瑶华轩辕子卿最新预览

近期关于主角是瑶华轩辕子卿的小说《悍妃在上王爷老实点》已经完结了,瑶华轩辕子卿的命运究竟如何,不妨来一睹为快。狭小的草棚里,竟然至少有七八个人在这里躲雨,这让走到草棚门口的她和点翠顿时停下了脚步,这样子她们怎么避雨,没她们的地方了。

《悍妃在上王爷老实点》精选:

待两个女子消失在他跟前时,他才从树上如同仙人般的飘然落地,然后走向旁边的溪水。

他有一个习惯,每次杀人后他都会找水净手,这个习惯是什么时候养成的,他已经不记得了。刚刚要杀的人,他早就弄清楚了这里的地形,方圆四里之外,只有这有一条溪水,故此他才将要杀的人引到这里杀死,以方便净手。

将手浸在冰凉的溪水中,他让头脑保持空白,这是他每次杀人后必做的事。可是现在不同,不知道为什么,刚刚相貌奇丑的女子的那双水灵灵,倔强的眼眸出现在他脑中,让他惊愕了下。

一个路人怎么会出现在他的脑海中?怪哉,怪哉。

净手后,他站起身,整个人散发出一股无与伦比的尊贵之气。

“你到底是谁?”他看似在疑问,却是在自喃。那丑陋女子的脸容从他刚开始净手时就一直蔓延在他心头,让他惊愕之下更加震惊。

那个所谓公主的女子又丑又吓人,有什么好?这么多年,什么女子他没见过,为何偏偏会对这个丑陋异常的女子感兴趣,实在是——哎!

看向女子消失的地方,其实他知道她们会去前方的村落,不过,宫中的人他不想接触,所以他转身往她们的反方向走去。

或许是扮丑扮的很完美,一路上没人看她们,就算有人看也是嫌弃的眼神。所以她们晚上是住在这个村落的一户人家里,乡村人淳朴,只要说是过路的他们会让她们住,虽然住的地方很脏,因为是——柴房。

晚上不敢洗脸,害怕脸上的脏污被洗掉,免得被人看穿。第二天的太阳还没有升起时,就已经起床的她在这户人家的门口放下一颗小珍珠,她就带着点翠离开了这个村落。

她们要不停的赶路,不停的跑,因为她知道人渣的手段很厉害,找到了她,她们不死也会没半条命。

事情如她所料,一路上通行的官兵越来越多,并且还有很多不认识的人,一个个面目冷漠的人在到处搜寻着。她看的出他们都训练有素,所以她凭直觉可以认定这些人是人渣派来找她们的。

所以晚上连普通的小店都不敢住,只能带着点翠居住在破烂的草庙里,夜晚的风冷,一些经过的醉汉,一些也没地方可去的乞丐,都长长把点翠给吓哭。倒是她没什么觉得可怕的,她们这么丑,没人会料到她们身上有很多钱财,也没料到她们脏污下的脸是那么的美丽动人。

随着越来越严格的严查,她和点翠根本就是寸步难行,最后选择了白天都蜷缩在一处偏僻的地方,到了晚上才着急赶路。

夜半的狼啸声,路过村子的犬吠声,还有林风的呼啸声,长吓的她和点翠不敢前行,生怕走到一半半路跑出个野兽吃了她们两人,每次遇到这样的情况,她们都会疯了一样的逃,有山洞最好,到山洞就生火,没山洞就找个人为安全的角落用火折子生火,火光可以吓跑那些畜生。

今天又是夜晚跑路,来到山中的时候,白天一直阴沉的天空终于打起了雷,下起了瓢泼般的大雨。

其实她很讨厌下雨,不淋雨还好,万一被淋雨,那她们脸上的脏污都被雨水给冲掉了,她们还得在花功夫去扮丑。

急忙的跑着,这时候她看到了一个破烂的草棚,不过从草棚里散发着亮光。估计是有人,可是眼下这种情况实在没地方躲雨就拉着点翠往草棚跑去,到草棚门口的时候,她停下脚步弯下身捏了一把泥土,往点翠和她的脸上又擦了擦。确定一点都看不出真名目的时候,她们才走进草棚。

