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览嫡女锋芒小说by绯衣似火小说

《嫡女锋芒》小说可以在那里看?邀您一起阅读在作者是绯衣似火的小说嫡女锋芒,这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小说。姐姐,你从一开始便错了,你落得如此下场全是咎由自取,怨不得旁人。我抖着手拿起梳篦,望着镜中厉鬼般的自己,困难的梳着凌乱的长发。

《嫡女锋芒》精选:

大氏(zhī)国,冷宫。

我死死地盯着眼前的一男一女,十指紧攥,愤恨在体内疯狂游走。

江宕龙袍加身,他懒懒的睨一眼桌上的酒杯,口吻悠闲:卿卿,今日大年三十,朕,特赐你美酒一杯,与你喜迎新春。

他将索命讲成天大的恩泽,我仰起头,惨声大笑:哈哈哈哈!

缓缓正回视线,泪水滚落,我颤抖着唇,一个字一个音的从牙缝里说:江宕,我倾尽全力为你扫除障碍,将你推上帝位,到头来却落得如此下场,你对得起我么?你承诺过我什么,事到如今,又可还记得?

问及曾经种种,江宕丝毫不见愧疚,他笑不入眼地说:卿卿,你冰雪聪明,怎会不晓得朕的心意?

他避而不答当初誓言,我一颗心凉透!

我自嘲的笑,替他道:你担心我的能力会动摇你的帝位,所以,你要除掉我,以绝后患。

江宕笑容还在,但狭长的眼底泛起渗人的寒意。我知道,我说中了他的心事。

既然明白皇上的意思,姐姐便喝了这杯酒,再帮皇上最后一个忙,让皇上从此高枕无忧。

我转视江宕身边的盛装女子,她头戴凤冠、身穿凤袍,今日册后大典,她是江宕的正宫皇后。

这张年轻的脸孔与我有着七分相似,她的盛装刺痛我的双眼,这是我妹妹,我同父异母的亲妹妹。

我闯过多少个生死关卡,化解了多少艰困危机,我算得到一切,却独独算不出自己的结局。

木已成舟,我不愿垂死挣扎,平静的端起酒杯,饮尽这杯反噬的毒酒。

搁下酒杯,我望进江宕绝情的凤眸,清寒地说:江宕,你满意了?

亲眼见我喝下毒酒,江宕嘴脸一换,温柔笑语:卿卿,不要怪朕,朕也是迫不得已。你安心上路,你的付出,朕会记念一生。

他拥一拥元诗,宠溺地说:与你姐姐道个别,朕在殿外等你。

是,皇上。元诗娇应。

她以胜利者的骄傲姿态围着我趾高气昂的走一圈,最后回到我面前,笑望着我,嘲弄:姐姐,你知道你败在哪儿了么?

毒性发作,五脏六腑剧痛!我朝镜台跌撞而去,双手扶着镜台坐下。

我不理元诗,她顾自道:姐姐,女子不可强过男子,否则会给男子压力。你太强势了,你越能干愈显得皇上无能,你说皇上又怎会一如既往的待你好,不厌恶你呢?

男子要的是会撒娇、会争宠吃醋、会使小性的温柔女子,而非姐姐这样的女强人。

女子可以聪慧、机灵、有心眼,但不可让男子觉得无力。女子要让男子觉得他是被需要的,而非有没有他,你都能独挡一面,如此,两个人在一起还有什么意思?

姐姐,你从一开始便错了,你落得如此下场全是咎由自取,怨不得旁人。

我听得见元诗讲什么,只是已无法思考,钻心碎骨之痛霸居一切。

我抖着手拿起梳篦,望着镜中厉鬼般的自己,困难的梳着凌乱的长发。

毒气上涌,一股热液窜过食道涌出双唇,我吐出一口血,紧咬牙关不发出半点声音。

元诗绢帕掩唇笑了几声,奚落:姐姐,你的模样即便再打扮也这样了,怎么还讲究呢?

疼痛到达顶峰,梳篦滑落指间,啪的一声掉到地上。我疼得伏下身子趴在镜台上,面朝元诗的方向,大口大口痛苦喘息,冷汗淋淋。

我将撒手人寰,元诗愉悦极了,姐姐,你的身后事,我和皇上会为你处理好的,你不必担心。

她双手轻放在腹部上,幸福满满,告诉你一件喜事,我已怀有龙裔,只可惜,你当不成姨娘了,呵呵呵呵~~~

痛到极致便是麻木,我精神涣散的注视着元诗平坦的小腹

若有来生,我发誓,我要狗男女为他们的所作所为付出惨痛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