,成手以后的萧荷脸上不禁露出狡诈阴险的笑。

饭吃了一半,赵子逍突然接到酒店工作人员打来的电话:“赵主管,有个重要客户指名道姓的非要找你,你在哪呢?能不能快点回来啊?”

赵子逍本想推辞,毕竟单独留下刚刚认识的花沫夕和萧荷让人很尴尬,说道:“什么重要客户?我这边有事,不方便回去。”

“哎呀,赵总管,您就别问了,要是我们能解决的,我也不能下班时间给您打电话啊。”

赵子逍看没有办法推辞,只好答应回去。其实上司哪里有什么急事找他,这一切不过是萧荷事先安排好的罢了。

赵子逍放下电话和对花沫夕二人说道:“酒店有点事,我得,先走了。你们继续吃,单我都都买完了。”

花沫夕还没来得及说话,萧荷就连忙说道:“没事,我们陪你回去,是吧。”

萧荷看向花沫夕,花沫夕点了点头同意回去。没有赵子逍,她和萧荷两个人吃饭得相当尴尬了,不如不吃。

回到酒店,赵子逍直奔会议室,花沫夕突然觉得有些呼吸困难,于是跟萧荷说道:“我去一下洗手间,马上就回来。”

其实萧荷在饭店给花沫夕杯子里涂的东西是乖乖水,听着名字功效也就不言而喻了。萧荷本来是准备等花沫夕药效当街发作的时候拍下视频给赵子逍看,彻底让赵子逍打消喜欢花沫夕的想法。

萧荷看花沫夕面色正常,以为药效还没有发作,就没有跟这花沫夕一起去洗手间。

从大堂到洗手间这仅仅两分钟的时间,药效就完全发作了,花沫夕感觉到全身虚软,呼吸急促,视线模糊,主要是她感觉到异常兴奋!

花沫夕活了二十多年,智商也一直在线,一下就明白过来,自己八成是让人阴了,吃了什么不干净的药了。

花沫夕越来越感觉到失控,仅存的理智让她在走廊上随手推开了一个没有人的房间,锁上门就往浴室走,想借着冰水让自己清醒一下。

但是往往一个人对某些方面上的认识的偏差是根深根深蒂固的,并不是没上锁的房间就代表着没有人。不过好在上午花沫夕随便进人房间遇上的是刘导,这次随便进人房间遇见的竟然是白靳觉。

白靳觉正在浴室洗澡。被清水打湿的发丝,缕缕垂下遮住白靳觉的额头,水珠顺着脖子滑过他健硕的胸肌,在脉络分明紧实坚挺的腹肌处汇聚成水流,向下继续流淌。雾气缭绕,说不出的野性和诱人。

花沫夕的突然闯进,让白靳觉也十分惊愕。眼前的花沫夕,与往日一样又似乎有些不同。

她的发丝有些凌乱,那双往日寡淡飘忽,视一起都不起波澜的眸子现在直勾勾的看着他。她脸上的红晕从脸颊一直蔓延到耳后,包裹在衣服里的胸,随着粗重的呼吸起起伏伏。

白靳觉不知道花沫夕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他的浴室里,但是令他更没想到的是,花沫夕竟然直直的朝他走过来。她双手主动圈上他的脖子,踮起脚尖,努力把她温润的唇送到白靳觉嘴边。

花洒中的水继续流淌,花沫夕和白靳觉相拥在一起也很快就被水淋湿浸透,薄薄的衣物下,白靳觉甚至能看见她胸衣的轮廓。

花沫夕迫切的钻进白靳觉的怀抱,整个身子不住的来回扭动,她红的发烫的脸贴在白靳觉的胸膛上,暧昧的娇喘着:“我要…你。”

白靳觉看着怀中尤物一般的花沫夕,之前的疑问全部抛到脑后,他反客为主,双手锁住花沫夕的腰肢,把她压到浴室墙壁上。

花洒的水直直的冲着花沫夕的头淋下来,弄的她睁不开眼睛。白靳觉捧住她的脸,霸道的覆盖住她的唇瓣,舌尖撬开牙关,长驱直入,不断索取着她的香甜。

一切都顺理成章,就当白靳觉该继续下一步动作的时候,他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手上的动作僵在了那里,邪魅诱人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愠意。

他突然放开花沫夕,把花洒的水开到最冷最大,摔门走出了浴室。

在大堂等花沫夕回来的萧荷迟迟不见人会来,觉得不对劲,于是握紧了手中已经调整到了录像模式的手机,循着走廊找花沫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