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卿江赢绯衣似火在线阅读

元卿江赢小说的名字是《嫡女锋芒》,它是由绯衣似火创作的故事,喜欢这本小说的亲们一定不要错过哦!院子里传来阵阵哭声,从我问宛亦话时便开始了,哭声越来越大,越来越惨。我起身下了软榻,拢一拢纱衣,往外走,宛亦、初夏随我来到院中。

《嫡女锋芒》精选:

二人正聊着,门突然砰一声打开,快步进来一个人。

九九皇子?初夏不明情况。

眼前豁然亮堂,江赢用喜秤挑开了喜帕。

嫁错人拜错堂,我安稳而坐,他意识到我是故意的,眼神冰冷,为什么?

我笑盈盈道:皇子,我既然嫁了你,便和你是一条心,你若不离,我便不弃,我愿生死相随。

初夏一脸懵逼的看着我们。

江赢:你不怕父皇治你的罪?治元家的罪?

我摇一摇食指,那要看这出戏怎么演了。

羽林军统领刑战正在前厅,你想怎么演?江赢放下喜秤。

我:拜堂礼成,两府皆有宾客见证,这时若说娶错新娘,便是丢了皇家颜面,怡笑大方。

若偷偷调换新娘,也是不妥,皇上不会允许此等荒唐事的发生,他老人家最好面子。

皇子就跟刑战说,我知道上错花轿嫁错人,一时间急火攻心昏了过去,让他回去复旨。

江赢微微挑眉,你玩儿的很大。

我朝他眨眨眼睛,要玩儿就玩儿大的,这样多刺激。

江赢走后,初夏用手指着我,结结巴巴:你你是元府大小姐

她脸上写着不可思议四个字,我笑说:夏儿,帮我改妆、更衣。

改妆?更衣?初夏愣了愣,眼珠转一圈,明白了。

夏儿,我的脸色还得再白一些。

不行,唇色太红了,我可是伤心的病人。

下眼睑这里再涂黑点儿。

我指挥,初夏操作,精细的大婚妆容变得病态十足。

身着中衣躺在床上,我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

初夏侍在床边,嘴角一抽一抽的,想笑,又忍着。

听见由远及近的脚步,我哇的一声哭出来,伤心欲绝。

江赢领着刑战走进里屋,我哭得甘肠寸断,瞧见刑战,一骨碌身坐起,双手揪紧单被,急迫地问:刑统领,皇上怎么说?!

刑战面有不忍,皇子妃,圣上口谕,既已结为夫妻,便请皇子、皇子妃好生过日子,不该有的念头不要想。

不!我泪如雨下,绝望的嘶声哭喊。

传完旨,刑战转身要走,我赶紧叫住他:刑统领!

我下床下的急,连人带被一起跌落,初夏低呼一声皇子妃,忙来扶我。

刑统领,帮我转告皇上,求皇上开恩,让宛亦来九皇子府,我自小便是她在身边伺候,我不能没有她!

刑战:皇子妃放心,我一定转告皇上。

他离开的脚步声听不见了,我才止住哭泣,江赢全程旁观。

我擦试眼泪,此时肚子咕噜噜的叫,初夏麻利的去准备晚膳。

江赢走近两步,眼神晦涩不明,嫁给我,希望你不要后悔。

我嗤地一笑,要是嫁了你七哥,我才真后悔。

寝时,宛亦来了,我接过佛珠缠回手碗,问:七皇子府那边怎么样?

宛亦的脸上还有惊魂未定的余色,声音倒是正常,那边炸了窝,七皇子嚷着要退婚,皇上下完口谕,他也不听,非得抗旨,惠贵妃狠狠打了他一耳光,他才不闹了。皇上气得够呛,喜宴也不吃了,起驾回宫。

我兴灾乐祸,哎哟,这么热闹呢。

宛亦:二小姐一直哭,委屈的不行,惠贵妃打完七皇子,七皇子反手就给二小姐俩嘴巴,二小姐哭的更凶了,劝都劝不住。

还有么?我成全了元诗,不过如此一来,她的日子可不好过了。

宛亦:皇上说,明日将两位皇子的婚事公告天下,谁敢不从,便治谁的抗旨之罪。

院子里传来阵阵哭声,从我问宛亦话时便开始了,哭声越来越大,越来越惨。

我起身下了软榻,拢一拢纱衣,往外走,宛亦、初夏随我来到院中。

一条条白色身影遍布庭院,有的没胳膊,有的没脑袋,有的身体断成两截在地上爬。这些白影,没有一个人的躯体是完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