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归于怀在线阅读

一生小说为大家提供小说孟靖怀沈知鹤免费章节,带来《鹤归于怀》章节阅读,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一起来看吧!孟家容不下她,即便她是沈丞相唯一的女儿,但也改变不了是一个外室的庶女的身份,晏朝最重孝道规矩,更何况是孟老夫人这般看重规矩的女人呢?

《鹤归于怀》精选:

额前豆大的冷汗渗出,手上传来的剧烈疼痛让沈知鹤咬紧了牙关,连带着身躯都微颤,方才,是孟老夫人的近侍故意掐了她一把。

又有谁看到呢?或者说,谁都当做没看到。

孟家容不下她,即便她是沈丞相唯一的女儿,但也改变不了是一个外室的庶女的身份,晏朝最重孝道规矩,更何况是孟老夫人这般看重规矩的女人呢?

只怕不用半日,沈知鹤不敬婆母跋扈悍妇的名称便会传遍淮安。

“母亲——”

阁内的侍婢都眼观鼻鼻观心,孟靖怀蹙起眉头,沉声轻喝。

“靖怀,”一直没有出声,半阖目的孟老将军兀地睁眼,稳稳站起,是鹤怨猿啼中勃发的生息,弧枪破空,震得人心一颤,“你随我来。”

沈知鹤只觉手上的灼热似乎蔓延到了心脏,撕扯着,是钻心的痛。

孟靖怀与孟老将军僵持对视,良久,孟靖怀狠狠掐了一下掌心,率先低眉,紧抿薄唇:“是。”

老将军稳步如松,径直向外走去,孟靖怀停顿片刻,双眸映着阁内琉璃灯折三尺冰冻,睥睨间倏尔愠意闪过,转瞬徒留无奈,大掌轻轻在沈知鹤肩上拍了拍,便随着前头的脚步出去了。

阁内大气不出,被热茶打湿的衣裳已然冷了,沈知鹤进来时脱下了披风,此时初春的风顺着袖领而入,半湿的襦裙紧贴着肌肤,寒意涌起一阵战栗。

她仍跪在地上保持着原态,地上虽有毯子垫着,可时间长了,寒意入膝,还是痛得慌。

“原先听闻是宫里头出来的嬷嬷亲自教你的规矩,”孟老夫人手上的佛珠不停转动着,觑她半响,右手二指并拢弯曲,轻轻敲打案面,“难道是我听岔了?”

“是儿媳规矩不严,儿媳知错。”沈知鹤紧咬下唇,本就是娇生惯养出来的姑娘,此时手上已冒出水泡,她肤白,看着甚是吓人。

孟老夫人手上动作一顿:“你豆蔻之前,都养在江南?”

“是。”沈知鹤面上不显半分,隐藏在宽大袖口下的瘦指,却在一寸一寸的收紧,掐入掌心。

她自出生便随生母住在山娇水湄的小城,江南的迷蒙是她的盈盈秋波,粉黛描绘的温婉揉碎了塞进她骨子里,却偏生得媚骨天成。

“是生得一副娇娇模样,也难怪怀儿喜欢。”孟老夫人接过婆子递上的香茗,饮了一口,说出的话却意味颇深,“我儿到底是还年轻啊。”

沈知鹤喉头微颤。

她知道,像老夫人这般正统贵女出身的,最看不上她这样的一张脸,总觉得妖媚。

只是皮相为祸,美人又何辜?

“怀儿公务繁忙,你平日里无事便不要打扰他了。”见沈知鹤垂眸不语,一直端着副恭敬模样,孟老夫人也稍稍舒心了些,“起来吧。”

莺儿终于等到老夫人这句话,她忙撑着手起来,上前扶住沈知鹤摇摇欲坠的身子,泪珠不停地掉。

沈知鹤只觉双膝麻木,站起时身子一软,还好莺儿撑住了她,沈知鹤轻轻拍了拍莺儿的手,示意没事。

笼在袖里头的指节舒展了下,待麻劲一过,沈知鹤便抬手理了理鬓角,抚平衣上的褶皱,正了个礼儿,声嗓酸涩:“谢母亲。”

风声卷起衣袂几缕碎响,孟老夫人皱了皱眉示意婆子用叉杆放下一直架着的银红窗纱糊窗格,她下颚一抬,沈知鹤随之望去。

是今早来收白帕的婆子。

“她是我这儿贴身的媵侍,如今拨去你那院子,教教你规矩,也多个帮手。”孟老夫人示意那婆子上前,直直盯着沈知鹤,“你还年轻,管家之事不急着接手。”

果然,这才是正题。

沈知鹤心下一沉,她早知老夫人不会交出管家大权的,如今派个婆子来,说是帮忙教导,实际不过是留个眼线罢了。

只是,她尚且不急。

“是。”沈知鹤沉声应道。

一时无话,孟老夫人到底上了年纪,她眉目染上疲色,挥了挥手:“你回去吧。”

“儿媳告退。”沈知鹤正正行礼,而后转身移步,至出了正院,目光穿过长廊,落在那风里打着转儿的叶儿上。

疏枝覆瓦,抽了绿绿的新芽,看来又是一年好春。

莺儿张口想说些什么,手却被沈知鹤紧了紧。

沈知鹤眼神示意身后的婆子跟着,她目正不倚:“你叫什么名字?”

“回禀夫人,奴婢王氏,您唤我王婆便好。”王婆一脸正色,行止规范,挑不出一丝错处。

沈知鹤无话,一路回到那熟悉的院落,却见院门前几个小厮搬了木梯,举着什么牌匾。

“那是什么。”沈知鹤抬眼一觑。

“您与少爷已成亲,按规矩,院子里是要上牌匾的,”王婆低眉,片刻,才续了后半句,“是少爷亲自题的字。”

沈知鹤上前,只见那小厮恭敬地低头,放下的牌匾上,龙飞凤舞着三个大字——蒹葭院。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是孟靖怀亲自题的字。

沈知鹤只瞧了一眼,便移开了目光,她面色不改,直入内阁,莺儿带着王婆去了后院,沈知鹤独自一人,背住椅靠,杏目轻阖,将螓首往后一仰。

玉手上红肿一片,已经麻木,沈知鹤没有理会,书案上放着药粉,暗红的瓶身几乎与案融为一体。

是谁放的?很明显。

是在情窦初开的年纪,做了一场懵懂的关雎梦,还妄想一梦一生的人。

可是在这场博弈中,痴心与妄想是最无用,也是最可笑的东西。

孟府另一头的书房内院垂花门下,碧沉沉的竹影筛在挺直着背的男子身上,他负手而立,直视着坐着的人。

“靖怀,你越举了。”

孟老将军坐在角落的小几上,那儿摆设了一盘棋,这些年来他日日亲自擦拭尘土,从不假于人手,却也从未动过盘上的布局。

“我自有分寸。”孟靖怀颔首,半响探身,指入蛊中取子,目锁棋局,面色无波,捻白兵率入局,眸中阴沉。

孟老将军浓眉一挑,微叹。

“你还是入局了。”

孟靖怀将棋子儿扔回玉盒,眉定无色,平添萧索,目向四方,于乾清方向定:“这棋盘空得太久。”

紫薇星在天公的棋局里再熠熠。

“是该落了。”沈意安说我就知道定时发布这玩意儿是不会准时的【捂脸】女主不娇弱!不是个任人欺负的啊!【声嘶力竭】