一瞬间,草棚的所有人都看向了瑶华她们。

狭小的草棚里,竟然至少有七八个人在这里躲雨,这让走到草棚门口的她和点翠顿时停下了脚步,这样子她们怎么避雨,没她们的地方了。

两个火堆,一个火堆旁坐着两男三女,个个手中都有武器,两男眉目清秀,三女个个明艳照人。

另外一个火堆有四个拿剑的男子坐在火堆旁,他们都在看着她们。

倒是靠近门口的地方,站着一位身穿青衣,头戴斗笠的男子,全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让她不寒而栗。

“两个又脏又丑的乞丐!”三女之中,一位身穿绿衣,长相小巧的女子嫌恶心的看向瑶华她们,接着又怒斥的道:“下贱的东西,看到我们在这里躲雨,还不快滚!”

“师妹,山中夜晚很冷,外面又下这么大的雨,让她们躲一下也无碍。”另外一位穿着粉衣的姑娘,十分温和的道。

“不行,我为什么要委屈自己跟这两个下贱的共处一地躲雨,既然你们要这般好心的留她们,我就出去淋雨!我要是病了,看你们向我爹怎么交代!”绿衣女子顿时气愤的大喊。

“这……”粉衣女子很无奈,她看向还站在雨里的瑶华歉意道:“对不住了,看来你们不能在这里躲雨。”

“姐姐……我们走吧。”点翠压低声音轻声说道。

她心中冷冷一笑,淡定的伸手从包袱里掏出一个干馒头,然后扔在地上,一脚踩上去,嘴里满是厌恶的说:“看起来人模人样,谁知道心如蛇蝎一样的歹毒。这种人迟早会死在别人剑下!”

“下贱的东西,你说什么!”绿衣女子,当时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气愤的站起来,直接拔剑要杀瑶华。

“师妹……”

“师妹……”

粉衣女子赶快拉住了绿衣少女,似乎生怕她杀人。

“我说什么了?我只不过在骂这个馒头,姑娘倒是如此气恼,让下贱的我不知所措。”她轻轻一笑,一点都不畏惧这个嚣张跋扈的绿衣少女。

那粉衣女子既会替她开脱,也自是会拉住绿衣女子。

“你!气死我了,我要杀了你!”绿衣女子满脸的气愤,一掌推开粉衣女子,挥剑就砍了过来。

“小心!”点翠惊呼了一声,挡在瑶华身前。

“嘭……”武器的碰撞声响起,绿衣女子的剑被站在门口男子的剑给挡住,那男子的剑一瞬就横在了绿衣女子的脖颈上。

一时间,整个草屋都杀意弥漫,和绿衣女子一起的人全部拔剑指向门口的青衣男子。

“若我没猜错,你应该是万剑门门主的独生女儿——洛晴雪!”这时候青衣男子对绿衣少女言道,语气极冷。

绿女女子气的脸发青的怒视青衣男子,口气极为嚣张道:“你知道还不放开我,找死!”

“找死?”青衣男仿佛听到了什么可笑的事,一阵轻笑,笑声在这寂静的夜晚格外显得诡异:“嗯,我的确在找死,不过杀了你才能算找死!”

快速闪电的一剑,洛晴雪的头颅随即滚落在地,无头的脖颈鲜血流个不停,喷洒在这个狭小的草屋里,来不及反应过来的每个人身上都沾上了那鲜血。

她和点翠距离洛晴雪最近,所以当洛晴雪的头被砍掉,鲜血喷射的时候,她只觉得整个脸上都是温热、腥味很重的鲜血。

走!现在不走,一定会被他们的内斗给杀死在这里。不管心里有多么的惊悸,拉着点翠就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