悍妃在上王爷老实点by萝卜

萝卜为大家创作了《悍妃在上王爷老实点》,故事的主角是瑶华轩辕子卿,更多的精彩内容,快来阅读吧!努力的缓缓睁开眼,入目的依旧是轩辕子卿那如神邸一般的面孔,不过不同往日那般傲纵,却是温和了不少。

《悍妃在上王爷老实点》精选:

不管怎样去思量,头痛欲裂的她暂时的决定就是休息……

“贱女人,你快点给本王醒过来!”

“瑶儿,如果你再不醒来,我就杀了点翠!”

“瑶儿,醒过来,醒过来,本王命令你醒过来!”

从她不知不觉中睡过去,不知不觉中醒来时,在她的耳边就充斥着轩辕子卿的各种威胁,各种怒骂的话,让她哭笑不得,却也气愤不已。这样的男人,除了外貌好一点,身世好一点,还有什么值得他自傲的,不把自己当人看,真是可笑了。

但是……她显然低估了轩辕子卿的畜生行为,因为她的不愿意醒来,在自己看来是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这期间她听到点翠的哭泣声和恳求醒来,之后似乎不见效,很快她的耳边传来熟悉人的惨叫声,那是接受了永乐的记忆,让她知道是谁的惨叫。她在他怒气十足的语气中得知,他已经在京都瑶家的人抓来,若是她一天不醒来,他就一天杀死瑶家一人,这样的行为让她所颤抖,愤怒,也更加再一次的让自己明白了这个时代的人命还不如一条狗。

惨烈的叫声每隔很久就会再一次响起,这让她明白,又有一人被杀死。

其实很恼火,在现代的时候每个人都渴望穿越,渴望与什么古代的美男子相遇,但是,若是那些渴望穿越的人知道自己穿过来后美男的确不少,可处处是悲剧,处处是折磨,还会希望发生穿越事件吗?

还有一点就是自己这么久从未想通的一件事,那就是她是怎么穿越过来的?睡一觉就穿来,这是黄粱一梦还是如何?

无奈的抱住双腿,蜷缩在原地,她觉得可能会是黄粱一梦吧,终有一天她会再回到属于自己的世界。至于现在,她还是醒过来吧,或许是切合了真永乐的一切,她在听到那些惨叫声后让心口作痛的严重,外加她本人也很怨恨轩辕子卿,所以选择醒来。不过她要装失忆,不为别的,就为了报复人渣王爷。报复完后就再次出走!

而对于演戏,上辈子陪着那些男人各种把戏、演戏她都玩了个遍,所以她相信自己能稳得住情绪,不在他面前外露一丝一毫的仇恨情绪。并且,她本人本来就与真永乐的性格不一样,只要装作不认识他,性格什么的由着自己也并无什么不当,不是吗。

有了要苏醒的心思,或许本身就算身心合一中,她下一刻就觉得重回到了自己的肉~体中,因为肉体的疼痛袭进脑子已很清醒的她脑海中,让她微微皱起了眉。

“瑶儿……”刚刚处死一人的轩辕子卿本面无表情的冷着脸从门外走进来,来到床边就看到瑶华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着,眉头紧锁,这是醒来的预兆,他不由的急忙唤出声。

眼皮很沉重,努力的想睁开眼睛却试了很多次都无用,同时脑袋、身体的疼痛让她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出来。这时,轩辕子卿的声音响起,她并没有感到惧意,因为她知道他一直在自己身边守着,不然哪里有那么多咒骂、威胁她的话让自己听到呢。

“瑶儿……醒醒……瑶儿……”

努力的缓缓睁开眼,入目的依旧是轩辕子卿那如神邸一般的面孔,不过不同往日那般傲纵,却是温和了不少。

张了张嘴,喉咙却并未十分干痛,却是无力言语,她就这么看着眼前的轩辕子卿,用着她自认为很单纯、好奇的眼神盯着他。

“瑶儿?”轩辕子卿看到这样的瑶华,眼底划过一丝不安。

“渴……”这是她努力了半天终于发出的第一个字。

轩辕子卿一听她开口,急忙从旁边的桌上倒了杯水,然后他小抿一口,低下身子口对口将他嘴里的水喂给瑶华。

温热的唇贴上自己干燥地唇,一股温热的甘露进入自己的口腔,她有些抗拒,却被他强势的舌尖慢慢的推进,咽下……

“你……是……谁?”毫不否认,瑶华想要演戏骗过轩辕子卿,现在是最好的时机。

眉头瞬间紧锁,轩辕子卿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眼神陌生的瑶华,片刻,他喝道:“快叫魏神医过来一趟!”

“是!”门外一声清脆的女声响起。

“瑶儿,你不记得我是谁吗?”

她想摇头却痛的动不了,只能再次用尽全力开口道:“我……不认识你……你……是谁……”

眼中的狐疑快速闪过,他似乎不相信瑶华会失去记忆,但他并未立刻回答她的话,而是用他依旧锐利、近似冷酷的狭长凤眸凝视着她,似是想看出一些蛛丝马迹。

瑶华当然知道轩辕子卿不会这么轻信自己,所以他既然凝视住她还怀疑自己,那她当然不能退缩,一定要稳住情绪不认识他来突破这一关。

“王爷!”此时魏神医从门外进来,恭敬道。

魏神医的话让轩辕子卿收回看着瑶华的眼神,他从床沿站起身,转头看向站在一旁的魏神医,言道:“瑶儿刚刚醒了。但是她什么都不记得了,你来看看她到底怎么回事?”

魏神医遵命后走上前,仔细的检查了瑶华一边,最后他道:“除了身体虚弱,其他无碍。什么都不记得,我想,这是暂时失忆。”

“失忆?”轩辕子卿看向瑶华,眼神深邃的盯着她片刻,他又道:“是因为之前的事吗?”

魏神医点了点头,“是,永乐公主应该就是因遭受痛苦打击之后,选择了封闭自己,忘记一切。”

“那她长达这么多年经历过无数次的痛苦和昏厥都未有事,为何这次会……”明显德王爷还带着疑虑,再次疑问。

魏神医看向德王爷,开口言:“一个人的承受痛苦是有一定程度的,在我看来,她能忍了这么多年已是奇迹。所以我并不觉得她的失忆值得震惊,反而很合乎情理。”

“那她是不是永远不会恢复记忆?”得到魏神医的这番话,子卿又问。

“那倒未必,若是再次经历她不愿想起的事,大概会记起。但是,我不赞成那么做,因为到那时她想起之前的记忆,那她就会……”本一直分析瑶华的魏神医此刻突然停下正在讲的话,似乎后面的话不是些什么好话般。

一直静静听着他们讲话的瑶华,心中窃喜不已,看来,连老天都帮她,魏神医的这番话的确都在情理之中,她想,这下子由不得轩辕子卿不信了。

轩辕子卿的脸阴沉了下来,他听完魏神医的话,然后转头看向瑶华,“瑶儿,你真的什么都忘记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