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锋芒元卿江赢小说

主角是元卿江赢的小说叫做《嫡女锋芒》,这里提供嫡女锋芒元卿江赢小说阅读,该小说故事一波三折,耐人寻味。一名士兵长枪猛刺,将一人的上身戳出个窟窿,鲜血喷涌冲我扑来,我下意识撤回手,向后退步,庭院恢复原状。

《嫡女锋芒》精选:

从小到大,我见过很多景像,但如此残酷的还是头一回。

我惊的倒抽一口凉气,朝最近一个没有头的男人走去,扬手搭住男人的肩膀。

视野震荡,眼前的庭院歪斜扭曲,继而变为一处战场,不知是哪个朝代的军队屠杀百姓,横尸遍地,血流成河,哭嚎震天!

一名士兵长枪猛刺,将一人的上身戳出个窟窿,鲜血喷涌冲我扑来,我下意识撤回手,向后退步,庭院恢复原状。

皇子妃!初夏扶住我。

我单手压在胸前,呼吸不稳的喘息,难以置信在九皇子府的土地上曾经发生过此等惨绝人寰的事!

初夏担心:皇子妃,你没事吧?

我摇摇头表示不打紧,环顾这些冤魂

怪不得江赢命运坎坷,现在找到源头,是冤魂作祟!

我让初夏、宛亦提着灯笼在前头带路,连夜转遍九皇子府,心中有数了。

三人回去时,江赢已在屋中。初夏、宛亦服侍他洗漱完,下去休息。

江赢坐在床沿,身上有些许酒气,微熏着问我:去哪儿了?

转了一圈府邸。我坐到他身边。

九皇子府是一座凶宅,皇子之所以诸事不顺,久病难愈,是因为有许多脏东西。

江赢微有疑声:脏东西?

皇子随我来。我拉起他的手,走入庭院。

我侧头望着江赢,将自己的灵力慢而稳的渡给他。

江赢本微眯着冷眸,面露倦色,感受到灵力,他匀速睁开眼睛,低头看着彼此相握的手,并不惊慌的问:你渡了什么给我?

我:我的力量。

江赢显然是听见了满院的哭嚎,他抬起冷眸,视线在众冤魂身上徘徊。

让他看了会儿院中景象,我松开他的手,切断灵力输送。

江赢眨下眼睛,定定地注视着我,等我解释。

我从小便能看见常人见不着的东西,随着年纪的增长,这种能力越来越强,可以运用的范围也越来越广。我坦言相告。

小时候见到不寻常之物经常吓得嚎啕大哭,爹娘特地带我拜访玉泉寺方丈,佛珠便是方丈亲自加持。

佛珠对不寻常之物有震慑作用,我这才渐渐不害怕,慢慢学会使用自己的能力。

元家本是小户人家,凭着我的力量,元家从小户变成京都,乃至全国首富。

对于我的能力,江赢没有太多惊奇,淡定接受,比如说?

我:比如,在未来某个时间将要发生的事。

江赢瞬间懂了什么,嫁给我的未来,比嫁给七哥好?

皇子好聪明。我咯咯一笑。

我没想瞒他,坦白后两人不会有芥蒂,他也不必琢磨我嫁他的真正目的。

江赢:都有谁知道你的能力?

爹,娘,二娘,元诗,江宕,尘一方丈。

我挽上他的胳膊,一起回房,当年父皇给皇子选府邸时,找人看过风水么?

江赢回忆了一下,听孙佑说,是卫丞相给父皇推荐的人,丞相自己找那位大师看过几次风水,据说算得非常准。

孙佑,九皇子府的大总管。

卫婴这个人怎么说呢,他只忠于皇帝、心怀百姓,至于谁坐帝位,他并不关心。

他不结党、不营私,更不站任何一位皇室,正因如此,深得皇上信任。

江赢:你怀疑什么?

我:我怀疑有人暗中接触过风水师,给了大师好处或某种威胁,让他特地选了凶宅。

江赢垂眸思索,片刻后道:不是没有可能,需要查一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